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七十六章 夫妻

作者:逍航字数:3809更新时间:2021-01-15 09:15:26
    彩霞问:“你去香港苏博士和你妈没问你是跟谁去的?”

    红丽说:“我跟他们说的是去上海,没敢说去香港。”

    彩霞不解,问:“为啥不说去香港啊?”

    红丽说:“去香港只有两种可能,一是跟旅游团去;二是自己去。我要说是跟哪个旅游团去的,到旅游公司一查,非露马脚不可;我要说是自己去的,几乎不可能,因为办手续特别困难。”

    彩霞说:“你个鬼,越来越精了。”

    红丽说:“不小心不行,要是让士华知道了说不定会咋样呢!”

    小倩说:“咋样?凭你的美貌,他肯定舍不得跟你离婚。”

    红丽说:“那可说不准。”

    彩霞说:“小倩说的有道理,我有个远房哥,嫂子是歌舞团的,长得又年轻,又漂亮。

    五年前,当我哥发现嫂子有情人时曾经生了很大的气,不光跟我嫂子吵,还嚷着要离婚。

    可是,当我嫂子真要跟他分手时,我哥却说啥也不离了,不但跪着跟我嫂子承认错误,骂自己心眼儿小,而且答应我嫂子,说她今后有交朋友的自由。我嫂子这才没离。

    从那儿以后,我哥还真说话算话,若是我嫂子把男人领回家,他就借故躲出去。我嫂子的情人从来没少过5个。

    现在,我哥对我嫂子有情人这件事不但完全接受了,还家务全包,把我嫂子伺候得跟公主似的。”

    小倩说:“男人就这样儿,有时候看着像老虎,其实大多数都是病猫。

    苏博士若是知道了你跟李老板的事开始肯定也生气,不过,只要你软硬兼施,把女人的手段用出来,最终他还是非跪倒在你的石榴裙下不可。

    今后你家里有个丈夫,外面有群情夫,真是太美了。”

    红丽红着脸,说:“只有一个。哪……哪有一群哪?”

    小倩说:“一群就是从一个开始的。凭你的美貌,想没有一群都不行。”

    彩霞说:“我饿了,咱们快去吃饭吧!”

    红丽说:“我请客。”

    三个人从小倩的住处出来就去了饭店。点完菜服务员刚离开,彩霞就迫不及待地问:“快说说,李老板咋样?”

    红丽问:“啥咋样?”

    彩霞说:“跟苏博士比,在床上他俩谁强?”

    红丽说:“在床上……说实话,若论床上功夫李强差远了,十个加起来也不如士华一个。”

    彩霞面带惊异,问:“真能差那么多?”

    红丽说:“真的。”

    彩霞问:“差在哪儿?”

    红丽说:“跟李老板第一次做是到香港那天晚上。吃完年夜饭回到宾馆不久他就去了我的房间。我本以为他看上去挺男人的。”

    小倩问:“是不是他太紧张,或者太激动了?”

    红丽说:“没有。”

    小倩说:“李老板明显不能满足你,为啥回来没让士华补上呢?”

    红丽说:“我当然想让士华补上,可晚饭后去书房叫了他好几次,他说他正忙着弄一个材料,得晚睡。结果我回卧室在床上等着等着就睡着了。

    今天早晨我睁开眼的时候天刚蒙蒙亮,士华不在,我到书房一看,他又忙上了。”

    小倩说:“看来,他的气还没消。”

    红丽说:“不会吧?我看他挺……挺正常的。”

    小倩说:“正常?小别胜新婚。你们分开六七天,按理昨晚他应该迫不及待,如狼似虎,没足没够才对。”

    彩霞说:“小倩说的有理。大过年的,他说弄材料完全是借口。”

    红丽说:“那咋整啊?”

    小倩说:“没事儿,你稳住,他气消了之后自然就会求你了。”

    红丽说:“他气要是不消呢?我……我可受不住了。”

    小倩说:“你放心,他就算有气也已经出完了,今天晚上肯定向你示爱求欢。”

    彩霞说:“既然李老板外强中干,你以后就别跟他了。”

    红丽说:“那可不行,我还指望他帮我呢!”

    小倩问:“帮你干啥?”

    红丽说:“开公司。我也想开公司。要想挣大钱,非得自己开公司不可。”

    彩霞问:“他能帮你吗?”

    红丽说:“能。在香港的时候我已经跟他说了,他也答应了。”

    小倩说:“那时候他要玩儿你,为了讨好你,自然答应你。现在玩儿过了,是不是真帮你就难说了。你可别忘了,越有钱人的心越黑。”

    红丽说:“我知道。”

    彩霞问:“你跟家里说去的是上海,士华和你妈没怀疑吗?”

    红丽说:“没有。为了让他俩相信,我说我坐船游了黄浦江,去了外滩,还说我逛了好几家大商场和好玩儿的地方。”

    彩霞说:“你又没游过上海,说那么多不会有破绽吗?”

    红丽说:“不会。我没去过,士华和我妈也没去过。”

    彩霞说:“你肯定是妖精变的。这样下去,将来苏博士非的让你骗死不可。”

    红丽笑了,说:“我骗他不光是为了我自己,也是为他好。”

    小倩说:“夫妻之间确实需要这种善意的谎言。”

    红丽说:“对了,我妈要是给你俩打电话问你俩知不知道我去上海,你俩就说不知道。”

    彩霞问:“你妈为啥要打电话问我俩呀?”

    红丽说:“不相信我呗!昨天她曾经问我去上海你俩知不知道,我说不知道。我怕她找你俩核实。”

    小倩说:“我看出来了,士华好骗,你妈难骗。”

    红丽说:“让你说对了。士华的心思大部分都在工作上,而我妈却天天用眼睛盯着我,夏天跳舞不就是她跟踪发现的么。”

    彩霞说:“你妈傻,哪有亲妈看着女儿的?要是我妈是你妈就好了,不但不会看着你,还会帮你遮掩,甚至会教你。”

    红丽问:“教啥?”

    彩霞说:“教你怎么才能引起男人注意,教你如何欲擒故纵,教你用啥方法瞒过丈夫,教你……你需要什么她就能教你什么。”

    小倩说:“不用教,跟男人打交道多了,自然就成专家了。”

    红丽说:“我发现性确实奇妙,不但能让自己快活,还能通过它控制和支配男人,不好好利用真是白瞎了。”

    彩霞说:“那对呗!”

    小倩说:“我也得赶紧结婚。”

    红丽问:“你不是说得过了二十五,等玩儿够了再结婚嘛,为啥又着急了?”

    小倩说:“我发现丈夫和情人互补比只有情人好。”

    红丽问:“你想找个啥样的?”

    小倩说:“得有钱,长得帅,最好是外国人。”

    彩霞说:“为啥找外国人哪?”

    小倩说:“找外国人的好处有两个:一,能随他去国外;二,有利于我跟情人交往。”

    彩霞说:“能随他去国外我理解,有利于你跟情人交往是咋回事啊?”

    小倩说:“第一,中国男人大多小气,观念也陈旧,一旦发现妻子有外遇就跟火上房似的,让人受不了。外国人就不一样了,据说当丈夫无法满足妻子的时候,帮妻子找情人的也有,特别能包容;

    第二,嫁给外国人,自己可以利用探亲的机会放心大胆地玩儿,无论有多少情人他都不知道。”

    彩霞说:“就你主意多。”

    红丽问:“彩霞,你呢?”

    彩霞说:“我心目中的男人第一得彪悍,最好带点儿野性,那才够味儿;第二得有钱,让我随便花;第三得百依百顺,啥都听我的。”

    红丽端起酒杯,说:“这么说你们俩也快了。好,为了你们俩的心愿能早日实现,干杯!”

    三个人把酒杯碰在了一起。

    红丽晚上准时回到家,一进门就问给她开门的谷玉兰:“妈,士华回来了吗?”

    谷玉兰说:“早就回来啦!”

    红丽问:“门口儿咋没他的鞋呢?”

    谷玉兰说:“他的鞋在阳台上,我正擦呢。”

    谷玉兰去了阳台,红丽进了衣帽间。放完衣服红丽没回卧室,直接去了书房。

    苏士华正坐在椅子上看书。红丽从后面搂住他的脖子,在他脸上用力亲了一下。

    苏士华把手抚在脸上,说:“我正忙着。”

    红丽说:“一会儿吃完饭你就洗澡,今天一定要早睡。”

    苏士华摇了摇头,说:“我有事,恐怕不能睡那么早。”

    红丽说:“啥事啊,明天再办不行吗?”

    苏士华说:“有几个数据急等用,今天必须得算出来。”

    红丽不乐意了,说:“你就知道扫兴。昨晚我就想跟你亲热,可直到现在还一次都没做呢!”

    苏士华说:“多休息几天对你有好处。”

    红丽压低声音,说:“我不管,今晚不但得做,而且最少得做三次。”

    说完离开了书房。苏士华摇了摇头,把上身靠在椅背上,想:“红丽不光谎话说得自然,作假也天衣无缝,若不是王玥把她的情形全都说了,自己又亲眼看她跟李老板在一起的情形,真不知会被她骗多久。”

    又想:“红丽的妈妈若是知道她跟李老板的事,说不定会气成啥样儿呢!唉,都说龙生龙,凤生凤,那么自爱,自强,自尊,自重,本分诚实的妈妈,咋会生出这么虚伪,放荡的女儿呢?”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