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89章 天玑峰轰动

作者:风轻扬字数:3975更新时间:2020-03-04 16:41:24
    就在天权峰所有弟子都在期待明天的‘生死台一战’到来的时候……

    段凌天和贺春,抵达了天枢峰,通过索桥,踏上了‘天玑峰’。

    天玑峰,和天权峰一样,都是七星剑宗外门男弟子聚集的一座剑峰,在这里,看不到哪怕只是一个女弟子。

    虽然,现在的段凌天,在七星剑宗外门之中,也算得上是‘名人’,但真正见过他的人,也就只有天权峰的一些弟子,天玑峰的弟子,几乎没人认得出他。

    在贺春的带领下,段凌天走进了一座算不上宽敞的峡谷。

    段凌天的脸色,并不好看。

    路上,他曾经多次问贺春有关‘胡力’的事,可每一次贺春都是欲言又止,似乎有些难以启齿。

    他的心里,生气了不祥的预感。

    当段凌天再次见到胡力的时候,一双眸子却是瞬间化作了赤红!

    可怕的杀意,在段凌天身上席卷而起……

    “胡力,谁干的?”

    段凌天的声音,几乎是咬牙切齿说出来的。

    声音之中,夹杂着慑人的杀意,宛如来自九幽之下。

    站在段凌天身边的贺春,被段凌天的杀意笼罩,脸色惨白,慌忙后退几步,一脸惊恐的看着段凌天。

    段凌天身上升起的杀意,让他源自心底感到畏惧。

    他难以想象,一个二十岁左右的青年人,究竟经历过什么,竟然能孕育出这么可怕的杀意!

    段凌天的身体剧烈颤抖着……

    此时此刻,他的目光之中,仿佛只剩下刚从木屋中一瘸一拐走出来的‘胡力’。

    现在的胡力,一条腿无影无踪,他现在行走,只能依靠一条腿和一根拐杖。

    现在的胡力,没有了过去的锐气,一脸杂乱的胡渣,没有再处理过,整个人站在那里,精神萎靡。

    虽然活着,但似乎却比死了还要痛苦。

    作为武者,没有了一条腿,就等同于没有了未来!

    “段凌天……“

    胡力看到段凌天,惨白的脸色,略微有了一丝生气,嘴角艰难的噙起一抹笑容。

    笑容中,夹杂着几分苦涩。

    “是邵飞的哥哥干的?”

    段凌天的心在颤抖,积蓄的怒火,几乎要将他的胸膛给彻底炸开!

    胡力轻轻点了点头。

    “带我去找他!”

    段凌天赤红色的双眸,弥漫着森然的杀意,择人而噬。亡者归来

    血债,血偿!

    “段凌天。“

    胡力摇了摇头,脸上浮现出一丝无奈,“别去……你要是去了,就上了他们的当了。要是连你都遭到他们报复,施兰是绝对不会瞑目的!”

    说到后来,胡力身体微颤,这个流血不流泪的汉子,忍不住落下了两行清泪。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胡力!”

    眼看胡力摇摇欲坠,贺春上前几步,扶住了胡力。

    “你……你说什么?施兰……施兰死了?”

    段凌天愣住了,喉咙里发出的声音变得沙哑了起来,整个人呆在原地,一脸的不敢相信。

    胡力身体抽搐着,脸上浮现出极致的恨意,激动的说不出话来。

    “段凌天,我跟你说吧。”

    贺春看向段凌天,叹了口气,“邵飞的哥哥‘邵英’,先是断了胡力一条腿,然后又去找了施兰,意欲对施兰施暴,玷污施兰……施兰性子刚烈,宁死不屈,直接跃下了摇光峰……”

    虽然贺春没有说下去,但段凌天已经知道了结果。

    摇光峰,七星剑宗七大剑峰之一,摔落而下,十死无生!

    哗!

    段凌天身体剧震,脸色大变,身上的外门弟子服饰猎猎作响。

    “邵英!”

    段凌天的眸子流露出嗜血的光泽,他心中的怒火,彻底宣泄而出!

    半响,他身上的怒意收敛,一双眸子凝聚着仿佛能燃烧一切的怒火,沉声道:“胡力,带我去天玑峰‘生死台’!”

    天玑峰,生死台!

    胡力猜到了段凌天的打算,脸色大变。

    虽然,他也听说了段凌天两个月前在天权峰‘生死台’杀死两个元丹境四重外门弟子的事,但他并不惊讶。

    因为他知道,段凌天的一身修为,并非传闻中的元丹境四重,而是元丹境五重!

    杀死两个元丹境四重外门弟子,对段凌天而言,易如反掌。

    然而,邵英却又是不同。

    邵英,乃是天玑峰出了名的杰出外门弟子,一身修为步入了‘元丹境六重’,实力极为强大,据说现在都已经在冲击‘元丹境七重’了。

    “段凌天,你突破到元丹境六重了?”

    胡力深吸一口气,看向段凌天问道。

    站在一旁的贺春一愣。易本道的修仙记

    元丹境六重?

    段凌天不是元丹境四重武者吗?

    胡力就算是想要问段凌天的修为,也应该问是否突破到‘元丹境五重’吧?

    贺春的心里,百思不得其解,最后只以为是胡力的口误。

    面对胡力的询问,段凌天摇了摇头。

    “不行!段凌天,绝对不行!你不是邵英的对手……我知道你想要为我和施兰报仇,可就算是施兰还活着,我相信她也不会让你现在去帮她报仇的!你现在去找邵英,完全就是去送死!“

    胡力一脸激动的看着段凌天,“段凌天,听我的。以你的天赋,日后超过那邵英是迟早的事,你就再忍几年,等你的实力胜过邵英,再为我和施兰报仇。”

    段凌天明白,胡力这是在担心他。

    他没想到,胡力现在被邵英害成这样,为了他的安危,还是强行压下对邵英的仇恨……

    胡力这样做,让他的心更加难受。

    看到段凌天沉默了下来,胡力以为段凌天是采纳了他的意见,不由松了口气。

    与此同时,胡力的嘴角泛起了一丝丝苦涩,眼中流露出无尽的悔恨,“段凌天,这些日子以来,我一直很后悔……我后悔当初为何要帮着施兰,让你留那邵飞一命!那种无耻小人的誓言,我竟然也会相信……我后悔!我后悔啊!”

    胡力可以想象,如果当初他也坚持杀死邵飞。

    这一切,或许就不会发生。

    施兰也不会死!

    他的腿也不会被废掉!

    只可惜,世上没有后悔药可吃,当日的选择所带来的后果,注定要让他自己承担……

    段凌天抬起头,深吸一口气,一双赤红色的眸子,不蕴含任何的感情。

    有的只是极致的冰冷!

    “这件事,我也有错……当初,我就不该听取你们的意见。如果我一意孤行,将他杀了,也就不会有后面的事了。”

    段凌天摇了摇头,声音愈发沙哑,听似平静,实则蕴含着压抑到极致的怒意。

    “段凌天,与你无关,是我和施兰太天真,错信了邵飞!”

    胡力摇头,他心里清楚,段凌天当初听取他和施兰的意见,也是尊重他们。

    这件事,归根究底,是他和施兰一步错,步步错!

    “你,好好休息吧。”

    段凌天对胡力一点头,转身离开了峡谷。妃子到

    胡力原以为段凌天是回天权峰去了,可没过多久,峡谷之外的闹腾,却让他的心里升起不详的预感。

    “贺春,我们去看看。”

    当胡力在贺春的搀扶下走出峡谷,听到外面的议论时,脸色大变!

    “赶紧去‘生死台’!那个天权峰的‘段凌天’上门来了,扬言要挑战我们天玑峰的‘邵英师兄’。”

    “段凌天?两个月前,以二十岁左右之龄,凭借元丹境四重修为杀死两个元丹境四重外门弟子的那个小怪物?”

    “就是他!赶紧过去,要是晚了,可就没有好位置了。”

    ……

    天玑峰弟子,一个个向着天玑峰‘生死台’的所在而去,匆忙无比。

    “段凌天,为何不听我的劝阻……”

    胡力脸上遍布悲凄和悔恨之色,“我就不该让段凌天知道我和施兰的事。”

    胡力怎么也没想到,段凌天竟然这么冲动!

    “胡力,段凌天就算听了你的劝阻,也未必能活过明日……”

    站在胡力身边的贺春,一脸苦笑。

    “贺春,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胡力皱眉,目光灼灼的盯着贺春。

    贺春叹了口气,将段凌天另外约了天权峰一个元丹境六重外门弟子,明天登上天权峰‘生死台’一战的事,告诉了胡力。

    胡力闻言,沉默了下来,眉头皱起。

    这一刻,他内心的担忧,反而消散了一些……

    难道,段凌天有把握对付元丹境六重武者?

    虽然,他和段凌天相处的时间不长,但段凌天给他的感觉,并非那种不知轻重的人。

    他的心里升起了一丝希翼。

    “我,段凌天,天权峰弟子,于天玑峰‘生死台’上,挑战天玑峰弟子‘邵英’,不死不休!”

    这句话,也是造成天玑峰轰动的根源。

    短时间内,传遍了整座天玑峰。

    天玑峰,一座宽敞的峡谷之内。

    “哥,那个段凌天果然还是忍不住了……你那招太高明了。”

    断了一条腿,原本一脸阴霾的‘邵飞’,脸上阴霾散去,浮现出一丝阴谋得逞的笑容。

    “只要他真的将施兰和胡力当做是朋友,自然不会袖手旁观……不过,我没想到,他竟然敢直接约我上‘生死台’一战!”

    现在说话的青年人,眉宇间和邵飞有着几分相似。

    正是邵飞的哥哥,邵英!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