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章 尸体

作者:冷夜残字数:3815更新时间:2020-11-22 06:07:30
    “今日天气状况良好,3级微风,非常适合您与您的家人一同出游……”电视机当中,早间新闻的主持人正做着她那标准型的开场白。

    厕所的们突然被打开,一个体型微胖的人刷完牙走了出来,用余光瞟了一眼躺在沙发上看电视的那个青年。

    “这么早就起来看电视啊,北陌。”

    林北陌点了点头,可他的目光却一刻都没有离开过电视机:“对啊,今天我要去我叔那里打杂,你知道我的专业,迟早也要接触到这些的。”

    胖子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笑了笑,开口说道:“我要是你夏伯,知道有你这么个免费劳动力可以利用,我肯定也天天让你去帮我忙,嘿嘿。”

    林北陌正想反驳几句,可那胖子看了眼手表,突然说道:“算了,先不和你聊了,今天是徐教授亲自授课,他可是我们全校最厉害的生物教授,我得先提早去抢一个好位置才行。先走啦,回见。”

    林北陌答应一声,正准备说再见,却只是听见了一道关门声。他无奈的摸了摸鼻子,继续抬头看着电视。

    过了没多久,他放在一旁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拿起手机看了看显示的那个名字,按下了接听键。

    “喂,夏伯。我已经准备好了,现在就在楼下等着呢!”

    “臭小子,我还不了解你?赶紧给我下来,我就在楼下等着你。”

    看到自己谎言被揭穿,林北陌一点也不尴尬,只是讪笑两声之后说道:“我马上到。”

    飞速下楼之后,林北陌看着周围空无一物的街道,在风中有些凌乱。又等了将近五分钟,一辆巡逻车才缓缓驶来。

    看着这辆巡逻车,林北陌不得不由衷的感叹一声,姜还是老的辣。

    夏伯已经年过半旬,身子骨倒丝毫不必一般年轻人差,只不过发色已经开始变得有些斑白。他年轻的时候在部队呆过好几年,后来退伍了选择成为一名人民巡捕,继续为国奉献。

    刚上车,夏伯就甩过来一台照相机以及一张工作证。

    “工作证给我戴好了,我可不希望到时候那帮兔崽子们和我报告说抓到一个到处乱转行动可疑的记者。”夏伯开了个玩笑,不等林北陌说话,他打开了林北陌面前的抽屉,开口说道:“这里面有一次性的手套和口罩,一会儿记得戴上。”

    这下轮到林北陌有些吃惊,小声抱怨道:“啊?还要戴口罩?会呼吸不过来的!”

    “嘿嘿,不乐意啊,那你一会儿也可以选择不戴。”夏伯嘿嘿的怪笑两声,随即正色道:“小陌,你应该还没吃早餐吧。”

    林北陌被弄的有些莫名其妙,不过还是半开玩笑的说道:“还没呢,夏伯你不会是打算请问吃早餐吧,那我可恭敬不如从命了!”

    “嘁,臭小子想得倒美。我听那群兔崽子说场面有点血腥,我怕你吃了早餐待会受不了吐我车上。”

    林北陌有些嗤之以鼻,自己好歹也算是二十一世纪的新青年,啥名场面没有见过?私底下看过的小电影都不知道多少了,血腥?虽然电影和现实是有些出入,但是想来差别并不会不很大。

    “马上就要到了,你注意下。我还是建议你把口罩戴着。”夏伯盯着林北陌的眼睛,开口说道。

    “知道了知道了……”林北陌不以为意,不过他还是在下车前从抽屉里面把手套和口罩拿了出来。下车戴上白色的手套还有证件,口罩被拿在手中的林北陌跟着夏伯走着。

    车停在马路边,绕过两个弯穿过一条小巷子之后,这里的路口被警戒线拦了起来。林北陌抬头望了眼天上,四周都是不高不矮的居民楼,不过这些居民楼都是新建的,想来这附近应该没什么人居住。

    警戒线的里面有两名巡捕正在巡视着,看到夏伯走过来,其中一个过去打开了警戒线,扫了眼佩戴证件的林北陌,便是放行。

    “小方,说一下具体的情况吧。”夏伯开口,对着那个巡捕说道。

    “好的,夏头,还请跟我来。”方正明点了点头,他的眼神中有一抹惊骇一闪而逝。虽然很快就消逝了,不过还是被细心观察的林北陌被捕捉到了。

    “死者是一名男性,年龄大概在50~60岁之前,不过时间有限,周围也没有遗留下他的身份证件,暂时无法辨析他的身份。同样无法联系到他的亲属,小周已经去调取周围监控录像了。”

    “死亡时间呢?”夏伯皱了皱眉头,尚未知道死者具体的死亡时间便去调取监控,这无非会浪费大量的时间。

    “推测死亡时间是在今日的凌晨三点到四点左右,具体时间尚不明确,法医正在赶来的路上。”方正明开口说道。

    夏伯点了点头,随后又开口说道:“死亡原因呢?还有现场的第一目击人在哪里?”

    “第一目击人已经前往局里录制口供,至于死者的死因……”方正明顿了顿,面色变得十分凝重,酝酿一会之后说道:“死者死于犬类撕咬,致命伤推测是脖子。该男子是被犬类生物活活咬死的,而且他的尸体有些……有些奇怪。”

    奇怪?林北陌皱了皱眉,实话说被犬类生物咬死本身就很奇怪,目前犬类伤人时间虽然不少,但是大多数只是咬伤,并无咬死的案例。

    说话间已经到了目的地,尚未靠近尸体,但是周围的血腥味已经比较浓郁了。越靠近尸体血腥味便越浓郁,这其中还夹杂着一丝丝不知从何而来的腐肉的臭味。

    林北陌只觉得有些反胃,干呕的几下。他总算明白为什么之前夏伯怕他会受不了了,他的面色变得有些苍白,紧了紧手中握着的口罩,几次想要将其戴上,最后还是放弃了。

    迈着沉重的步伐走了过去,林北陌这才看清楚了死者的整个全貌。死者浑身上下遍布咬痕血肉模糊,零碎的几块皮肤已经被咬的完全贴合在了一起,完全看不清出他的面容,因为他的面部满是抓痕。

    除此之外,尸体的右手消失不见,只留下了点点碎骨。在不远处的地面上,一节断掉的大腿赫然摆在那里,地上还残留下类犬科生物的脚印。林北陌压下心中的不适,走了过去。这条大腿有一大半的血肉消失不见,只剩下零星残碎的点点肉沫或粘在骨头上,或滴落在地面。

    林北陌内心不由得有些发毛,这哪里是被咬死这么简单,分明是被类似于饿狼的动物给吃了!在哪生物吃饱之后才离开,而它的食物赫然是那条残破不堪的大腿。可是又说不通,这里是城市不是草原山林,哪里来的狼?

    林北陌虽然有些抗拒,但是他还是忍着观察这具尸体,并且拿着照相机开始拍照,这是他此行的任务之一。可是就在他仔细查看之下,才发现这具尸体的不同寻常之处。他的眉头越邹越紧,在某一刻拿出手机开始查找着什么。

    “你也发现了?”夏伯稍微有些诧异,一是他没想到林北陌居然可以在这种血腥的环境之下保持冷静,二来是因为他更没料到林北陌的眼神如此犀利,居然可以看出这具尸体的与众不同之处。

    “嗯。”林北陌有些凝重的点了点头,随后向一旁站着的方正明开口询问:“方警官,你刚才说估计死亡时间是凌晨的三点到四点对吗?那这个时间是源于……”

    “源于第一目击证人,他之前和我们口述的时候说他但是正在熬夜追剧,在大约三点到四点的时候他听到楼下有狗在狂吠,持续了将近有二十分钟。等到六点他打算出门买早餐,路过这条路时闻到了血腥味,走近发现了死者并报警处理。”

    “是这样啊……”林北陌沉思一段时间,点了点头,随后从背包中拿出一张证件,将其递给方正明并开口说道:“方警官,这是我的资格证,我希望可以见上第一目击证人。”

    方正明拿过证件仔细的看了起来,确认是真的之后并没有开口说话,反而是抬头看了一旁站着的夏伯,夏伯对他点了点头。方正明这才了然于心,开口说道:“我会安排时间你同第一目击证人见上一面。”

    “谢谢。”林北陌点了点头,把自己的证件拿了回来,随后扭头看向尸体开口说道:“现在正值夏季,夜晚温度哪怕再低也会在25℃以上,若是正常的大面积出血根本无法在短短的几个小时内完全凝固,况且这些血液已经开始变得有些发黄,就像……”

    “就像一具已经死亡超过十二个小时的尸体,血液失去纤维蛋白导致发黄,通常需要十二个小时的时间。”夏伯开口,作为巡捕,并且是巡捕队长,这些常规的生物知识他还是了然于心的。

    “其次,你们看死者被咬断的大腿,从死者身上的咬痕来看,大概是一只中型犬类,我刚用手机查了查资料,中型犬类的咬合力大概在65-80Kg之间,而这种咬合力,是不可能直接将人的盆骨直接咬碎,将大腿分离。”林北陌晃了晃手上拿着的手机,继续说道。

    “还有一点,早在刚靠近的时候我就闻到了一股腐尸的味道,死者死亡不过3~4个小时便开始腐烂并且到如此程度,这明显不符合常理。就算是将其放在细菌容易滋生的环境当中,也需要大概一天的时间才会开始腐烂,这完全违背了我们的认识。”方正明开口说道,他的面容也尽是凝重,他做刑警有十余年了,见过各式各样的尸体有将近百具确实头一次见到这么诡异的尸体。

    “我正要说来着!”林北陌有些小声嘀咕。他虽然也是一脸凝重,但他却不甘示弱,他此时内心充满的,出了疑惑之外更多的是兴奋与对未知的一种求知的欲望。

    “其实还有一点……我觉得你们可能都忘记了。”

    就在此时夏伯突然开口说道。林北陌与方正明都扭头看过去,只听见夏伯幽幽的开口说道:

    “狗……是不会吃人的!”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