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038章 污蔑

作者:风轻扬字数:3812更新时间:2020-03-04 16:41:24
    突如其来的声音,令得段凌天瞬间色变。

    就算是凤天舞,她那一张堪称倾国倾城的绝美俏脸,如今也是不由微微变色。

    “这声音似乎有些熟悉……到底是谁?”

    段凌天摇头望向声音传来的高空,眉头紧紧的锁在一起,一时想不起来在什么地方听到过这道声音。

    直到段凌天看到高空上凭空出现三道身影,当他的目光落在跟在后面的两人中的一人身上时,他的脸色彻底阴沉了下来。

    “左越!”

    这一刻,段凌天眼中的世界里,仿佛只剩下远处的那一个青年男子,那个曾经在他眼皮子底下逃走的青年男子。

    无常宗当代青年一辈第一人,左越!

    他还记得。

    当初进入‘武帝秘藏’以后,在那擎风武帝留下来的‘擎风殿’第四层,就他、左越,以及北冥宗当代青年一辈第一人‘徐青’成功通过考验,进入第四层中心区域。

    刚开始,左越、徐青两人联手想要杀他。

    就在他性命垂危之际,他无意间启动了第四层的‘铭纹之阵’,成功引开两人的注意力以后,侥幸活了下来。

    活下来后,他在左越两人发现之前,服下了通过第四层考验奖励的一枚灵果,一身修为成功完成大突破。

    一身修为完成突破以后,只一个照面,他就将想要杀死他夺取灵果的徐青干掉了。

    就在他准备继续出手干掉左越的时候,却因为自己的一身修为再次突破,体内元力错乱,致使他受了不小的内伤,一时没办法追击左越。

    本应死在他手里的左越,就因为这个,成功在他手底下活了下来。

    在左越逃走以后,段凌天就知道,其必是一大祸患!

    因为左越不只会将他杀死徐青的消息传扬出去,甚至于会将他是唯一一个能登上擎风殿第五层之人,并且得到擎风武帝遗体内‘奥义碎片’的消息传言出去。

    “终于来了。”

    所以,在看到左越在这个时候出现,并且跟随在一个看起来高深莫测的老人身后,段凌天就知道,他担心的事终究是发生了。

    “这个老人,实力怕是不下于‘佟山’!”

    佟山,刚被他以他那便宜老爹留下来的最后一道‘符箓’杀死之人,出云宗唯一的一个‘武皇强者’。

    “他……应该是无常宗的那个‘武皇强者’!左越的师尊。”

    段凌天脸上尽可能保持着平静,但他的心里却还是忍不住掀起了一阵惊涛骇浪。

    在佟山面前,他自始至终能保持镇定,是因为他心里有数。

    他的手里,有他那便宜老爹留下来的‘符箓’,要杀佟山并非难事,难的是营造出可以吓走跟在佟山身后的那三个无常宗长老的气氛。

    当他有所打算以后,纵然面对佟山这样的‘武皇强者’,依然是不卑不亢。

    这也是他在看到佟山出现,并且猜到佟山身份的时候,外表和内心都能保持平静的原因。

    可现在,却又不同。

    “刚才我跟天舞说的话,他们怕是已经听到了。”

    段凌天还记得。

    在他和凤天舞说出杀死佟山用的是他手中的最后一道‘符箓’以后,左越的声音便适时的响起。

    明显是听到了他那番没有刻意掩饰的话。

    意识到这一点后,段凌天的心彻底沉了下来。

    在他手中有‘符箓’的时候,他可以不惧武皇强者。

    可问题是,现在,他手里的‘符箓’已经全部用完,不能再凭借‘符箓’对付武皇强者,只能靠自己的真正实力。

    只是,他现在的实力虽然不错,可在动用‘准皇品灵剑’、全力施为后,施展出堪比三千五百头远古角龙之力的力量。

    跟动辄可以施展出六、七千头远古角龙之力的武皇强者面前,他的那点实力根本不够看。

    “太上长老,他就是段凌天!那个杀死雷钟和徐青的人。”

    左越毕恭毕敬的对身前的老人说道。

    老人一袭白衣,面容冷峻,眼中不蕴含任何情绪,直到听到左越的话以后,他那目光深处方才难得掠过一缕精光。

    “你就是段凌天?那个得到‘武帝秘藏’里面的武帝强者遗体,得到三枚‘奥义碎片’的幸运儿?”

    老人目光平静的凝视着段凌天,不紧不慢的问道。

    “我是段凌天没错……可你说我得到‘武帝秘藏’里面的武帝强者遗体,得到三枚‘奥义碎片’,却又似乎有些武断了。”

    段凌天丝毫不惧的和老人对视,淡定的回应着老人。

    “段凌天,少装疯卖傻!”

    老人还没开口,左越已经一脸讽刺的说道:“当日登上擎风殿第四层,成功闯过‘坎坷路’之人,也就你、我,以及徐青三人。”

    “徐青被你杀死,我先一步离开……身处擎风殿第四层,有机会通往‘第五层’的,当时便只剩下你一人!得到那擎风武帝遗体内三枚‘奥义碎片’的,不是你又是谁?”

    左越冷笑。

    先一步离开?

    听到左越的话,段凌天的脸色变得有些古怪。

    他还记得。

    当时,左越分明是怕被他干掉,所以才在他的眼皮子底下落荒而逃。

    现在,从左越口中说出来,他竟变成了先一步离开?

    “左越,我知道你在我杀死雷钟以后,就嫉妒我的实力比你强……不只如此,你更想得到我在武帝秘藏外围得到的那枚‘奥义碎片’。”

    段凌天一脸平静的看着左越,淡淡说道:“只是,你为了一己私欲,如此捏造事实、污蔑我,是否有些过分了?”

    “你……你说我污蔑你?”

    段凌天的话,气得左越的脸色一阵忽青忽白,久久难以平复下来。

    “难道不是?”

    眼看左越的脸色变得难看,段凌天没有打算就这样放过他,进一步冷笑道:“你亲眼看着我登上擎风殿第五层了?你亲眼看着我得到擎风武帝遗体内的三枚‘奥义碎片’了?”

    段凌天的再三反问,一时令得左越哑口无言,不知该如何回答。

    “怎么?理亏了?”

    眼看左越张了张嘴,却又说不出话来,段凌天面露讽笑说道:“左越,不得不说,你还真是有本事!”

    “因为你我之间的私仇,为了报复我,你竟不惜污蔑我,更拿你的师尊,你们无常宗的武皇强者当枪使。”

    段凌天一字一句开口,仿佛字字诛心,气得左越的脸色难看到极致。

    段凌天此话一出,不只是左越身前的那个老人,还是左越身边的那个中年男子,都下意识的侧目看向左越。

    “师尊,你别听这段凌天胡说!”

    眼看连身前的老人都侧目看了过来,左越脸色大变,慌忙说道:“我先前所说的一切,句句如实。”

    “当时的情况,确实只有他有机会登上第五层,乃至见到擎风武帝的遗体,得到擎风武帝遗体内的三枚‘奥义碎片’。”

    现在,左越还真怕他的师尊听信段凌天的话,而误会他。

    “说那么多,原来你所说的一切,只是你个人的猜测。”

    段凌天冷笑。

    “后面的是我个人的猜测,这一点我承认……但在你杀死徐青以后,继续留在擎风殿第四层,而我离开之事,你却是无可否认!”

    在看到老人,也就是他的师尊信任的对他点头以后,左越一扫心中的阴霾,丝毫不惧的和段凌天对视,一字一句的沉声说道。

    “我自己做过的事,我为何要否认?”

    段凌天淡淡说道:“至于你说你离开,这话说得似乎有些牵强了吧?你确定,当时的你,是因为自己主动放弃探索擎风殿第五层的机会才离开?”

    在左越脸色发青的时候,段凌天并没有打算放过他,彻底撕开他身上的最后一块‘遮羞布’,“我怎么记得……当时是有人在我面前落荒而逃呢?”

    “哼!别想转移话题。那武帝强者遗体内的三枚‘奥义碎片’,最后肯定都到了你的手中。”

    左越深吸一口气,压下躁动的情绪以后,方才冷哼一声说道。

    “你就那么确定?”

    眼看那无常宗的武皇强者和另一个疑似无常宗长老的中年男子一同看来,段凌天只觉得一阵毛骨悚然,但表面上还是尽可能保持着平静。

    “当然!”

    左越没有任何迟疑的回道。

    “那如果我以‘九九雷劫’立誓……我并没有得到擎风武帝遗体内的三枚‘奥义碎片’呢?”

    段凌天反问道。

    “你敢吗?!”

    左越不屑道,一副趾高气昂的模样。

    只是,下一刻,他傻眼了。

    因为他看到。

    段凌天竟真的捏破手指,以血沟通‘九九雷劫’立誓,说他没有得到擎风武帝遗体内的三枚‘奥义碎片’。

    轰!轰!轰!轰!轰!

    ……

    九声雷响,接二连三响起,震耳欲聋,清晰的传入段凌天和凤天舞的耳中,传入了无常宗三人的耳中,传入了皇宫上下所有人的耳中。

    九声雷响过后,一切又重新恢复了平静。

    雷罚,并没有如预期般降临。

    “怎么可能?!”

    左越脸色一变,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

    ...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