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17章 段凌天的手段

作者:风轻扬字数:4365更新时间:2020-03-04 16:41:24
    春风楼。

    幽静的房间里,传出一阵阵沉重的喘息声,喘息声属于一男一女。

    骤然。

    “吼!”

    连珂发出野兽般的低吼,死狗一般倒在了风尘女子的身上。

    “连珂。”

    就在这时,一道声音,突兀地传入了房间。

    “谁?”

    连珂被吓得身体僵硬,被他压在身下的风尘女子也在瑟瑟发抖……

    “连珂,你估计还不知道你已经被你的兄弟卖了吧?”

    段凌天依靠在窗外,懒洋洋地说道。

    “你是什么人?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连珂脸色微凝,缓缓下了床,走向窗前。

    “你赶回家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啧啧,童林骗你来春风楼,他自己倒是去找你那个小妾去风流快活了……”

    段凌天留下一句话,直接离去。

    他还有事要去做。

    嗡!

    连珂打开窗户,只看到一道背影远去,眉头不由皱起。

    深吸一口气,他穿好衣服,去隔壁房找童林,却发现童林根本不在,无影无踪。

    他的心里,升起了不祥的预感……

    “童林!”

    连珂脸色微沉,他虽然和童林关系不错,却也没到穿同一件衣服,共享同一个女人的地步。

    夜明星稀,连家府邸。

    连珂奔行而入,一路往小妾所居的大院而去。

    连珂刚进去没多久。

    连家府邸大门口,三匹战马飞驰而来。

    一个身穿轻铠的虬髯汉子,在另外两个将领的簇拥下,跃下战马,走进了连家府邸。

    “统领大人!”

    连氏家族的人见到虬髯汉子,慌忙行礼。

    这位可是黑甲军的统领,黑甲城中‘土皇帝’一般的存在……

    更是他们连氏家族族长的结拜兄弟。

    “你们少族长新纳的那个小妾住在何处?”

    虬髯汉子声如炸雷,看向一个连家子弟。

    连家子弟脸色煞白,指向了北边。

    “带路!”

    虬髯汉子瞪眼,呼吸略微有些急促。

    他刚收到消息,说他儿子被人算计,有生命之危,他不敢迟疑,带上两个副统领就赶了过来。

    此刻,漆黑如墨的房间外。

    一道身影,闯进了大院,踹门而入。

    嘭!

    房门被踹开,惊醒了房间里的一男一女。

    “谁这么大胆,竟然打扰本少爷睡觉。”

    熟悉的声音传来,让踹门之人,也就是连氏家族少族长‘连珂’身体一颤,如遭雷击。星际绝恋,女王威武

    当他点燃火烛。

    看到床上光溜溜的一男一女,双目瞬间赤红,厉喝道:“童林,你卑鄙下流!”

    童林看到连珂出现,也有些发懵。

    这才发现,他现在并不在春风楼。

    低头一看,怯怯地看着他,躲到床头一角瑟瑟发抖的美艳少女,可不正是连珂最近新纳的那个小妾?

    他刚才……

    就是在这个小妾身上驰骋?

    他感觉有些头皮发麻,这都怎么回事?

    童林慌张地看向连珂,“兄弟,不是你想的那样的,误会,这都是误会……我也不知道怎么会跑你这小妾的房间里来了。”

    “误会?”

    连珂脸色一沉,上前两步,直接将童林揪下了床。

    轰!

    一拳打过去,童林吐了一口血,里面混杂着一些碎牙。

    童林也怒了,一拳轰出,将连珂打飞了出去。

    “连珂,你竟敢打老子!别说这是一个误会,就算不是误会,我上了你的女人,那也是你的荣幸!要不是我们黑甲军,你们连家能成为黑甲城第一家族?”

    童林声音冷漠,夹杂着摄人的寒意。

    “好……好!童林,我今天就弄死你。”

    连珂再次冲上前去,与童林打了起来,元力肆虐。

    只是,两人势均力敌,一时间却也难分高下……

    “少爷。”

    就在这时,在连珂被童林击退的时候,一道声音传了进来。

    一个身穿连氏家族家仆服饰的小厮,迈步走进了房,恭敬地将手里的‘扫帚’递给了连珂。

    连珂也没多想,拿起扫帚,元力灌注其中,就对着童林砸了过去。

    “嗤!连珂,难道你以为拿把扫帚就能胜……”

    童林一拳对着扫帚打出。

    只是,他话还没说完,扫帚之上,就延伸出一缕灰蒙蒙的力量,宛如千斤之锤砸落,将他的拳头震开,可怕的力量,直接轰在了他的脑门上。

    哗!

    脑浆溅了连珂一脸。

    连珂懵了。

    看着手里的扫帚,就好像在看一只‘怪物’。

    “那是……攻击铭纹?你到底是谁!”

    这一刹那,连珂好像明白了什么,转过身去。

    却发现那个‘家仆’,无影无踪。

    他知道,他被算计了。

    这一切都是圈套。

    “啊!”

    就在这时,连珂的小妾看到了童林血肉模糊的尸体,吓得尖叫一声,昏迷了过去。盛世荣华之神医世子

    连珂深吸一口气。

    他知道,无论如何,今天的事都不能传出去,要不然,他们的连氏家族必将迎来黑甲军的怒火,乃至元气大伤。

    如果黑甲军真的席卷而来,那可不是说着玩的……

    就在他冷静下来,准备偷偷处理掉童林尸体的时候。

    “林儿!”

    一道炸雷般的怒吼,让连珂脸色大变!

    这道声音,连珂再熟悉不过。

    他怎么会来这里?

    一时间,连珂的心里一阵无力。

    他意识到,设计这个圈套的人,是有心将他往绝路上逼……

    “雷叔叔,听我解释!”

    连珂扔掉手上沾满鲜血的扫帚,慌张地看着眼前的虬髯汉子。

    “连珂,我儿不就是玩了你的小妾……你竟然为了一个女人,杀了我的儿子,死!”

    虬髯汉子,也就是黑甲军统领暴怒之下,一拳轰出,携带风雷之势。

    “雷兄手下留情!”

    就在这时,一道如飓风般的身影,飞掠而来,却被两个黑甲军副统领拦下。

    轰!

    虬髯汉子含怒出手,将连珂的脑袋直接打爆。

    “我儿!”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连氏家族的族长,亲眼看着自己唯一的儿子被杀,他怒了,震飞了两个黑甲军副统领,与虬髯汉子战在了一起。

    很快,整个连氏家族都被惊动。

    没有人注意到,在连家府邸一片混乱的时候,有一个连家的‘家仆’悄然离去。

    “搞定!”

    将一身家仆的外衣脱去,段凌天身形一动,宛如一条灵动之蛇,隐没在大路的尽头。

    他知道,他的任务已经顺利完成了。

    回到客栈,洗了个澡,段凌天盘腿坐在床上,以元力淬炼肉身。

    骤然。

    “噼里啪啦……”

    刹那间,段凌天可以清晰感觉到一身筋骨的蜕变,还有肉身和气血,完成了最后的淬炼。

    “这……”

    段凌天一脸惊喜,没想到会在这时候完成凝丹境三重的肉身淬炼。

    微微握紧双拳。

    哗!

    在他头顶之上,六头远古巨象虚影凝聚成形……

    这还只是段凌天的肉身之力!

    呼!

    当段凌天将元力一并施展,他头顶之上,再次多出了三头远古巨象虚影。

    如今,他已经可以施展出九头远古巨象之力。

    这还是没用灵器的前提下。

    若是用了灵器,他可以施展出接近‘十一头远古巨象之力’的力量。药师毒后

    “还真是意外之喜,先是完成了任务,然后实力又有所突破……”

    段凌天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夜深,他倒头就睡。

    第二天,敲门声传来,惊扰了段凌天的美梦。

    打开房门,千夫长‘杨达’不客气地走了进来,一脸古怪地看着睡意正浓的段凌天,“你……你是怎么做到的?”

    今天一早,杨达就听说了昨晚连氏家族发生的事,让整个黑甲城为之轰动的大事。

    铁甲军三大统领,尽皆被连氏家族的长老重伤。

    连氏家族族长,差点就被干掉。

    在他再三打听之下,也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这一切,都起源于黑甲军统领之子和连氏家族族长之子的冲突……

    在他看来,其中疑点重重。

    第一时间,他就想到了段凌天……

    “什么怎么做到的?”

    段凌天打了个哈欠,问。

    “少装傻!昨晚连氏家族发生的事,你可别说你不知道。”

    杨达笑骂道。

    “原来是这事。”

    段凌天清醒了一下,摇头道:“小事而已,不值一提。”

    小事?

    杨达嘴角一抽,都觉得眼前的少年是不是故意的。

    他们铁血军谋划多年,都无法让连氏家族和黑甲军反目成仇,如今,却被眼前的少年一夜之间搞定了。

    “对了,我这个任务算完成了吧?”

    段凌天看向杨达,问。

    “完成了。”

    杨达点了点头,眼中掠过一丝好奇,“你到底是怎么办到的?”

    段凌天粗略跟杨达说了事情的经过。

    杨达听完,也忍不住动容。

    他没想到,这个少年还有如此心计,只是通过连珂的一个小妾,就能搞出这么多事……

    更重要的是,整件事他都办得天衣无缝,可以说是滴水不漏。

    或许连珂有所怀疑。

    但他却连解释的机会都没有,就被痛失爱子的黑甲军统领直接轰杀了。

    “有一点我想不通……连珂就算再怒,应该也不至于为了一个小妾而杀死童林吧?”

    杨达目光灼灼地看向段凌天。

    “确实,他当时虽然愤怒,却也没有动杀意。”

    段凌天点头。

    “你是怎么做到的?”

    杨达一脸期待。

    “秘密。”

    段凌天耸了耸肩,直接梳洗换衣服去了。

    “你……”

    杨达一窒,偏偏又发作不得,一脸苦笑。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