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21章 段凌天的霸道

作者:风轻扬字数:4358更新时间:2020-03-04 16:41:24
    熊全一声惊喝,让躲在院外一侧的人无所遁形。

    他们干脆大方地走了出来。

    萧禹眉头一皱。

    段凌天一脸平静,好像一点都不意外……

    “罗虎,罗迁,你们监视我!”

    看到两人,罗茜气得脸色微白。

    “罗茜,这是家主的命令。”

    两个罗家青年一脸平静。

    罗茜深吸一口气,不再理会两人,看向了段凌天和萧禹,“你们是我哥哥的朋友?不过,我哥哥去了铁血城,到现在还没有回来。”

    段凌天和萧禹对视一眼,嘴角浮现一抹苦笑。

    他们还真不忍心告诉罗茜有关罗成的‘噩耗’……

    但他们也明白,罗茜迟早会知道。

    “罗茜,这是你哥留给你的书信。”

    段凌天掏出了罗成的遗书,递给了罗茜。

    罗茜脸色发白,意识到了什么,颤抖着手接过书信,打开一看……

    不知不觉间,她已是泪如雨下,“哥……我都说了天才营的训练很危险,为什么你就是不听……你不在了,以后你让我怎么活……”

    “罗成死了?”

    两个罗家青年双眸一凝。

    “节哀。”

    段凌天和萧禹出声安慰。

    “你就是凌天大哥?”

    罗茜娇躯微颤,又抽搐了几下,方才开口。

    “是。”

    段凌天点头。

    “我哥让我以后都听你的。”

    罗茜一边哭着,一边说道。

    “我这次来,是带你离开罗家的,这也是你哥哥的心愿。”

    段凌天微微一笑。

    “哼!罗成死了,按照他和我们罗家的约定,他不能取得‘圣武学院’的入学资格……罗茜,就要听从我们罗家的安排,嫁给钱家少爷,与钱家联姻。你们谁也不能带她走!”

    两个罗家青年上前一步,虎视眈眈地盯着段凌天三人。

    “我要带走的人,没有人能拦得住!”

    段凌天冷笑,一脸霸道。

    呼!

    萧禹更直接,跨前一步,身形一颤。

    袖里乾坤!

    大袖一挥,元力鼓胀,直接将两个罗家青年轰飞了出去,“滚!”

    这一路上,萧禹也从段凌天口中知道了罗成未了的心愿是什么……

    罗成,不希望自己的妹妹成为罗家的联姻工具!

    这也是他为何会去天才营的原因。

    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的这个妹妹。

    他给段凌天的遗书,就是让段凌天帮忙,解救他的妹妹,带他妹妹离开罗家,给他妹妹安稳的人生。犹记惊鸿

    “凝丹境四重!”

    两个罗家青年看到萧禹头顶的六头远古巨象虚影,脸色一变。

    他们对视一眼,狼狈离开。

    “你收拾一下,跟我们离开。”

    段凌天对罗茜一笑。

    罗茜点头,泪水止不住,但她一想到罗成留给她的遗书中的内容,擦干眼泪,一脸坚强……

    她要坚强,不能让哥哥失望!

    “我帮你。”

    萧禹跟着罗茜进了房。

    在萧禹的帮助下,不一会儿,罗茜的东西就收好了。

    段凌天一马当先,熊全紧随其后。

    萧禹和罗茜跟在后面。

    四人往罗家府邸之外走去。

    到了罗家大门口,三道身影,宛如门神一般站在那里……

    一个中年人,两个老人。

    “家主!”

    看到中年人,罗茜脸色一变。

    “罗茜,我给你一个机会,你留下,我让他们离开……否则,他们必死无疑!”

    中年人双眸间掠过一丝寒光。

    罗茜脸色发白,挣扎了一阵,看向了段凌天和萧禹,“谢谢你们对我哥哥的照顾,你们走吧……”

    家主和两位长老出现后,她就意识到,段凌天不可能带她离开了。

    在她看来,段凌天和萧禹是她哥哥的朋友,她不能连累他们。

    她的心里存了死志……

    一旦段凌天和萧禹顺利离开,她会选择自我了断。

    哥哥不在了,她没有任何牵挂了……

    “哥,我很快就能来陪你了……要我嫁给钱家那个纨绔子弟,我宁死。”

    罗茜心里掠过一丝悲凄。

    萧禹脸色一沉,目光冷漠地落在罗家家主的身上,“我是极光城萧家太上长老之孙……你们若是识相,赶紧给我滚开!”

    “极光城萧家?”

    罗家家主笑了,“我们罗家的事,还轮不到极光城的家族管!两位长老,送客!”

    “是!”

    顿时,站在罗家家主身后的两个老人出手了,直掠段凌天、萧禹和熊全三人。

    在两个老人的头顶之上,各自出现二十头远古巨象虚影……

    两个元丹境一重!

    萧禹脸色大变。

    “熊全!”

    段凌天终于开口了,声音冷漠无比。

    “哼!两个元丹境一重,也敢在我家主人面前放肆!滚!”

    熊全冷哼一声,跨步而出,一巴掌一个就将两个老人拍飞,令得他们轰然落地,昏死了过去。异界苍穹传说

    熊全头顶之上,四十头远古巨象虚影,一闪而逝。

    “元丹境三重!”

    罗家家主脸色一变,目光遍布冷厉,跨步而出。

    在他头顶之上,也出现了四十头远古巨象虚影……

    “冥顽不灵!”

    段凌天面容一冷,“熊全,废了他!”

    “是,主人!”

    熊全动了,跨步而出,整个人好像从这一头,瞬间跨到了另一头……

    寸地尺天!

    咻!

    青色的剑光掠过,伴随着一声惨叫,罗家家主跪伏在地,整个人轰然倒地,失去了所有的支撑。

    四肢之上,鲜血喷洒而出……

    手筋脚筋尽断!

    罗家家主趴在地上,仰望着熊全头顶之上一闪而逝的四十九头远古巨象虚影,他的声音在颤抖,“七……七品灵器……”

    最后,罗家家主失血过多,昏迷了过去。

    “家主!”

    两个去通风报信的罗家青年,站在远处,看到这一幕,吓得双腿发抖,脸色煞白。

    段凌天的目光,冰冷地扫过两人,“我刚才就说过……我要带走的人,没有人能拦得住!我们走。”

    直到段凌天几人离开罗家府邸,两个罗家青年才反应过来。

    在他们的耳边,回荡着紫衣少年‘霸道’的言语:

    我要带走的人,没有人能拦得住!

    第一次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他们还以为对方是狂妄自大。

    现在看来,对方是真有自信!

    罗家府邸之外。

    段凌天翻身上了马。

    萧禹则是拉着罗茜上了自己的马,拥着她纵马而行。

    看到这一幕,段凌天嘴角掠过一丝笑意。

    他早就发现了萧禹双眸间闪烁的异光,看来,萧禹对罗茜动了心……

    这样也好,最起码罗茜以后能有个依靠。

    罗成泉下有知,也该放心了。

    路上。

    萧禹的目光,始终不离熊全左右。

    熊全的来历,他并不清楚。

    从离开铁血城的那一刻起,这个戴着面具遮住半边脸的中年人,就一直跟着段凌天,更是称呼段凌天为‘主人’。

    在熊全发现两个罗家青年的那一刻起,他就意识到熊全不简单。

    当熊全施展出元丹境三重的实力,更是凭空取出一柄七品灵器长剑时,他就彻底惊呆了……

    这个熊全,竟然有纳戒!

    至于七品灵器……坐等铃铛叮当作响时

    就算是他的爷爷,萧家太上长老,元婴境层次的存在,都没有。

    “段凌天,他……”

    萧禹纵马靠近段凌天,低声问。

    “他是我的仆人。”

    段凌天眉头一挑,淡淡开口。

    仆人?

    萧禹嘴角一抽。

    就算是泪痕未干的罗茜,一时间仿佛也忘记了悲伤,惊诧莫名……

    这个实力比罗家家主还强的人,竟然是段凌天的仆人?

    哥哥的这个朋友,到底是什么人?

    她心里微微一颤。

    对于熊全如今恢复的实力,段凌天还算满意。

    按照目前的情况来看,一个月后,第二枚清灵丹药效化开,熊全应该可以恢复元丹境七重以上的实力。

    两个月后,第三枚清灵丹药效化开,熊全的实力足以恢复到元婴境层次!

    对段凌天来说,现在的熊全,就像是他手里的一柄利刃……

    任何敢阻他前进脚步之人,注定会死在这柄利刃之下。

    萧禹目光复杂。

    心里难免感慨:

    这人跟人之间的差距,怎么就这么大?

    段凌天的天赋胜过他,实力胜过他也就算了。

    如今,连收个仆人,都是元丹境三重的存在,让他心里一阵不平衡……

    很快,他就释然了。

    在他看来,段凌天就是一个怪物,不能以看待常人的目光去看待。

    半个月后,极光城终于出现在段凌天几人的眼前……

    到家了!

    段凌天心里一颤……

    母亲,我回来了!

    可儿,我回来了!

    小菲儿,我回来了!

    萧禹的双眸,也闪烁着激动的光泽……

    “萧禹,以后小茜就由你照顾,如何?”

    段凌天看向萧禹,问。

    “没问题。”

    萧禹点头。

    段凌天又看向罗茜,微微一笑,“小茜,萧禹是个值得依靠的人,我相信他会照顾好你,让你一辈子无忧。”

    经过半个月的时间,罗茜也恢复了许多。

    如今听到段凌天意有所指的话,俏脸微红,无言以对,轻轻地点了点头,“是,凌天大哥。”

    “萧禹!”

    段凌天看向萧禹,一脸严肃,“在罗成嘱托我照顾罗茜的那一刻起,我就把她当作我自己的妹妹。如今我把她交给你,你若是让她受了委屈,我绝不会放过你!”

    “放心!”

    萧禹脸色凝重点头,眼中掠过一丝感激。

    他知道,段凌天早就看透了他的心思,这是在成全他。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