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90章 李擎出走

作者:风轻扬字数:4361更新时间:2020-03-04 16:41:24
    段凌天刚走出酒楼。

    跟他擦肩而过的两个少年的议论,落入了他的耳中。

    “唉,没想到,王真还是没能撑住。”

    “是啊,连族长都看不出他的伤势为何会突然复发。”

    “他这样双腿一蹬去了,王广他们可就算白死了,虽然知道是极光城李氏家族的人动的手,可我们却不知道具体是谁。”

    “哼!李氏家族那个人还真是走运。”

    ……

    段凌天笑了。

    走运?

    不过,鬼影组织的动作,还真是挺利索的。

    对于鬼影组织的手段,他也不由咂舌。

    听这两个王家子弟的议论,很明显,就连王氏家族的族长都没有发现王真是被人谋害的,只以为是旧伤复发而死。

    段凌天去买了匹马,纵马往城外走。

    凯旋城城门口,有三波人联合在一起检查离开之人,从这三波人衣服上的徽章可以看出,他们是凯旋城三大家族的人。

    钟家、王家、柳家。

    段凌天又看到了那个少女。

    少女也在帮忙审查排队离开之人。

    很快,就轮到了段凌天。

    “大小姐,是他吗?”

    少女身边的中年人看了段凌天一眼,问道。

    大小姐?

    段凌天一愣。

    这个中年人衣服上别着柳家徽章,明显是凯旋城柳氏家族的人。

    如此说来,这个几日前甩他马鞭的少女,是柳氏家族族长的千金?

    这样一来,一切倒是都好解释了。

    之前,段凌天还觉得奇怪,堂堂郡守之子,怎会来凯旋城这样的小城。

    跟燕山郡的郡城相比,凯旋城只是一个‘乡下小城’。

    原来是因为这个少女。

    “不是他。”

    柳茹的目光,审视了段凌天一阵,摇了摇头。

    “走!”

    中年人冷淡地扫了段凌天一眼。

    段凌天也不气恼,纵马而出,离开了凯旋城,脸上浮现出一抹笑容。

    虽然横生了一些枝节,但事情还算圆满。

    这一路回去,倒也顺利。

    赶在傍晚之前,回到了极光城。

    虽只是离开了几日,段凌天却是归心似箭,直接回了家,抱起可儿转了一圈。

    “可儿,你可想死我了。”

    段凌天放下脸色通红的少女,柔声一笑。

    “有了媳妇忘了娘啊……”

    不知何时,李柔也从房间里出来了,摇头一叹。

    段凌天有些尴尬,连忙过去挽住了李柔的手,补救道:“娘,我也想你得很呢。”寒秋暮光耀星辰

    “行了,别肉麻了,你这一路回来,估计也没吃上正餐,娘去给你做饭去。”

    李柔摇头一笑,进了厨房。

    “夫人,我帮你!”

    可儿也想进厨房。

    却被段凌天一把拉住了,“可儿,你不想我吗?”

    可儿小鸡啄米般点头,“当然想。不过,菲菲姐也很想少爷呢,少爷你去看看她吧,等少爷回来了,我就帮夫人把饭菜做好了。”

    “傻丫头。”

    段凌天心里一暖,将少女拥在了怀里。

    可儿永远都是这样,凡事以他为先。

    当段凌天来到李菲家。

    “你还知道回来?”

    李菲看到段凌天,一眼就瞪了过来。

    “你不想我回来吗?那我这就走。”

    段凌天一愣,嘴角含笑,转身就走。

    “不许走!”

    李菲三两步上前,拦住了段凌天。

    谁知,在她拦在段凌天身前的刹那,段凌天好像未卜先知一般,两手张开,直接将她搂在了怀里。

    李菲娇躯一颤。

    “我想你了。”

    段凌天的嘴贴在少女的耳垂上,舔了一口,轻声道。

    少女的身躯如遭雷击,僵住了。

    “咳咳……”

    就在这时,咳嗽声从后面传来,让段凌天神容一滞。

    他都觉得,老人是不是故意的!

    “爷爷。”

    李菲羞红了脸,低下头不敢去看老人。

    “爷爷。”

    段凌天转过身,嘿嘿一笑,跟老人打着招呼。

    “凌天小子,听说你离开了几日,去哪了?”

    李德双眼眯起,微笑问道。

    “没去哪,就是在迷雾森林转了一圈,想要看看是否能再找到增强肉身之力的灵果。”

    段凌天找了借口。

    “你以为那种灵果是天上掉的啊?”

    李德无语。

    他也听说过段凌天服用了灵果,让肉身蜕变,平添了两头远古巨象之力的事。

    只是,在他看来,这种灵果是可遇不可求的。

    “爷爷,我当初得到的那枚灵果,还真是天上掉下来的,还在我头上砸了个包呢……”

    段凌天继续信口开河。

    李德神容一滞,有些尴尬,“那是巧合……绝对是巧合。”

    很快,李德转移了话题,“凌天小子,我看了你帮可儿炼制的灵剑,很不错,超过了寻常的九品灵器……不过,距离八品灵器还是差了许多。可需要爷爷帮你们将灵剑品级都提升到八品灵器?”末世重生之圆满

    “爷爷,你应该不只是想帮我们提升灵器品级那么简单吧?”

    段凌天看透了李德的心思,揶揄一笑。

    李德老脸一红。

    “无赖!爷爷是想跟你要一些‘紫陨’,帮我把我的灵器也提升到八品灵器……”

    李菲白了段凌天一眼。

    “我只是开个玩笑而已,爷爷要,我自然不会不给。爷爷,我这就去将我娘和可儿的剑都拿过来给你。”

    段凌天直接回了趟家,将三柄紫薇软剑一起交给了老人。

    “奢侈,太奢侈了!”

    老人看着三柄软剑,有些咂舌,“凌天小子,这些紫陨你从哪里得来的?”

    “在清风镇的时候,从兵器铺买的……好像花了二百两吧。”

    段凌天不以为意道。

    二百两?

    老人嘴角一抽,半天才吐出三个字,“狗。屎运!”

    老人如获珍宝第拿着三柄剑回了房,忙去了。

    段凌天再次偷袭李菲,将她揽入怀,嘿嘿一笑,“小菲儿,这几天想不想我。”

    “不想。”

    李菲面红耳赤。

    “真的不想?”

    段凌天的手,不老实地在李菲的火辣的娇躯上动来动去。

    “别乱动!”

    “那你老实说,想不想我。”

    “想……”

    “没听清楚。”

    “想!行了吧,臭无赖!”

    “嘿嘿,那我就无赖给你看……狼来了!”

    “啊!不要。”

    ……

    段凌天和李菲都没有发现。

    此时此刻,大院外,伫立了一阵的白衣少年,迈步离去。

    “段凌天,就算家族不处罚你,我迟早也会弄死你……你给我等着。”

    李擎双眼赤红,充斥着仇恨的嫉妒。

    他的心,几近扭曲。

    “哟,这不是李擎吗?”

    突然,不远处走来两个少年,为首的灰衣少年双眼含笑,看向李擎。

    “李安,你最好滚远点,别惹我!”

    李擎脸色一沉,低喝道。

    “李擎,你真以为你还是以前的你吗?现在的你,在我眼里,就是废物。”

    李安冷笑一声,不屑道:“现在,李氏家族少年一辈,能做我对手的也就段凌天一人……你,不配!”

    “你找死!”

    李擎面容狰狞,身形一动,扑向了李安。嫡女名贵

    游龙步!

    玄冥指!

    李擎一指点出,直掠李安。

    三头远古巨象之力全爆!

    “哼!可不是只有你是凝丹境二重。”

    李安冷笑一声,跨前一步,在他头顶之上,一样出现了三头远古巨象虚影。

    轰!

    李安直接迎上去,一拳就拦下了李擎的一指。

    去势不减,轰在李擎的身上,将李擎轰飞了出去。

    “李擎,若你的《玄冥指》没废,我就算突破到凝丹境二重,也不可能是你的对手……可惜,废物就是废物,这辈子你就别想再站起来了。”

    李安来到李擎的身边,冷笑连连。

    李擎脸色铁青,气得吐出了一口淤血,双眼更是迸射出森然的仇恨……

    李安!段凌天!

    他一个也不会放过。

    “记住,你爷爷已经死了,你在李氏家族已经没有依靠了。下次,在我面前别这么拽,否则,我见你一次打一次。”

    李安离去之前,威胁道。

    李擎挣扎地站了起来,深吸一口气,下了一个决心。

    回去收拾了东西,带上他爷爷李泰留下来的遗产,离开了李氏家族。

    他是带着仇恨离开的。

    当段凌天听说李擎离开了李氏家族后,也有些惊讶。

    虽然对李擎没有任何好感,但不得不说,李擎此举,还是让他心生几分佩服,离开李氏家族这棵大树出去闯荡,可不是谁都能有这份勇气的……

    一旦这样做,也就意味着一切都要从头开始。

    没有依靠,一切只能靠自己。

    他却不知,李擎这次离开,好巧不巧正好去了凯旋城。

    甚至于……

    “五天前,我们燕山郡的郡守之子被人在这凯旋城外斩断了一臂?紫衣少年?剑修?十六岁?”

    “段凌天,那个时候正好不在李家,可以肯定,九成以上是他!”

    李擎离开李氏家族后,纵马漫无目的地走着,正巧来到凯旋城,听说了凯旋城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事。

    “或许,这是我的一个机会。”

    李擎双眸发亮。

    很快,李擎来到了柳氏家族的府邸。

    “我知道断郡守之子一臂的人是谁。”

    一句话,让李擎在柳氏家族畅通无阻,顺利地见到了他想见的人。

    宽敞的大殿里。

    华服少年坐在首位,脸色略微有些苍白。

    在华服少年的两边,站着一个少女和一个老人。

    “你知道是谁伤了我家少爷?”

    老人目光如电,元婴境强者的气势,席卷而出,压在李擎的身上。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