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428章 凤天舞

作者:风轻扬字数:3868更新时间:2020-03-04 16:41:24
    “小子,你是当我城主府举办的‘比武招亲’是过家家?还是觉得我女儿没人要?你想娶就娶,你不想娶就不娶?”

    凤无道冷眼一扫段凌天,沉声喝道。

    如今,眼见段凌天在他的气势笼罩下,竟只是吐出了一口淤血,凤无道眼中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惊讶。

    原本,在他看来,他的气势,足以压得段凌天这个区区元婴境五重武者瘫软在地。

    “你这样做,将我城主府的威严置于何地?将我女儿的颜面置于何地?!”

    凤无道的声音,陡然严厉了起来。

    哗!

    一股更强大的气势掠出,席卷向段凌天。

    顿时,段凌天本就苍白的脸色,又是一变,只感觉自己整个人置身于风暴的正中心,摇摇欲坠。

    段凌天看了一眼站在凤无道身边,一双秋眸微红的女子,再次吐出一口淤血的同时,苦笑道:“凤城主,我登上擂台的时候,就跟令千金说过……我只为‘蜕魂果’。”

    “你……当真看不上我?”

    城主千金秋眸含泪欲滴,凝视着段凌天,轻柔动听的声音中,夹杂着几分激动。

    段凌天叹了口气,“我连你的容貌都没见过,何谈看不看得上你?只是,我此来确实只为‘蜕魂果’,别无他意……如果我不能只要‘蜕魂果’,那就打扰了,告辞!”

    “抱歉。”

    段凌天看向城主千金,歉意一笑,转过身,意欲离去。

    “你以为我城主府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

    段凌天转过身的刹那,只感觉一道声音,仿佛凝成了一柄利箭,狠狠的穿入他的耳中,震得他的耳膜一颤。

    一股他无法匹敌的力量,瞬间蔓延他的全身。

    下一刻,他只感觉全身无力,意识逐渐的模糊了起来。

    眼前擂台外的一群人,在他的眼里,逐渐的消失。

    “吱吱~~”

    昏死过去之前,他只听到耳边传来小金鼠愤怒的叫声,接着彻底没了意识。

    当段凌天恢复了意识,只感觉浑身上下传来一阵酸痛。

    “好疼!”

    段凌天睁开了双眸,这才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奢华的床上,置身于一个宽敞的房间里。

    “你醒了?”

    就在这时,房门被打开,一道火红色的倩影走了进来,手里还拿着端着一个盘子,盘子上是一碗香喷喷的肉粥。

    闻到粥香,段凌天的肚子不争气的叫了起来。

    “我怎么会在这里?”

    看着眼前戴着面纱的红衣女子,也就是城主千金,段凌天晃了晃有些昏沉的脑袋,问。

    “你被我爹震昏了过去,都昏迷了三天三夜了……我爹的脾气就是那样,你别放在心上。”

    城主千金将粥放在一旁,帮段凌天半躺起来,随后摘掉了面纱,端起那碗粥,舀了一勺,放在嘴边吹了吹,递向段凌天,微笑道:“三天了,你肯定饿了吧。”

    只是,现在的段凌天,却是呆住了。

    在城主千金摘下面纱的那一刹那,他就彻底呆住了。

    面纱落下,段凌天的眼前,多出了一张沉鱼落雁的绝美俏脸,黛眉如画,眸如两点秋水,琼鼻、朱唇、皓齿,天然恬静的五官,勾勒出了完美的轮廓,美得让人窒息。

    就如同那坠落凡尘的仙女。

    这一刻,段凌天只感觉自己的内心,因为女子的容颜,而彻底平静了下来。

    “你……好美。”

    段凌天喃喃说道。

    女子的美,让人心惊动魄。

    “你该喝粥了。”

    女子俏脸绯红,仿佛能滴出血来一般,温柔似水,与先前在擂台上和段凌天一战的飒爽女子,完全判若两人。

    动辄如火,静辄如水。

    这是段凌天心里对女子的印象。

    段凌天任由女子给他为了一口粥,粥入腹,他只感觉一阵暖意升起。

    “我……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

    女子有些怯怯的问。

    “我叫段凌天。”

    段凌天微微一笑,看向女子,“你呢?”

    “凤天舞。”

    女子浅笑嫣然。

    “上次的事,真是抱歉……我,真的没有准备。”

    想到当日的事,段凌天一脸歉意。

    凤天舞闻言,仿佛又回忆起当日之事,幽幽一叹,“你……别怪我爹,我爹也是为了我。或许,实在是因为你的条件太符合我宿命中的那个人了……所以,我爹才不愿让你就此离开。”

    “宿命中的那个人?”

    听到凤天舞的话,段凌天就好像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什么宿命?

    凤天舞继续喂段凌天喝粥,缓缓的解释道:“其实,我和我爹,还有空爷爷、徐婆,都是几年前才来到这座城市的……那个时候,这座城市还不叫‘凤栖城’。”

    段凌天惊讶,他没想到,那城主凤无道以前竟然不是这座城市的人。

    凤无道来后,短短几年,就成为了城主,更是得到了凤栖城中居民的敬重……

    如此手段,令人震惊。

    “那你们来自哪里?”

    段凌天好奇问。

    “大汉王朝。”

    凤天舞缓缓的说道。

    “大汉王朝!”

    段凌天一惊。

    当他想起凤天舞一身武道天赋,以及那凤无道一身高深莫测的实力时,又释然了。

    或许,也只有来自大汉王朝的人,才能有如此可怕的天赋和实力。

    “你刚才说的‘宿命’是?”

    想起凤天舞刚才所说的话,段凌天好奇问道。

    凤天舞幽幽一叹,缓缓的说道:“那是我祖奶奶为我卜算出来的‘宿命’……她是一位强大的‘占卜师’,也是我这一生最尊敬的人。可是,为了替我这个不祥之人占卜出一条活路,她却耗尽了自己最后二十年的寿命。”

    说到后来,凤天舞的俏脸上遍布泪痕。

    占卜师?

    段凌天听得云里雾里,这‘占卜师’,难道就类似于前世的那些算命先生?

    只是,在前世,段凌天却从来不相信这个。

    “别伤心了……你祖奶奶既然选择这么做,足以说明她很疼爱你。想来她泉下有知,也不会愿意看到你这般模样。”

    虽然,段凌天不相信什么占卜、什么宿命,但凤天舞现在梨花带雨的模样,还是让他一阵不忍,连忙劝道。

    在他的劝慰下,凤天舞终于恢复了过来。

    “你是不是觉得所谓‘宿命’,很是虚无缥缈?”

    凤天舞看着段凌天的眼睛,突然问道。

    凤天舞的一双秋眸,纯洁无暇,宛如两颗美丽的宝石,让段凌天心神一荡。

    对于凤天舞的这个问题,他没有否认,点了点头。

    凤天舞缓缓的说道:“起初,我也不愿相信……直到上次在比武招亲的擂台上,在我自认为实力不如你的那一刻,我才相信,原来祖奶奶为我占卜出来的‘宿命’,并非虚无缥缈。”

    “怎么说?”

    段凌天饶有兴致的看着凤天舞。

    “你知道我爹为何要带我来到这黑石帝国极南之地的城市吗?”

    凤天舞自问自答,“就是因为我祖奶奶为我占卜出来的‘宿命’……按照我祖奶奶的话来说,在我二十岁的时候,会在黑石帝国最南边的城市‘凤栖城’,遇到我宿命中的那个男人。”

    说到这里,凤天舞的美丽绝伦的俏脸上浮现一抹红润,“所以,我爹他成为这座城市的城主后,就将这座城市改名为‘凤栖城’。”

    “祖奶奶说,我宿命中的那个男人,来自南方……在我二十岁的那一年,他会在某个时间段出现。她让我爹在那个时候为我举办比武招亲,以她留下来的‘蜕魂果’,作为我的嫁妆。“

    凤天舞继续说道:“今年,我刚好二十岁……爹很相信祖奶奶的话,在祖奶奶说的时间段里面,为我举办了比武招亲,只为了等候我宿命中的那个男人出现。比武招亲的那十日,就是祖奶奶占卜得知的那个男人出现的时间段……”

    “按照祖奶奶的话来说,那个男人,不超过二十五岁,将会在比武招亲的时候,击败我。”

    “以我的实力,二十五岁以下,能击败我的青年才俊,别说是在这黑石帝国的偏远城市……就算是放眼整个大汉王朝,也是凤毛麟角一般的存在。”

    “比武招亲前九天,虽然来了不少人,却无一人是我的一合之敌。眼看第十天到来,我心里一度升起一个念头……或许,真的是祖奶奶错了。直到你出现,将我击败,我才知道,祖奶奶耗费二十年寿命为我占卜出来的宿命,并非无的放矢。”

    说完以后,凤天舞看向段凌天,问,“你,可是来自南方?”

    凤天舞的话,让段凌天一时半会回不过神来。

    对他而言,凤天舞所说的一切实在是太玄了。

    宿命?

    他不信这个。

    “没错,我是来自南方……只是,这一切或许只是一个巧合呢?”

    段凌天对凤天舞说道。

    他来自青林皇国,而青林皇国,确实是在墨石帝国的南边。

    “巧合?”

    凤天舞摇了摇头,沉默半响,方才开口说道:“你放心吧,你若是不愿,我不会逼你。”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

    现在,段凌天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