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82章诈死

作者:单丹丹字数:4616更新时间:2021-02-26 02:36:14
    红袖现在学聪明了,能不说话就不说话,横竖多说多错还不如不说。

    “娘娘恕罪,奴才愚笨!”

    裴静秋转身,嗔怪道:“少在这里装疯卖傻,你那些小聪明收起来!”

    都过去这么几天了,也没个反应。

    他夜北冥什么意思啊?

    没有一个回复吗?

    真是高高在上的祁王殿下啊,厉害的狠!

    “出去!”

    突如而来的怒气下了红袖一大跳,祖宗这又是哪里不对劲儿了,冷不丁来一下,怪吓人的。

    “奴婢这就滚出去!”

    裴静秋深呼吸一口气,算了算了,不生气,生气伤自己的身体,更关键的是自己生气,某些人还不知道。

    那就没必要生这门子气算了,真的好气。

    “夜影,出来!”

    没有人回应。

    “三个数,你若是不出来,我便……”

    裴静秋看着窗户,听到身后有声响,再看的时候夜影就出现在自己面前了。

    “祖宗!”

    裴静秋看着叶颖这一脸可怜样,一下子没绷住,扑哧一下笑出声来。

    “你主子死了吗?”

    这?

    夜影现在就一个感觉、很慌,特别慌。

    死还是没死?

    要不,死?

    “祖宗,主子半死了。”

    “你什么意思?”

    “主子身负重伤需在床养好几个月方才能动弹,如今还不能下床,单思念祖宗思念得很,这才半死。”

    夜影为自己的机智感到骄傲。

    “油嘴滑舌,少在这里哄骗我!”

    殿下名言:女人说不要就是要的意思,现在祖宗说不许哄骗就是继续哄骗的意思。

    “千真万确,殿下高热不退的时候还在念叨祖宗的名字呢,卑职可是亲耳听到的!”

    裴静秋心想,你那狗耳朵怎么那么好使?

    “夜影啊,夜影,你不是一直在本宫跟前儿待着吗?那是如何知道祁王殿下高热时还在喊着本宫的名字?”

    夜影一愣,一瞬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微微有些弄巧成拙的感觉。

    “祖宗,这件事情是真的,您要卑职怎么证明嘛?”

    裴静秋剜了一眼夜影,道:“今天晚上本宫要过去看看,你去准备一下!”

    夜影悄咪咪咽了一口唾沫,不敢说什么,祖宗现在月份大了,胎儿稳定了,过去的话殿下应该会很开心!

    “卑职这便去准备,祖宗不如先用了老母鸡汤,待夜色昏暗了,咱们过去。”

    “滚吧!”

    好嘞,正求之不得呢!

    月上柳梢,朦朦胧胧的看不真切,火星子忽然在太子府的角房里蔓延。

    伴着料峭的东风,火势逐渐蔓延,待到守夜的宫人发现的时候,太子府的东南角已经变成了滔天的火势。

    “走水了,走水了,快来人哪!”

    只是这声呼喊却是无济于事,太子现如今被关押在天牢,算是树倒猢狲散,除了夜北冥安排在裴静秋身边的那伙人,哪里会有人来救这火势汹汹的大火呢?

    就在火势疯狂蔓延的时候终于引来了众人的关注,京都卫的人终于赶到,只是无人关注到翻墙而走的三人!

    裴静秋如今肚子大了,偶尔还能感觉到小家伙在肚子里面调皮捣蛋。

    “这个墙太高了,我如何能翻得过去?”

    夜影心中暗下决心,道:“祖宗,咱们走狗洞肯定是不行的,红袖背您过去如何?”

    “红袖?背得动吗?”

    “祖宗放心便是,流星锤那女的都甩的动!”

    红袖一阵子白眼都要翻上天,虽然夜影这个人说的是实话。

    “为何不能走正门?”

    “祖宗,现在不是解释的时候,殿下已经布置好,您总不能一直在太子府待着。”

    “废话真多,快走就是了!”

    夜影:???

    算了,我就是受气包,殿下看不顺眼骂我,祖宗是没有理由骂我。

    “你先过去,以防万一!”

    “红袖,你好好同我讲话!”

    红袖嗤了一下,甩了甩拳头,就差一拳头论上去了!

    这会儿是满脸不乐意,以前别人说她舞得动流星锤的时候,心里面还很开心,现在却是一点儿都不开心!

    红袖和裴静秋面对面的站着,一脸慎重,道:“小姐,您要是害怕的话,闭上眼睛!”

    “这有什么好怕的?你真以为本小姐不会轻功?”

    夜影从墙头上冒出头来,问道:“祖宗,咱还走吗?”

    裴静秋闭上眼睛,只觉得腰间一轻快,耳旁有快速掠过的风。

    紧接着,人就落地了。

    “祖宗,您可以睁开眼睛了!”

    裴静秋睁开眼睛,眼睛里满满是兴奋的光芒,惊喜的说道:“本宫还想再试一次!”

    红袖的脸色顿时十分精彩,试探着说道:“祖宗,您肚子里有宝宝!”

    红袖话音刚落,夜影就在一旁补充道:“祖宗,咱们可以尽快过去,说不定还能听到殿下念叨您的名字!”

    “你们两个!无趣的很!”

    “是是是,祖宗说得对!”

    太子府和祁王的府邸相距甚远,转门找了舒适的马车过来,车厢很大,裴静秋进去的时候,里面竟然还有人。

    “这是哪般?”

    “以防万一,遇见盘查的,遮挡一二!”

    马车里准备了不少吃食,酸溜溜的山楂裴静秋看着看着就吃了一小盘儿,横竖马车上的人是谁自己也不认识,还不如安安静静的吃点儿,一会儿好休息!

    丑时刚过,一辆马车就在祁王府前面停下,红袖早就换上了衣服,一身黑色劲装,完全看不出是在太子妃跟前儿俯视的小丫头。

    “小姐,小姐?”

    红袖唤了两声,马车里面竟然没有应答,迅速和夜影交换了眼神儿,两人不约而同的掀开马车帘子,往里看去。

    待到看清里面的情景时,一颗悬着的心顿时放下了,祖宗只是睡着了,没有应声而已。

    “从侧门进去了,这样叫祖宗多睡一会儿。”

    夜影点头,算是同意了,因为现在这个时候叫叫醒睡着的火山并不是一件明智的事情。

    没过多久,两人又遇到了一个难题。

    “外面更深露重,若是着凉了了如何?”

    “你抱进去啊!”

    红袖不甘示弱的反击道,早就看夜影不顺眼了,这人说话夹枪带刺儿,一顿讽刺。

    “你有本事和我在这里称口舌之力,你怎么不叫醒祖宗,让她进去休息?”

    红袖抱胸而立,冷笑道:“你一个大男人有什么好害怕的,你怎么不去叫?”

    “你,你……你一介女流之辈,我不同意一般见识!”

    夜影一句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闷葫芦嘴瓢,这会儿忽然想念苏北沪。

    “你大男人,你倒是上啊!”

    两人你推我,我推你人没叫醒,倒是把裴静秋给吵醒了。

    “你俩在外边做什么呢?”

    红袖和夜影不约而同的在心里想到,哪里做什么了,把您叫醒不敢;直接抱您,怕把命都抱没了。

    “到地方了,祖宗可是要下去休息?”

    “正好我也累了,有事情明天再说吧!”

    夜影觉得,有时候吵架也是好东西。

    “卑职这边去回禀!”

    裴静秋走下马车,懒懒的打了个哈欠,浑不在意,由红袖扶着回房了。

    夜影一阵零乱,祖宗你不去看看殿下吗?

    *

    门口传来有一阵脚步声,气息不匀,脚步深浅不一。

    躺在床上的夜北冥嘴角不由得浮现一抹笑,这臭女人终于来了。

    鼻尖儿仿佛闻到了淡淡的甜香。

    在这一时刻,一切声音被无数倍的放大,吱呀一声门开了,没由的心跳一阵变快。

    夜北冥眉眼紧闭,没眼睛皱成一个浅浅的窗子,仿佛在表示自己很疼很疼,还故意将被子往下扯了扯,露出受伤的胸膛。

    等了好几息的时间,也没等过来关心。

    “殿下!”

    夜影不是裴静秋,他自然能听出来自家殿下呼吸紊乱,气息长短不一。

    “祖宗睡下了!”

    躺在床上的夜北冥一下子睁开眼睛,好看的眼睛瞬间射出无数道冰霜,难以置信的问道:“睡下了?”

    “时辰太晚,祖宗身子疲乏,一下马车便回房休息了。”

    夜影都没敢说,实际上在路上就睡得很香甜了。

    “就没有过来看看我,没有问过你吗?”

    夜影艰难地摇了摇头,只觉得周遭的气温更低的,若是眼神有力量,这会儿自己怕失命丧黄泉,撒手人寰了。

    心里忽然有些难受,饱胀的喜悦,这会儿全都冲散,心都要凉透了。

    原本还狠狠的夸赞夜影机制,知道相思病,知道说好话,这会儿忽然觉得他真是蠢笨如猪。

    “你还在这干什么?”

    夜影一脸的疑惑,道:“太子府那边的事情如何处理?”

    夜北冥只觉得辛苦窝着一处火儿发也不是,不发也不是。

    都怪肚子里揣着那个团子,好不容易能见他,结果因为肚子里那家伙……

    “事情没有办妥吗?”

    “回殿下,贴身伺候祖宗的几个小丫头并不知情,火势变大的时候,已派人提醒过,无性命之忧。只是这尸体……”

    “这件事情无需担心,找咱们的仵作过去验尸,口鼻处的烟灰做的仔细一些,别被发现了!”

    夜影觉得自己好难,抓住仵作一通威胁,所有事情都解决了。

    “找来的尸体没有问题吧?”

    “刚好城中村那边有一位孕妇,腿上出了花斑,没撑过十二个时辰人便去了……”

    这件事情出的及时,匆忙之间做的安排,也算是祖宗有福气。

    若不是肚子里怀着,依照皇上的性格,想必早就下手弄死了。

    月份儿对得上,至于别的事情便在控制范围之内,夜北冥倒是不担心,只是贴身伺候的几个小丫头有些棘手。

    “派他们的人盯好裴国公府,暂时不要知会裴国公。”

    “卑职明白,”夜影稍作停顿,继续说道,“殿下,如今我和红袖都在府中,不若叫红袖赶忙回太子府,这其中若是出了什么问题,也好有个应对之策!”

    “此等问题还需过问吗?”

    夜影觉得自己真是难上加难,祖宗怼完红袖怼,红袖怼完殿下怼,见到苏北沪这个憨批,还不知道怎么嘲笑自己呢。

    “卑职告退!”

    憨憨不配有春天,是自己不配!

    “回来!”

    夜影脚步一顿,莫不是殿下听见自己心内的吐槽了,僵硬的转过身子,问道:“殿下,可是又什么事情需要卑职去做?”

    “滚吧!”

    夜影:????

    哼,实在是太过分了,早就想走了!

    “待苏北沪回来,你和他对接一下!”

    夜影忽然觉得好幸福,伺候祖宗这个活儿并不是轻松活儿,实在是压迫自己这脆弱的小心灵!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