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两百八十五章 我要炸银行

作者:依十二字数:5251更新时间:2021-04-08 12:50:51
    砰——再来一拳,这次绿马甲直接晕死过去,浑身抽搐。三记重拳,估计醒过来也离植物人不远了。

    擦了擦手上的鲜血,夏凉看向扑昌。

    “你!你不要乱来,现在可是法治社会!”

    夏凉无动于衷,依旧擦着手指。

    “我父亲是大星公司董事,家里有许多许多钱,一块钱怎么样?只要你从这里出去,我给你一块钱,不!五块!”

    平日嚣张跋扈惯了的扑昌根本没想到会有踢到铁板的时候,尤其是在从没正眼瞧过的龙国境内。

    夏凉看向一旁。

    “我杀了他行不行?”

    萧茜茜摇了摇头。

    “别问我,这是你的事。”

    快要尿裤兜子的扑昌吓得差点魂飞魄散,他以为夏凉的报复顶多也是挑手脚,怎料一开口就直接要命。

    “你不是公务员么,我的意思是如果你不同意,现在就离开,就当啥也没看见。”

    萧茜茜没有回答,而是抬头看着华丽的吊灯,仿佛要看出个花来。

    够狠!你要挑我手脚,我便取你性命,以更加残忍的方式进行复仇,这种性格,最适合銮龙小组。

    看来真的遇到了一块璞玉。

    “别!别杀我!我给你十块,我给你一百块!”

    扑昌见夏凉走过来,直接跪地求饶,再不负曾经的嚣张。

    每个人都有行事的准则,以夏凉为例子,如果有人主动挑衅,便必打对方的脸,以最畅快的方式。

    如果有人意图伤害,很简单,要了他的命就好。

    “我就想稳稳当当开个滴滴,但凡和你扯上关系,肯定要沾血。”

    夏凉拍了拍跪在地上的扑昌。

    “别紧张,我现在不会杀你。”

    “真、真的?你能保证?”扑昌激动的大鼻涕泡都摔出来了。

    “当然。”

    夏凉笑呵呵道。

    “我会先挑断你的手脚,然后再杀你,这样才符合我的行事作风。”

    “呃....”

    扑昌因太过害怕,直接咬到了舌头,鲜血顺着嘴角流了下来,开不了口也就不可能求饶。

    扑昌意识到眼前这个疯子真的会动手后,便用出最快的速度向外跑。

    逃!

    逃出这里就有一线生机!

    砰——

    摔倒在地。

    强烈的眩晕与疼痛让扑昌意识渐渐模糊,萧茜茜缓缓收回修长的美腿,然后继续看上面的吊灯。

    仿佛什么也没做过。

    “动作快点,再晚的话,一会修车厂下班了,还怎么给你付钱。”

    夏凉咧嘴一笑,首次意识到这个冷艳大波浪还有可爱的地方。

    ......

    坐上熟悉的位置,神清气爽,背后的别墅则燃起了熊熊大火。

    一共三十九人,全部在内。

    “你够狠。”

    “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我以前看电影的时候最烦好人多比比,然后坏人就能绝地反击,贱不贱啊,直接干掉就完了。”

    夏凉笑了笑。

    “你不怕大星公司报复你?它可不是普通的公司,里面的水很深也很浑。”

    “且不说我做的干干净净,就算他们想报复,来一个我杀一个,来一对我杀一双,没什么好担心的。”

    “那你就不怕我举报你?”

    “从我得知扑昌要挑我手脚后,我便决定斩草除根,要怪就怪我闲着没事把你拉来吧,大不了被举报了就跑呗,天大地大肯定有容身之处。”

    萧茜茜的嘴角泛起笑意。

    “你是吃定我决心把你拉入銮龙了吧?只要能加入,便不会有后顾之忧,企图伤害銮龙成员的人,即便杀了也没问题。”

    夏凉摇了摇头。

    “可惜,我暂时没有打算加入,今夜的事只是我率性而为罢了。”

    有那么一瞬间,夏凉也想把萧茜茜直接给灭口了,但理智告诉他,萧茜茜作为神秘銮龙小组的成员,身上不会没有隐蔽的定位和通信装备。

    贸然动手很有可能带来严重后果,再说,方才萧茜茜伸腿搬到扑昌已经说明一切。

    两人路边找了个地方停下来吃饭,结束后修车厂已经关门了。

    萧茜茜直接将钱转给的夏凉。

    送上门的钱不要白不要。

    夏凉也就手下。

    分别夏凉回了家。

    第二天晨间的温和阳光让夏凉渐渐醒来。

    打开手机最醒目的头条新闻。

    【南棒国当红明星扑昌与其三十八名助理在昨夜全部意外身亡,初步调查结果为瓦斯泄漏。】

    “瓦斯?看来是萧茜茜运作了。”

    就算被烧成焦炭,也还是能看出扑昌的四肢被挑断。按理说应该写成谋杀才对。

    打了个哈气后,夏凉准备新一天的生活,丝毫没有将这两天发生的事放在心上,拉着两位老两口到了南开路后,夏凉在个早餐摊喝着豆浆。

    “朋友,能送一只烟么?”

    身边传来有些忐忑的声音。夏凉回头一看,发现是个三十岁左右的西装男。

    戴着副近视眼镜,拖着个大皮箱,现在已经入秋,可他却满头大汗,不知是不是身体太虚。

    “没问题,火有么。”

    “不好意思,没有火。”

    眼镜男的笑容有些尴尬。

    夏凉将旁边的凳子搬过来。

    “小事,虽然我不抽,但是却有,给你点上。”

    “谢谢,谢谢。”

    眼镜男连连致谢。

    “我爹也是烟民,理解理解,再说一根烟罢了,又不是一块两块。”

    夏凉只是让对方不要客气,怎知这句话说完,眼镜男的表情有些愤恨,也有些扭曲。

    “我一直以为,这个社会是冰冷的,是吸血的,是毫无人情味的,我从家走到这里,沿路询问抽烟的人,可没有谁像你一样,呵呵,一根烟罢了,确实不是一块两块,但现在大多数人连它都懒得施舍。”

    啥意思?

    夏凉有点懵。

    这点小事还能升华一下?

    “兄弟,你既然瞧得起我,那我就在最后的时候跟你聊聊。”

    “我也算是名校出身,毕业后进入一家大型化工厂当个小领导,日子过得不错,也有一块八毛的存款,可那操蛋的银行竟然背着我弄了个什么理财,短短几个月,一毛钱都没剩下。”

    “我去找银行理论,他们却说是本人同意的,王八蛋才同意把自己的所有存款给别人用,还不是他们暗箱操作,现在的我身无分文,还不是他们暗箱操作,老婆也跑了,房子也没了,穷光蛋一个,连包烟也买不起。”

    夏凉安静聆听。

    谁都有自己的故事,区别只是好坏而已。

    遇到这种糟心事,换成谁都受不了。

    “哥们你也别太消沉,日子嘛,还得过,说不定哪天穿越系统加身了呢,直接妻妾成群龙傲天啊,所以别灰心。”

    眼镜男苦笑摇了摇头。

    “跟你说这些,就是想把一点小经验说出来罢了,什么时候都别信万恶的资本,好了,上路前跟你聊聊挺好的,至少到了那头也不会苦瓜个脸,我要去炸银行了,咱们来世有缘再见。”

    说完便拖着皮箱起身离开,夏凉傻呵呵的摆摆手。

    “祝你成功啊哥们。”

    随即又叫一碗豆浆,还炸银行。你当玩大表哥呢啊,可突然间他意识到了某种可能。

    被银行坑....化工厂上班...银行...大皮箱..

    “沃日!”

    夏凉‘腾’得一下蹦了起来,可左右瞧去,哪里还有眼镜男的身影。

    “喂!妖妖灵么?”

    “对没错,我要报案。”

    “有个哥们准备炸银行。”

    “什么行?就他要炸的行!”

    “他刚刚管我要了根烟,然后拖着个皮箱进去了,自己说是在化工厂上班,被银行坑了后想报复,你特么才语无伦次!老子跟你说前门楼子,你跟我说胯胯轴子。”

    “不来是吧?那我要炸银行行不行!赶紧来抓我,你大爷的!”

    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这是正常人的处世之道,也是夏凉的处世方式,但那也分什么情况。

    事情发生了无法改变,也没有必要改变的时候,冷眼旁观即可,反正也不欠谁的。

    可炸银行这种事,明明可以阻止却当做什么都没发生,夏凉万万不会这么做。

    挂了电话后,还觉得不保险,便又打了一通电话。

    “喂?云冰,没错是我夏凉,我有九成把握确定,接下来有人会炸银行。”

    有了夏凉做担保,云冰不得不办。即便是扯犊子开玩笑,那也得把话递上去。

    正当各部门引起重视准备出警的时候。

    市保卫厅收到了报案。一不法分子带着自制的高温炸弹进入银行。

    如果一个小时内,正在家里休假的银行经理不出现,就直接炸。

    没有反驳的余地。这一下整个新城的有关部门直接大地震。

    结合夏凉的举报电话,大家这才相信是真有疯子要炸银行,云龙迅速做出应对,同时亲自赶往滨海路指挥行动。

    等再次瞧见夏凉,他即便闹心也尽可能鼓起笑脸打招呼。

    “夏同志,这次又多亏了你报案。”

    夏凉摇了摇头叹息道。

    “刚才我要是上点心,或许就能阻止了,唉,谁能想到那哥们真的要炸。”

    一旁的云冰轻声安慰。

    “没关系,换做我或许都不会当真。”

    这时什么谈判专家拆弹专家特殊应对小组全部到位。直接将银行大门团团围住,狙击手也极力寻找目标。但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拱白菜,电影游戏发达的现代社会,是个人都知道躲掩体。

    “滚!老子不听你们这帮资本走狗的话!现在还有二十分钟,人再不到,老子就炸!”

    银行隐约传来眼镜男的大吼。随即谈判专家灰头土脸的走了出来,摇头叹息,之后又换了好几个,但依旧没有效果。

    眼镜男就是认死理,银行经理不到,什么都免谈,至于他要干什么,用屁股想都知道。

    绝壁同归于尽,要有点良心的话或许还能把无辜的人放出来,但银行肯定是废了。

    “狙击手还没有锁定么?”

    “犯罪分子躲在了柜台之后,喊话都是用喇叭,连根头发都不漏出来,狙击手根本没办法。”

    云龙气得牙痒痒,真就特么是多事之秋,两天时间,糟心事一个接一个。

    “你们凭什么带我过来!擒拿罪犯是你们的事,跟我这个良好公民有什么关系!”

    后方传来难听的公鸭嗓。一名地中海油腻男被两名制服架了过来。

    “我是云龙,你先别紧张,让你过来是帮点小忙,犯罪分子不见到你很有可能引爆炸弹,所以你必须露个面,当然我们会绝对保证你的安全。”

    云龙说话也够客气,没有上位者的盛气凌人和架子。

    奈何地中海使劲挣脱,大喊道。

    “凭什么?这事跟我有一毛钱关系么?你们直接冲进去打死他就得了!”

    地中海不配合,云龙当然不能来硬的。

    大庭广众的,周围还有记者,终不能把他硬生生给按进去吧。

    夏凉善意提醒道。

    “云叔,时间所剩不多了,他再不进去,眼镜男绝对会做傻事。”

    “爆就爆!反正我的钱也没存在里面,你们自己玩吧,恕不奉陪!”

    地中海挣脱开两边的制服,狞笑着拍了拍衣服,趾高气扬的样子。

    “说话可得凭良心,里面那哥们为啥炸银行,你心里没点b数?”

    夏凉淡淡瞥了他一眼。

    “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再——啊啊!杀人了杀人了!当官的杀老百姓了!”

    谁也没有料到,夏凉直接上前把地中海按到了车门上,玻璃碎了一地。

    “不好意思,我是个热心群众。”

    夏凉冷笑不已,随即看向云龙。

    “我跟眼睛男应该能说上话,这样,我领他进去。”

    还有这种好事?云龙大喜过望,恨不得上去抱着他亲两口。

    “不去!我死也不进去!啊啊啊——”

    又是一声惨叫。夏凉直接将地中海的左臂扯到脱臼,而周围的保卫者不是在看脚尖,就是望着天上的白云。

    “你看有人理你么,今天算你运气不好碰到了我,呵呵,老子最烦的就是你这种人。”

    新世纪的小老百姓。

    生活质量得到提高的同时,周边的危机也加深许多,有的时候老人会想,以前虽然吃的不太饱穿的不太暖,但最起码周围都有人情味。

    现在?一个电话过来都有可能掏空你的存款。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