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559章 剑公子的条件

作者:风轻扬字数:4379更新时间:2020-03-04 16:41:24
    不只是段凌天惊讶,其他人也都惊讶。

    “真没想到,炎公子仓促间就领悟了‘半步入微水势’,更是能和狂公子战得不分上下!”

    “若是现在的炎公子和剑公子一战,未必会败!”

    “是啊,炎公子领悟的‘势’,乃是‘自然之势’,除了可以提升攻击,也可以提升速度……而剑公子的‘剑势’,却只能提升攻击。”

    “前者之‘势’,攻速兼备;后者之‘势’,只能提升攻击。”

    “以炎公子现在融入‘半步入微水势’的速度,足以在剑公子面前立于不败之地!”

    ……

    先前那些讽刺张炎的人,如今话头一转,赞赏着张炎。

    片刻。

    张炎和罗战,又对上了数十招。

    依然不分胜负。

    最后,池铭开口说道:“继续这样下去,你们就算力竭,也难以分出胜负……这一战,便算是平局吧。”

    平局?

    罗战和张炎皱了皱眉,虽然不甘,却也知道这是最好的结果。

    两人都没有意见。

    “6号!”

    紧接着,池铭看向了苏立。

    苏立,是6号签拥有者。

    苏立下场后,目光落在陈少帅的身上,“剑公子!”

    “我认输。”

    陈少帅目光复杂的干脆道。

    苏立刚出现的时候,他心里还存了和苏立一较高下的心思。

    可当他见识到苏立的真正实力后,却是彻底的没了脾气。

    窥虚境六重。

    入微剑势。

    不管是哪个成就,都是他难以企及的。

    苏立的实力,超乎他的想象。

    “或许,也只有段凌天动用‘妖法’,才有可能战胜这个苏立。”

    陈少帅心里一动,看向段凌天。

    在他看来。

    苏立,随是窥虚境六重的存在,但在段凌天的‘妖法’面前,应该难有还手之力。

    毕竟,那黑煞宗长老‘孙瑞’,也是窥虚境六重的存在。

    一样栽在段凌天的‘妖法’之下。

    段凌天的‘妖法’,神鬼莫测,让人防不胜防。

    第二轮,到此结束。

    接下来,便是第三轮。

    1号拥有者,陈少帅。

    战胜张炎。

    败在罗战手里。

    在龙云、苏立面前认输。

    现在,他只能挑战段凌天。

    “段凌天!”

    陈少帅看了段凌天一眼,旋即又看向池铭,“池副院长,我不是段凌天的对手……我认输。”

    池铭点了点头,旋即宣布道:“1号签拥有者,陈少帅,取得一个名额!”

    今日的‘天才之争’,主要就是在六人中决出。

    规矩便是只要取得一场的胜利,就能取得其中一个名额。

    陈少帅,曾经击败张炎,取得过一场胜利。

    “2号!”

    紧接着,池铭的目光落在张炎的身上。

    而张炎能选择的,只有龙云和苏立。

    他选择了龙云,然后认输。

    然后,轮到段凌天这个‘3号签拥有者’。

    段凌天目前的战绩:

    剑公子认输。

    狂公子认输。

    炎公子败。

    龙云败。

    所以,段凌天只剩下一个选择……

    苏立!

    呼!

    还没等段凌天开口,苏立跨前一步,站了出来。

    他的目光,落在段凌天的身上,嘴角难得噙起一抹笑意,“段凌天,今日,便让我好好和你一战!”

    “苏立,你可未必是我的对手。”

    段凌天笑道。

    在他看来,苏立既然不是‘铭纹师’,定挡不住他以窥虚境六重的精神力施展的魂技‘千幻’。

    “我正想好好见识见识你的手段。”

    苏立眼中战意凛然,缓缓说道。

    段凌天点头。

    刹那间,在他的一双眸子深处,幽光闪烁。

    千幻!

    瞬间,段凌天的精神力融入灵魂烙印,施展出了他的‘魂技’。

    一个凭空构造的幻境空间,将苏立笼罩在内。

    而就在这时。

    哗!

    随着手里手中出现一柄剑,在他的身上,元力肆虐、动荡。

    与此同时,一缕锋锐无匹的凌厉气息,在他手中剑上弥漫而起……

    入微剑势!

    这一刻,苏立整个人仿佛和手中剑融为了一体。

    身上的‘入微剑势’,冲天而起!

    而就在手里踏前一步,准备出手的时候。

    段凌天的脸色,却是陡然一变。

    只因为,他发现那‘幻境空间’竟然支离破碎了……

    “碎了?”

    段凌天傻眼了。

    眼看幻境空间消失无踪,段凌天一脸呆滞。

    千幻!

    千幻!

    ……

    紧接着,段凌天又试验了几次,结果‘幻境空间’还是相继破灭。

    当然,接二连三的挫败,让他找到了原因所在。

    “入微之势,竟能克制我的‘幻境空间’……”

    段凌天暗自倒吸一口冷气。

    这是一个大发现。

    “我的精神力不够强,没办法抗衡‘入微之势’……或许,只有等我的精神力再进一步,才能抵御这‘入微之势’!”

    “看来,我的魂技‘千幻’,不只对付不了窥虚境六重的‘铭纹师’,就算是领悟了‘入微之势’的窥虚境六重武者,一样没法对付!”

    段凌天暗道。

    “段凌天?”

    苏立看到段凌天有些走神,出声提醒。

    他不愿胜之不武。

    段凌天听到苏立的声音,回过神来,淡淡一笑,“我认输。”

    说完,在一道道不可思议的目光中,直接下场。

    “段凌天认输了?”

    “他为何认输?要知道,就算是那黑煞宗的长老‘孙瑞’,窥虚境六重的存在,都被他以‘妖法’杀了!”

    “窥虚境六重,应该难逃段凌天的‘妖法’!”

    “看来,是段凌天主动认输。”

    “应该是。”

    ……

    围观的一群人,只以为段凌天是主动认输。

    毕竟,在场之人都知道苏立是段凌天的朋友,而且还是关系不浅的朋友。

    “段凌天。”

    苏立皱了皱眉,他也以为段凌天是故意认输。

    “苏立,别听他们胡说……我若是有把握,不可能不和你一战!今日,我确实没有任何把握。”

    段凌天看向苏立,摇了摇头,元力凝音说道。

    “不过,今日我或许不如你,但他日,你却未必能是我的对手!”

    段凌天眼中迸射出精光。

    在他看来。

    只要他的精神力再进一步,他施展的‘幻境空间’,必能抵御那‘入微之势’。

    “我很期待。”

    苏立听到段凌天的话,点头一笑,眼中充斥着极致的战意。

    随着段凌天认输。

    这一次‘天才之争’的结果,很快就出来了。

    苏立,胜五场,名列第一。

    段凌天,胜四场败一场,名列第二。

    龙云,胜三场败两场,名列第三。

    罗战,胜一场平手一场败三场,名列第四。

    陈少帅胜一场败四场,名列第五。

    张炎平手一场败四场,名列第六。

    “父皇!”

    这个结果,张炎很不满意,看向青林皇国皇帝,说道:“我要和那剑公子‘陈少帅’再战一场……刚才,我之所以败给他,是因为我还没有领悟‘半步入微水势’!”

    “你的意思是,你现在就能胜他?”

    青林皇国皇帝,淡淡的看了张炎一眼,问。

    “是!”

    张炎一脸自信。

    青林皇国皇帝的目光,落在陈少帅的身上,“剑公子,按照‘天才之争’的规矩,他的要求是不符合规矩的……你,可愿意答应他的这个要求?若是不愿,那也没什么。”

    一时间,在场之人的目光,都落在剑公子身上。

    大多数人,都觉得剑公子‘陈少帅’不会答应这个无理的要求。

    只有段凌天,看着沉思的陈少帅,若有所思。

    “我答应!”

    终于,陈少帅点了点头。

    “答应了?”

    顿时,围观的众人,纷纷呆滞。

    “这剑公子,脑子有毛病不成?”

    不少人有些无语的说道。

    “哈哈……剑公子,你总算像个男人!”

    张炎刚才还有些忐忑,如今看到陈少帅答应,顿时兴奋的大笑起来。

    在他看来。

    只要他战胜剑公子,将其踩在脚下。

    就能取得五大名额之一。

    而剑公子,将被淘汰。

    “炎公子!”

    陈少帅看向张炎,淡淡的说道:“我可以答应你的挑战,但有一个条件……你如果答应,我便和你一战!你若是不答应,就当我从来没有答应过你。”

    “什么条件?”

    张炎皱眉问道。

    陈少帅说道:“条件就是……你只有战胜我,才能得到原属于我的名额!你若是败了,又或者是和我战成平手,那个名额,还是我的!”

    “还以为你能说出什么条件……这个条件,我可以答应!要是不能战胜你,我也无颜占取一个名额。”

    张炎理所当然的说道,语气间充满了自信。

    很快,陈少帅和张炎动起手来。

    陈少帅似乎早有准备,站在原地,不动如山。

    而张炎,则是以‘半步入微水势’,催动身法武技,掠动起来。

    速度之快,非陈少帅所能及。

    只是,很快张炎就傻眼了。

    因为他发现,陈少帅自始至终没有追赶他的打算。

    渐渐的,张炎失去了耐心。

    咻!

    张炎抬手之间,一指点出,掠向陈少帅,刺啸声突兀响起。

    而陈少帅,终于出手了。

    剑光一闪而逝,片刻追上张炎的元力指劲,将其击碎。

    论攻击,陈少帅因为占了灵器上的优势,所以胜过张炎一筹。

    毕竟,张炎的‘水势’,并不克制他的‘剑势’。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