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81章神乎其神

作者:叶之纯字数:3509更新时间:2021-04-08 11:53:19
    “哼,笑话,朝堂上别以为她林阅遥有靠山,难道我就没有?别给我怂,使劲砸,出了事有我兜着,你们怕什么!”药房老板连连催促道。

    却见这些人下手越来越狠,甚至好半天都没有一个客人敢走进来买药了。

    见状,林阅遥也不恼火,反而让下人将这些砸坏了的东西清算一遍,挨个儿记在薄子上,到时候自然会找他们的人要的。

    药房老板看林阅遥小小年纪,遇事竟然如此处变不惊,他情不自禁冷哼一声,这小姑娘倒是挺能装,他就要看看她能装到什么时候!

    思及此,药房老板继续催着手底下人赶紧砸。

    彼时:“砰!”的一声,医馆大堂内悬挂的金字牌匾突然掉了下来,差点砸死了个人。

    那人惊得连连大叫,看到是一个金字牌匾掉了下来,顿时怒不可遏道:“什么鬼东西,差点把老子砸死!”

    话音刚落,旁边就有人连忙捂住了他的嘴:“你在胡说八道什么?!这可是当今皇帝陛下亲自题的字!”

    说完,就连药房老板都身子一僵,皇帝陛下居然还为锦绣医馆题过字,难不成这小姑娘背后的靠山不是林相,而是皇帝陛下?

    想到这里,药房老板一顿,随即背后忍不住冷汗涔涔,偏偏林阅遥这个时候居然催着下人赶紧写完了薄子。

    只见林阅遥将那薄子接了过来,一页一页地翻出来给他们看。

    每翻一页,她便笑吟吟道:“你们今日砸的东西,我都让人给你们-―记好了,到时候你们就按照上面记好的名目和钱款,――还给我就行。”

    没想到林阅遥居然给他们玩这么一出,当他们三岁小孩吗?说让还钱就还钱,当他们来这里干什么?玩的吗!

    “笑话!林大小姐,我想你涉世未深,还不懂什么叫做砸场子吧?你听过哪家砸了场子还赔钱了吗?真是天大的笑话!”药房老板冷笑道,望着林阅遥的眼神明显带着几分不屑。

    这种只会仗着家里老子的官爵开个医馆,前不久才闹出卖假药的事情,现在又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竟然让医馆的生意如此好,想必又是靠一些大臣卖林相面子,才会都跑来他们的锦绣医馆买药治病。

    思及此,药房老板望着林阅遥的眼神更加嗤之以鼻,他压根不信这个二十岁都没有的小姑娘,还能有什么真才实学?

    “哦?既然你这么说的话,那你就不怕背上罪名吗?”林阅遥反问道。

    一听此话,药房老板不屑道:“怎么?你还想要告我?就你这种小丫头,你想要告你就去告,别怪我没提醒你,京城的官府大人都是我这边的人,强龙难压地头蛇,就算你家老子是林大人又怎么样,到了官府可不会买林相的账!

    话音刚落,林阅遥不置可否道:“谁说我强龙难压地头蛇了?你这么说,难道是我爹爹是龙,你把当今皇帝陛下置于何处?就算真的闹到官府,你确定你真的可以全身而退吗?”

    见林阅遥如此成竹在胸的模样,药房老板也硬着头皮吼道:“你这小姑娘倒是牙尖嘴利的,等到时候你这锦绣医馆倒了,我看你还怎么嘴硬!”

    结果他话刚出口,就见他挥了挥手,一群人又顺着大堂的路冲进了内院。

    即使这样,林阅遥也没有拦着,只是淡淡地吩咐下人一定要把他们砸坏的东西,一五一十地都记录下来。

    “我看你还能装淡定到什么时候!都给我砸,砸也要给我砸碎了!”药房老板口不择言道。

    听到此话,林阅遥暗自无奈地笑了笑。

    没想动锦绣医馆会在一个月里被人砸了两次,这换在谁身上谁都会气闷,偏偏林阅遥竟然还觉得等会让对方赔款的时候,还能赚不少银子。

    “都在里面,包住了,一只苍蝇都不准给我放进去。”屋外一声令下,声音刚落,就看见一批官兵冲了进来,药房老板一看到来人,顿时恨不得惊得下巴都要掉了。

    这根本就不是普通的官兵,个个都是上阵杀敌的御林军!

    这等殊荣,只有皇室中人才可以随意调动,难不成这小姑娘的靠山还真在宫里?

    思及此,药房老板心头”咯噔”一声,头一次觉得如此后怕。

    “公主殿下,请问有何吩咐?”为首的御林军统领单膝跪在林阅遥面前,身后的一众士兵齐刷刷地跪在地上,等候林阅遥的差遣。

    见到此情此景,药房老板和他带过来的那群人顿时惊得下巴都要掉了。

    林大小姐不是林府的人吗?什么时候变成公主殿下了?

    却见下一秒,林阅遥微微地挥了挥手,示意他们站起来后,淡淡地说道:“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他们这群人把皇兄交给我的医馆给砸了,我让他们掏钱出来的

    弥补医馆的损失,他们也不情愿。”

    “竟有此事?”统领诧异道,显然也为他们的胆大妄为感到震惊:“公主殿下请放心,臣现在就带人将他们抓回大牢听候发落,医馆的损失,臣也会派人收缴他们名下的资产还给公主殿下。”

    话音刚落,药房老板和那群人顿时脸色一变,作势就想要逃走,却不料,中途竟然被林阅遥察觉到:“不好,他们想跑!”

    “把他们都给我抓起来!”统领说完,只见站在门口的几个士兵眼疾手快地将他们绑了起来,原本猖狂的挑事者现在却像是缩头乌龟一般跪在地上连连求饶,生怕林阅遥把他们送进大牢。

    万一到时候直接砍了头可怎么办?!

    思及此,这群人顿时怕得瑟瑟发抖起来,为首的药房老板却仍是死鸭子嘴硬,始终不肯服软道:“林大小姐,你不就是会仗着你这点权利对老百姓们施压呢?

    你还会什么!”

    “此言差矣,你带着这么多人跑来砸我一个小姑娘的医馆,难道你就有道义了?你口口声声说你家世代都是药商,我就想问,来我们医馆买药的人,都是自愿的,没有谁是我拿刀逼着过来买的,那么你一个药商,不在自己身上下功夫,反过来招惹我,你这算什么?”林阅遥质问道。

    显然,林阅遥这一番话把药房老板难住了,下一秒却见他支支吾吾地说道:“你一个二十岁不到的小姑娘,你懂什么药理?你能懂什么医术!还好意思开医馆,不都是仗着你自己有权有势,就不给我们这些平民百姓的药房一点活路!”

    “我懂不懂药理,懂不懂医术,是否是因为钱财权势开的医馆,这都不是你说了算的!百姓们都有眼睛,他们自然会懂得分辨,你无需多言!”林阅遥说道,随即挥了挥手,示意御林军们将他们拖出去。

    临走时,林阅遥似乎想到了什么,说道:“皇兄公务繁忙,这点小事就不用麻烦皇兄了,你们直接将他们拖出医馆,并且帮我上门要了医馆的损失就行了,免得被外人说我们锦绣医馆仗势欺人!”

    话音刚落,御林军齐刷刷地在身后领命道:“遵命!”

    听到此话后,林阅遥转身离开,不想再理这场闹剧,任凭那群人在后面辱骂不休,几个士兵上前就将他们一脚踹翻在地,他们顿时噤了声。

    虽然他们都会点拳脚功夫,但是这在中规中矩的练家子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彼时,医馆外喧嚣四起,医馆内一片风平浪静。

    药房老板上锦绣医馆闹事在京城里传得沸沸扬扬,甚至令林大小姐直接动用了御林军摆平,都被说得神乎其神。

    一时间,药房老板不仅被迫偿还了锦绣医馆大笔的银子,雪上加霜的是药房的生意急转直下,眼看药房就要关门时。

    药房老板没有料到,此时竟然会来一个不速之客。

    只见来人虽看着上了年纪,但眉眼风韵犹存,一身华衣足以可见对方来头不小。

    见状,药房老板笃定这人一定是某个官府大人家的夫人,结果对方盈盈一笑,问道:“你就是这药房的老板?”

    药房许久已经没了生意,四处都蒙了些许灰尘,好不容易来个客人,还是个有钱的夫人,药房老板顿时谄媚道:“我就是这家店的老板,不知道这位夫人是想看病还是买药呢?”

    闻言,三姨娘笑了笑,露出了一个神秘莫测的眼神,令药房老板顿时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原来你就是老板,其实今日我今天不是来买药,也不是来看病的。

    “不买药不看病你跑过来干什么?难不成看我笑话!”老板没好气道。

    见状,三姨娘摇着蒲扇,施施然笑道:“你这是说的什么话,不看病不买药还不能跟你做做交易吗?”

    “你还能找我做什么交易?你一个官府家的夫人,我不过是个卖药的老百姓!”

    眼看药房老板并不买三姨娘的账,三姨娘也不急,似乎是看出对方的心思,笑道:“我是林府的夫人,不知道你可想与我交易。”

    “林府的夫人?!”药房老板诧异道。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