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四章:九天灵猫,心死莫过于此

作者:洛亥字数:2954更新时间:2021-02-26 02:40:44
    血色的巨爪与墨色的戒尺相击,巨大的力量被无限压缩在两者相击的一点。

    “轰!!!”

    血色与墨色在一瞬间四㪚开来,强烈的劲风撕裂了周遭大地,这一击之下地面都有些下降。

    待烟尘散去,游方临与墨语老人临空对立。

    一人身后印照着那散发龙威的烛龙之影,另一人印照一柄巨大的墨尺。

    “小家伙,没想到你竟能逼出了老夫的印照,看来是老夫小看你了。”

    墨语老人的左胳膊不见了,就像是被野兽用爪子给撕下来了一般,几道巨大的爪痕残留在他的胸口与肩上。

    血,止不住的流。

    而游方临的样子也不太好,腹部的伤口才刚好,现在又被开了一个口子,右肩也被开了一个窟窿,半柄断尺正插在上面。

    “呵呵,小看我的代价可不小啊。”

    游方临抬手拔下了那半截断尺,面色有些苍白,回头看了看身后,见九天没事,脸色微微有些放松。

    “小家伙,我看你的状态也不太好吧。”

    墨语老人抹了抹了嘴角的鲜血,紧紧地盯着游方临。

    下瞬,墨语老人脚下一发力,眨眼间出现在了游方临的面前,抬起自己仅剩的那只手向着他抓去。

    游方临本能的侧身让开,反手一掌打本墨语老人们背后。

    “噗!”

    这一掌之下,墨语老人一口血直直地喷了出来。

    可他的嘴角却还挂着一丝笑容。

    不好!

    骤然间,游方临意思到了不对劲,因为墨语老人非但没有卸力反击,反而借着这一掌之力向着前方冲去。

    他的目标是九天!

    游方临妖力激荡,双腿一蹬,向着墨语老人追去。

    可惜当游方临想追上去的时候已经晚了,墨语老人已经抓住了九天,他手中的那半柄断尺正抵在九天的脖子上。

    “小家伙,别怪老夫使诈,现在你有两个选择。”说着,墨语老人的黑尺离九天的脖子又近了点。

    那意思不言而喻。

    见此游方临在离墨语老人不到五米的地方停了下来。

    “嘿嘿,这才对吗。”

    墨语老人吐了口嘴里的血,咧嘴笑了。

    “你想怎么样。”

    游方临的眯起了一个危险的弧度,身后的龙魂不安的燥动着。

    “不怎么样,要么你自裁,要么你杀了老夫,老夫杀了她。”

    墨语老人笑的十分危险。

    游方临眯着眼看着他,双手紧握着,心中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怎么样,小家伙,交易做不做?”

    墨语老人手中的黑尺又离九天的脖子近了些,丝丝的血珠随着九天那雪白的玉颈上流下。

    殷红的鲜血在九天的玉颈显得那么刺眼,而游方临身后的龙魂几乎暴走。

    “给你五秒来思考!”

    “五!”

    “四!”

    “三!”

    墨语老人的黑尺已经举了起来。

    “二!”

    黑尺落下。

    “一!”

    “哧!”

    黑尺入肉的声音传来。

    “吼!”

    “噗!”

    利爪入体的声音。

    “你!”

    墨语老人张了张嘴,双眼失去了神彩,缓缓的倒了下去。

    只见游方临用自己的后背挡下这尺,反手一爪捏碎了墨语老人的心脏。

    “扑通。”

    游方临抱着九天跪了下来,重重的喘着气,此时的他状态并不好。

    墨语老人临死之前的最后一击几乎切开了游方临的整个后背。

    “哈——哈——哈——,没想到我竟会这么死了呢,这才重来没……没两个月……呢……”

    游方临拄着自己的残剑,没有让自己倒下压到九天。

    此时的游方临的双眼缓缓失去了焦距,一切都变得模模糊糊的。

    “真,真不甘心呐……”

    游方临低着头,声音渐渐地弱了下去。

    他身后的印照也缓缓散去,化作了点点星光。

    “滴答!”

    游方临胸口的一滴血落在九天的额上,一弯血色的新月在九天的额头上缓缓浮现。

    “滴答。”

    又是一滴血液的滴落,又是一弯明月浮现在九天的额头与眉之间。

    在这片世界中罕见的刮起了风,风带着水气,一场小雨淅淅沥沥的下了起来。

    被雨水冲刷掉的不仅有争斗激起的烟尘,还有争斗之人的生命,以及被守护之人的心。

    九天是跪在游方临的身前捂着嘴哭的,她怕自己吵到了游方临。

    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止不住的流。

    九天捂着嘴让自己哭的尽量小声,可是看着自己面前的那早已流干了鲜血,失去了温度的人,她的心不知怎么的好痛。

    九天伸手想要摸一下游方临的脸,可就在即将碰到的时候又缩了回来。

    她不敢,因为她不原接受这个现实,九天情愿相信游方临只是累了,困了,睡着了。

    游方临是第一个对她露出善意的人,也是第一个妖。

    九天是孤儿,没有家人,被妖族的云香阁收养,从小到大被当成一个商品一样,只要顾主出价,不论要求她都要满足。

    后来她跑了出来,可是还没出城就被抓了回来,阁主直接将她卖到了军队。

    战争开始了,九天被压在了死人堆里,是游方临将她拉了出来。

    从那时候,从没有感受过善意的九天将自己最大的善意给了游方临,包括那只她记事起就带在身上的铃铛。

    就在几天前,游方临还坐在火堆旁给九天讲述外面世界的生活。

    信誓旦旦地说自己会陪她到走最后,可现在,只剩下了一具冰冷的躯体。

    “啊啊啊啊!”

    九天还是崩溃了,跪倒在游方临的面前哭的撕心裂肺。

    “为什么,为什么啊!”

    九天一拳一拳地砸着地面,她不甘,也不理,老天为什么要这样对她。

    “别哭了。”

    猛然间九天好像听到了游方临的声音,她抬起头看着四周似乎有些怀疑自己的耳朵。

    “游方临!是你吗?!”

    九天站起了身,对着四周喊到。

    一遍,两遍,三遍,没有回应。

    “呵,果然……”

    九天失望的坐在了地上,看着游方临,她恨,恨自己为什么那么弱。

    她恨自己为什么改变不了。

    “冉凉,久天,墨卫……”

    九天口中呢喃着这几个名字,心中的恨意以几何倍数增加。

    最后九天站了起来,将游方临好好的安葬了,在他的碑前磕了几个头后去向了北方。

    那是游方临的故乡,也是自己的目标,冉凉。

    就在九天离开安葬游方临的小土包不一会儿,一声悠悠的叹息从空气中传出。

    “唉,这丫头,把我埋那么深,看来爬出来的时候要废一番功夫了。”

    “真是的,她不知道龙的龙珠不碎是不会死的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