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063章 陆家三少

作者:风轻扬字数:3946更新时间:2020-03-04 16:41:24
    紫衣青年,自然就是‘段凌天’。

    至于段凌天身后站着的那个中年男子,正是‘熊全’。

    在陆兆说出那么一番话,目光锁定段凌天和熊全两人的时候,其他人的目光随之落在段凌天和熊全的身上。

    不一会儿,站在段凌天和熊全附近的人纷纷远离他们,就好像深怕会惹祸上身一般。

    一时间,段凌天和熊全所站之地,空旷无比。

    除了悬浮在段凌天身边的冰棺以外,只有黄淳立在那里,不过,黄淳现在的脸色也不太好看。

    他想走,可一想起自己和段凌天也算认识,这样走似乎有些不好。

    就在黄淳还在迟疑的时候,陆兆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淡淡问道:“你跟他们是一起的?”

    陆兆此话一出,黄淳脸色大变,慌忙摆手道:“不……不是!不是!我不认识他们,我不认识他们。”

    慌张的黄淳,身形一动,迅速离开了段凌天和熊全,就好像躲瘟神一般。

    黄淳的话,清晰的传入了段凌天耳中。

    不过,段凌天却也不在意。

    且不说他和黄淳只是一面之缘,就算黄淳是他的朋友,黄淳一样有选择的权力,强求不得。

    这一点,他很看得开。

    这时,偌大一片空地,就只剩下段凌天和熊全两人立在那里。

    准确的说,是三个人。

    还有一个凤天舞,躺在悬浮在段凌天身边的‘冰棺’里面。

    “你们两个,人品不行……我们陆家,不欢迎你们!你们今日炼药师大赛的资格,被取消了。”

    陆兆看着段凌天和熊全两人,淡淡说道。

    言语之间,夹杂着毋庸置疑的语气。

    就好像是那掌控生死的‘判官’,仅仅一句话,就判了段凌天和熊全两人的死刑,让他们不能翻身。

    站在一旁的陆叟,轻轻皱了皱眉。

    眼前之事,他自然看得出一二,无非是陆兆有意打压那个紫衣青年和紫衣青年身边的人。

    至于原因。

    刚才,他就看到陆兆和来参加炼药师大赛的人眉来眼去,那个绿衣中年,他有些印象,好像在哪里见过。

    “对!上次他来过我们陆家,是陆兆的表侄。”

    很快,陆叟终于想起来了,几乎可以断定陆兆是在以权谋私。

    不过,即便如此,他虽然心有不满,却还是没有开口制止陆兆的打算。

    不管如何。

    那个紫衣青年和其身边的人,对他而言,都是外人,素不相识。

    而陆兆,再怎么说也是陆家长老。

    他不可能为了前者而得罪后者。

    所以,他选择了沉默。

    “人品不行?”

    段凌天突然笑了,笑得阳光而灿烂,让除了熊全以外的周围人都以为他疯了。

    “笑吧……你也笑不了多久了。”

    包括绿衣中年在内,三个先前在北陵陆家外被段凌天震伤的中年男子,看向段凌天的时候,脸上无一例外挂着讽笑。

    在他们看来。

    连今日炼药师大赛的两大裁判长之一都已经发话,取消这个紫衣青年的参赛资格,这个紫衣青年注定要滚蛋。

    “没听到我说的话?”

    眼看段凌天和熊全听到他的话后,没有任何动作,陆兆只觉得自己的威严受到了挑衅,眼中寒光闪烁,沉声问道。

    “陆兆长老,你这样不合规矩。”

    然而,陆兆等来的并非段凌天两人的回应或离开,而是一道义正言辞的声音。

    “陆叟长老,你这是什么意思?”

    陆兆看向身边的陆叟,脸色愈发阴沉。

    开口质疑他之人,正是‘陆叟’。

    陆叟刚才的表情变化,他都看在眼里,知道陆叟没打算多管闲事。

    他刚才还在想陆叟还算识趣,谁知道陆叟转眼就插手了。

    虽然,事态的发展有些突兀,但陆兆却也没有多想,只觉得陆叟在大庭广众之下反驳自己,是故意不给自己留情面。

    “陆兆长老,你说他们人品不行,却不知道如何不行?莫非在此之前,你已经见过他们?又或者说,你认识他们?”

    陆叟好像突然变了一个人,原本默认陆叟为他表侄公报私仇行为的他,一时间好像变身成大公无私之人。

    陆叟的突变,别说是陆兆,就算是段凌天也不由有些惊讶。

    在陆兆义正言辞说要取消他参加炼药师大赛资格,让他离开陆家的时候,他曾经认真打量过这个裁判长‘陆叟’的表情。

    那个时候的陆叟,冷眼旁观。

    现在,陆叟的突变,让他也有些反应不过来。

    “这个陆叟,怎么突然好像变了一个人?是什么促使他发生这样的变化呢?”

    对于这一点,段凌天百思不得其解。

    但他总觉肯定有原因。

    陆叟此举,无疑会得罪陆兆,一个在北陵陆家共事多年的长老。

    如果他和陆叟认识,并且关系不浅,那也就算了。

    可问题是,他根本不认识陆叟。

    陆叟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这个素昧谋面之人。

    事出反常必有妖!

    这句话,段凌天还是很赞同的。

    “我是不认识他们!”

    面对陆叟的质问,陆兆眼中寒光一闪,沉声说道:“不过,有人认识他们!更亲身经历了被他打伤的过程。”

    “你口中被他打伤之人……却不知身在何处?是否能叫出来让他们自己说?”

    陆叟眉头一掀,淡淡说道:“毕竟,谁知道他们是不是有意诬陷呢……陆兆长老,你觉得呢?”

    “哼!”

    陆兆冷哼一声,随即看向包括绿衣中年在内的三个中年男子,淡淡说道:“既然陆叟长老想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你们便一五一十的告诉他。”

    “是!”

    原本,三个中年男子还以为伤他们的紫衣青年很快就会被驱逐出去,可他们却万万没想到,陆叟会横插一脚。

    听到陆兆的传唤,他们不敢怠慢,齐齐应声。

    紧接着,他们看向陆叟。

    “陆叟长老,先前在陆家之外,他公然打伤我们三人……我们三人自问过去从未见过他,更不可能认识他。”

    绿衣中年看向陆叟,义正言辞的说道:“这样的人渣,若进了陆家,只会给陆家抹黑!”

    “他是在陆家附近胡乱伤人,伤得还是来参加‘炼药师大赛’之人,今日之后很可能会成为陆家外姓子弟之人……这样的人,没有资格进入陆家!”

    “还有他身边的那个同伴,助纣为虐!他们两人,一旦进入了陆家,必然是两粒老鼠屎坏了一锅粥。”

    另外两个中年男子接口说道,言语之间,义正言辞。

    与此同时,周围一阵噪杂。

    “如果真是这样,他们两人还真没资格加入陆家。”

    “哼!陆家,乃是我们北陵之地数一数二的大家族,又岂能容下如此心性暴戾之辈。”

    “滚吧!”

    “滚!”

    ……

    听到绿衣中年三人的话后,周围一群人对着段凌天和熊全指指点点,言语间毫不客气。

    对于这一幕,段凌天全然无视,自始至终一脸云淡风轻。

    就好像现在处于风暴中心的不是他,而是别人一般。

    只是,他可以淡定,并不代表着其他人也能淡定。

    “你们恶人先告状!”

    脸色涨红到极致的熊全,面对周围的指指点点,陡然暴喝出声,伸手颤抖着指向绿衣中年三人,“少爷是伤了你们,可你们为何不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出来?”

    “在场这么大多人,少爷为何唯独伤你们,不伤其他人?”

    说到后来,熊全激动的身体都开始颤抖起来。

    别人怎么说他,他无所谓。

    可别人说他家少爷,却是绝对不行!

    熊全的话,令得现场的矛头齐刷刷从段凌天身上转移,转移到绿衣中年三人的身上,“是啊,他为什么只伤你们?”

    “我来的时候,也在他身边经过,可他却没有对我们动手的意思。”

    “你们不会是自己惹了人,所以才被教训一顿吧?”

    ……

    不少人开始质疑着绿衣中年三人。

    就在绿衣中年三人眉头皱起,以及陆兆脸色保持着阴沉的时候。

    “哼!”

    一道冷哼突兀响起,压过了现场的噪杂声。

    紧接着,众目睽睽之下,一个身穿锦衣的俊逸青年飞身而出,片刻就到了陆叟和陆兆二人的身前,傲然站在那里。

    “三少爷。”

    来人刚一出现,陆叟、陆兆和另外五个陆家子弟纷纷向他行礼。

    或许,来人的修为,以及在‘炼药一道’上的造诣暂时不如他们,但老人却是陆家的嫡系子弟,在陆家地位崇高,远非他们这些旁系子弟所能比。

    这,就是家族!

    以‘嫡系一脉’为尊。

    “事情的来龙去脉,刚才我隐于暗处听得一清二楚……既然陆兆长老觉得他们没资格留在我们陆家,那让他们滚蛋就是了。”

    北陵陆家三少爷,刚一出现,就看向段凌天和熊全,目光居高临下,似是在俯瞰着两只他随时可以踩死的蝼蚁。

    “三少爷,你这……”

    陆叟脸色微变。

    “怎么?陆叟长老你不信陆兆长老的眼光,莫非还不信本少爷的眼光?”

    陆家三少打断陆叟的话,看向陆叟,目光变得凌厉了起来。

    ...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