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693章 徐靖,中圣境巅峰!

作者:风轻扬字数:3759更新时间:2020-03-04 16:41:24
    场中突如其来的变化,段凌天虽然在场,但却是一点都没有感觉到。

    之所以没有感觉到,是因为他现在的心思根本不在这里。

    早在静虚子的‘阴阳两仪剑’掠向徐靖施展出来的龙卷风的时候,段凌天的注意力,就已经完全被阴阳两仪剑所吸引。

    在阴阳两仪剑上面,他看到了不同的东西。

    这里说的不同的东西,是跟他目前所了解的剑道不同的东西,看着阴阳两仪剑,冥冥之中,他似乎又有所明悟。

    在他的脑海中,一对又一对的阴阳两仪剑交错而过,每一对阴阳两仪剑的动作又都不同,虽然动作不同,但显露出来的剑道意境,又都是殊途同归。

    这一刻,段凌天过去在冲击至高剑道心法《无上心剑》上遇到的一些困惑,也是迎刃而解。

    最后的那一层‘窗户纸’,就此捅开!

    《无上心剑》第二境界,剑影随心!

    这一刻,段凌天正式领悟了《无上心剑》的这一境界,也是一个全新的境界,更加强大的境界。

    就这一境界,一旦随段凌天出手展现出来,威力之强,甚至可以比拟一般天阶圣品武学里面的攻击招式,跟地阶圣品武学里面的攻击招式完全就是两个不同的概念。

    “原来是这样……剑影随心,原来如此。”

    在段凌天回过神来,面露恍悟的同时,在他的身上,一股若有若无的剑气肆虐开来,在这一刻,他整个人立在那里,宛如化作了一柄剑,一柄锋锐无匹的剑。

    只是,他很快就被惊醒了过来。

    这个时候,他想不被惊醒都不行。

    只因为,他发现,在静虚子的阴阳两仪力压徐靖再次施展出来的那股浩瀚龙卷风以后,徐靖不只没有被击退,反而身上散发出更加强大的气息,并且,在这气息里面,还多出了一丝丝段凌天熟悉的气息。

    当纳戒里面的‘封魔碑’动荡起来,段凌天也是恍然大悟,“魔修!这个徐靖,竟然是魔修?”

    “不对!他……隐藏了实力!”

    一念至此,段凌天脸色大变。

    徐靖,隐藏了实力,都是中圣境后期。

    那不隐藏实力,又该是多强?

    饶是段凌天刚刚领悟至高剑道心法《无上心剑》的第二境界以后,实力大增,如今也是忍不住大惊失色。

    就在段凌天脸色大变的时候,最早反应过来的任重、刘洪光和徐岑,也是齐齐变色,目露骇然的看着身上不只涌散出更加强大的真元,且真元中还弥漫着阵阵魔气的徐靖。

    现在的徐靖,跟刚才的徐靖,完全就像是换了一个人。

    与此同时,那股凭空出现,更加强大,且弥漫着魔气的浩瀚龙卷风,足有花和尚之前的千佛领域汇聚而成的大佛法相那么高的龙卷风,以一种快得离谱的速度,席卷向花和尚和静虚子。

    后者两人,在这等速度的龙卷风面前,一时也是被压迫得几近窒息。

    唰!唰!

    两人的脸色瞬息大变,心里冒出一个惶恐的念头,“中……中圣境巅峰!这徐靖,竟然突破到了中圣境巅峰!”

    他们只来得及想这个,根本来不及去想徐靖什么时候变成了魔修。

    在意识到徐靖现在的实力,以及徐靖施展出来的攻击的可怕之后,花和尚和静虚子脑海中仅剩下一个念头……逃!

    刹那之间,两人分向两边逃窜。

    而就在他们逃窜的念头刚起的时候,静虚子的阴阳两仪剑也是被那股更加强大的龙卷风给绞灭,龙卷风去势不减,迅速向着逃命的花和尚和静虚子掠去。

    “花和尚师兄!”

    梵天寺的一行人,这时也是反应了过来,纷纷色变。

    梵天寺方丈,这时也发现了徐靖真正的修为,脸色难看至极,面露担忧的看着正在逃命的花和尚。

    纯阳观那边,也是差不多。

    只是,梵天寺一行人,以方丈为首,很快又是齐齐变色。

    只因为,他们清晰的看到,花和尚被徐靖施展出来的那弥漫着滔天魔气的龙卷风给追上了,并且整个人消失在龙卷风里面,且在他消失之后,龙卷风里面溅起了漫天的血雾。

    花和尚,死了!

    “不!!”

    梵天寺方丈身体一颤,面色惨白。

    他最看重的亲传弟子,视为梵天寺未来的希望的亲传弟子,竟然死了?

    他难以接受这个现实,但眼前血腥的一幕,却又在告诉他,他不接受也要接受,因为这就是现实,实实在在的现实。

    看到花和尚转眼就被绞成漫天血雾,现场一阵阵倒吸冷气的声音响起。

    不过,却没有一人吭声。

    只因为,他们的注意力都在静虚子的身上。

    不得不说,静虚子比花和尚幸运,花和尚因为身上有伤,逃的速度也有所减缓。

    但他开始却没受伤,即便后来阴阳两仪剑被破灭,他随之受伤,也是在他逃出一段距离以后……所以,他正好擦着龙卷风的边缘,逃出生天。

    饶是如此,他还是被龙卷风边缘的恐怖力量震飞了出去。

    “哇!!”

    静虚子张嘴就吐出一大口淤血,伤上加伤的他,面色惨白至极,整个人勉强凌空而立,身形摇摇欲坠。

    “静虚子,快认输!”

    而就在这时,纯阳观观主发现了徐靖的一双眸子闪烁起森冷杀意,顿时心中一凛,也顾不得什么了,直接张嘴大喝提醒道,似乎深怕静虚子认输晚了,会被徐靖杀死,步上花和尚的后尘。

    静虚子对纯阳观的意义,和花和尚对梵天寺的意义差不多。

    对纯阳观观主而言,这一次跟他来的所有人都能死,唯独静虚子不能死,因为静虚子是纯阳观的希望。

    只要静虚子日后能成长起来,必然能带领纯阳观走向辉煌,就算带领纯阳观将冲霄府取而代之,成为新的‘四流势力’,也不是不可能。

    正因如此,但凡有一丝可能,纯阳观观主都不希望静虚子死。

    与此同时,伤上加伤,再加上对徐靖一身中圣境巅峰的修为感到震撼的静虚子,在听到他的师尊的提醒以后,也是一个激灵,反应了过来,艰难的张了张嘴,“我认……”

    只可惜,‘输’字还没落下,就一道黑色的流光横空而过。

    咻!

    这黑色的流光的速度,竟是不比先前龙卷风的速度慢。

    黑色流光掠过,在静虚子的眉心留下了一个血洞,而静虚子那原本神采奕奕的一双眸子,如今也是光芒涣散,继而整个人身体一阵抽搐,坠空而落。

    即便有纯阳观观主的提醒,静虚子认输得还是晚了。

    一字之差,让他步上了黄泉路,步上了花和尚的后尘。

    昔日冲霄府地域内壮年一辈中最出色的两人,就这么死了,死在了同一个人的手里。

    这个人,还是昔日他们的手下败将!

    “静虚子!”

    “静虚子师兄!”

    随着静虚子被杀死,纯阳观众人再次色变。

    特别是纯阳观观主,本就急得心急火燎,如今一看静虚子杀死,顿时只觉得双眼一黑,气血攻心,喷出一口血来。

    要不是他有一身不俗的修为,也许现在就昏死过去了。

    与此同时,现场一片死寂。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徐靖的身上。

    徐靖虽然是冲霄府少府主,手里的好东西不比花和尚、静虚子少,但现在却也是将花和尚和静虚子的纳戒收了起来,这些都是他的战利品。

    “这怎么可能!?”

    “这冲霄府少府主‘徐靖’,过去是花和尚和静虚子的手下败将,花和尚和静虚子任何一人,都能虐他……这一次,联手对付他,竟然都被他杀了?”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真不敢相信会发生这么荒唐的事。”

    “谁能告诉我,我是不是在做梦?”

    “不可思议!不可思议!”

    ……

    随着在场之人纷纷回过神来,不少人惊呼出声,都震撼于徐靖现如今的实力。

    徐靖,一年前只是中圣境初期武修。

    先前,时隔一年展现出中圣境后期的修为,就已经让很多人感到不可思议,都觉得他在这近一年的时间里应该有什么奇遇。

    在众人看来,时隔一年从中圣境初期突破到中圣境后期,都是一件很夸张的事。

    可就是这么一件夸张的事,在徐靖刚才展现出来的实力面前,却又好像算不了什么了。

    “以前从未听说过徐靖是魔修……时隔一年,他竟然堕入了魔道,成为了魔修?”

    很多人面色凝重,都意识到了徐靖现在是魔修的事实。

    “就算成为魔修,只花费一年的时间,就从中圣境初期突破到中圣境巅峰……这似乎也有些不现实吧?”

    不少人说道。

    “确实不现实。只是,这又是实打实的事实……如果不是突破到了中圣境巅峰,他根本不可能如此轻易杀死花和尚和静虚子。”

    “真没想到,徐靖竟然已经突破到了中圣境巅峰……这么看来,他之前杀死钟顾时的出手,以及先前和花和尚、静虚子的交手,还都是有所保留。”

    ……

    ...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