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六道与魔盒1

作者:最爱你的班主任字数:2730更新时间:2020-08-01 22:06:46
    古玩市场里,没有小说电视剧里,那样处处可以淘到宝,捡到漏,一夜暴富。

    这样的案例也有,但非常非常少。

    至少一路逛下来,安洁尽是摇头。潘磊也跟着瞎逛了一路,才在一个角落里先到了目标。

    这是一个满是皱纹,猥琐的老头子,有着两撇山羊胡,头发因为太久没洗,胡乱地搭在一起,像个鸡窝头。

    “这个老头,好像要倒大霉了。”安洁看了一眼,随口说道。

    潘磊看着他的摊位上,尽是泛着铜锈的金属器皿。

    “老爷子,这个怎么卖?”潘磊蹲下来,拿起一个像小刀,又像钱币的东西问道。

    “春秋战国刀币,10万!”老头头也不抬地说。

    潘磊点了点头,又拿起一个小酒樽问道:“这个又怎么卖?”

    “五十万!”老头又道。

    “这些都是真的吗?”潘磊好奇地问道。

    “真不真,看你自己的眼力。这是古玩届的规矩。”老头没好气地说。

    潘磊闻了闻沾了这些“古玩”气息的手指,正要反将一军的时候。不料安洁快速扫视了一眼摊位,无比认真地说:“老爷爷,你这些都是假的。你一定也是受害者,赶快报警!”

    老头愣了好长一会儿,才站了起来,勃然大怒道:“你们欺人太甚!凭什么说我的卖的都是假货!”

    老头的声音太响了,引得周围摊位的人纷纷侧目,不少打扮得花里胡哨的年轻人正往这边走来。

    “气味。你这是用烟熏和浸泡厕所的方法做旧的。尽管很像,也尽力去除了味道。但我还是想说,你的手法已经落后了。”潘磊淡然地说道。

    “什么落后?我听不懂!”老头提溜着眼珠子,依然怒气冲冲地说,“我老梁经营这个摊位已经十几年了,每一样商品都是我千辛万苦,九死一生淘来的,怎么可能是假的?”

    潘磊摇着头,继续说:“证明方法很简单,我拿你地摊上的货找司法鉴定中心验一验就知道了。如果是假的,基于你行骗了十几年的事实……按照目前刑法算的话……你将面临至少二十年的刑期与数百万的罚款。”

    周围的摊贩和围观的人倒吸了一口凉气。

    “你,你可别吓唬我,”老梁的脸色有些发白,眼珠子却再一转,说,“社会有社会的规矩,古玩也有古玩的规矩。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事,这能叫骗吗?不懂就别乱说。大家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就是!这位警官,我们一没偷二没抢三没害人,凭什么管我们的事儿?”

    “就是!”

    ……

    老梁等人群声音最鼎沸的时候,又呵呵一笑:“再说听你的口音不是本地人吧?跨地执法,这可是大忌!”

    安洁最先受不了这个语气,当场想要反驳,就被潘磊摆摆手拦下了。

    潘磊习惯性地把手伸进外套内兜里这个动作让老梁脸色一变),却摸了个空。潘磊露出了一个落寞的笑容,说:“老梁同志,看来你很紧张嘛。以前是不是犯过事儿?”

    “没……绝对没有!我可是大好公民!”老梁黝黑的脸上满是坚定。

    “是嘛……”潘磊看着老梁,似笑非笑地说,“梁国光,风水堪舆大行家,八十年代的时候,是岭南一带风水圈子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大师级人物。每天求他堪舆风水的人不知凡几,政府甚至还派遣了一队士兵保护他的安全。但是,九十年代初,正大红大紫的时候,他突然宣布金盆洗手,从此世间再难有他的踪迹。”

    周围的人大部分都听傻了。

    “这梁国光做过什么?有那么厉害吗?”一个小伙子问出了在场许多年轻人的心中的疑惑。

    毕竟是是吃古玩这口饭的,还是有不少老一辈的人,眼前一亮,想了起来,但是张开的嘴又马上闭上了。

    “什么情况?张老板,平时你的嘴皮子不是很溜嘛,怎么突然哑巴了?”

    年轻人口中身宽体胖的张老板,见目光都集中在了他身上,才难为情地轻“咳”了一声,说:“当时他的确很出名,但是他服务的那些人更特殊……”

    “怎么特殊了?”又有人忍不住问道。

    张老板边说边环顾四周,见没什么特殊的人,伸手指了指天,又指了指地,忌讳莫深地说:“当年打下这片天地的人……”

    这下其他人都不敢说话了。

    只有安洁发出了两声意味不明的“呵呵”声。

    之前提问的年轻人又忍不住问道:“可是他为什么要金盆洗手呢?”

    张老板摇了摇头说:“这个恐怕只有他本人知道。”

    潘磊深深地看了一眼看着老梁说:“是啊,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然后,不少人顺着潘磊的目光,将视线投在了老梁的身上……虽然形象差了点,但是年龄、姓氏倒挺符合……

    老梁被说得一愣一愣的,半晌才反应过来说:“等等!你们不会怀疑那个传说中的梁国光是我吧?如果我有那么能耐,还在这里摆地摊?”

    “也是。”不少人失望地离开了。

    “你当然不是他了,这个我早就查过了。”潘磊说完,最后一批围观群众也有了。

    老梁又反应了过来:“好啊!感情你是利用这个故事让听众失望好支开他们的吧?”

    潘磊笑着说:“对,也不对!难道不你好奇,自己跟那位堪舆大师真的一点关系也没有吗?”

    “没有!怎么可能有!”老梁斩钉截铁地说,倒让潘磊一时间有些语塞。

    安洁似乎想起了什么,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小卷纸念道:“梁有位,你可否记得,小时候闹饥荒的时候,家里人把哥哥卖了换粮食的事?”

    “没……”老梁刚想否认,突然长大了嘴,瞪大了眼睛,许久后才继续说:“应该不是……不会这么凑巧吧……怎么可能呢?……”

    潘磊好奇地伸头看了一眼安洁手中的纸条。可惜只来得及看到“周庄”两个字,卷纸就被安洁收起来了。

    他不在意,也没有继续询问的意思,转头对老梁说:“是不是,等见过面,当面核对信息不就知道了。”

    “好。但是要怎么找到他?你帮我?”

    “当然……但是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作为交换,你必须告诉我一个人的消息。”

    “谁?”

    “周庄最后出现的地方!”

    “他……”老梁突然闭口不言,脸色变得极差。

    “怎么了?是有什么难处吗?”潘磊皱着眉头问道。

    “这……唉,”老梁深吸了口气继续说,“不是我不想说,而是知道的人……他们……都……”

    “都怎么了?”安洁看他吞吞吐吐的,忍不住问道。

    “都死了!”老梁脸色煞白,压低了声音说道。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