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26 自作孽不可活

作者:听澜本尊字数:2765更新时间:2020-04-09 09:33:28
    来到院子里,陈宝赶紧迎过来,“少爷,没事吧?”

    “今晚我要用后院”,我说,“任何人不能靠近,包括你。”

    陈宝点点头,“好!”

    “少爷,您想到办法了?”可儿忍不住问。

    我平静的一笑,“没办法的话,我会接这个事么?”

    可儿笑了,“我就说嘛,少爷最厉害了!”我笑着摸摸她的头,吩咐陈宝,“让他们走吧。”

    “好!”陈宝说。

    我没再说什么,带着可儿向后院走去。

    回到后院,我没急着回丹房,而是先带着可儿登上石台,仔细的又查勘了一番地气。

    可儿不解,“少爷,您看什么?”

    “看地气”,我淡淡的说。

    “地气?”可儿不明白,“不是说这里的地气特别好么?”

    “用来炼气是很好,不过用来布阵,可就不一定了”,我略一沉思,“煞气不够重,不足以挡住五鬼门的邪术,得想个办法……”

    她来到我身边,小声问我,“水晶球?”

    我看她一眼,摇头,“不,用七星灯。”

    她一愣,“七星灯?哪有啊?现在去买来得及么?”

    “不用买,这里肯定有”,我说,“你去前院找陈宝,跟他要,然后拿回来。”

    “好!”她点点头,转身走了。

    我看了看石台周围的气场,心里有数了。

    不一会,可儿提着一个大红包袱和一个小木桶回来了。

    她来到石台上,把包袱解开,里面是和陈道爷那里一模一样的七个七星灯。

    “陈道长说,这是他师父陈道爷炼养了,送给他的,他们师兄弟三个,每人一套”,可儿说着拍拍木桶,“这是酥油,他说只有这些,全让我拿来了。”

    我掂了掂那小木桶,里面的酥油足有十斤,够用了。

    “行,有这些就好办了”,我站起来看看天色,“天一会就黑了,你站在台上别动,我先布置阵法。等到亥时,再点七星灯。”

    她站起来,“好!”

    我转身下石台,来到院子东北角站定,略一凝神,掐指诀在地上点了两下,布置了一个太极阵,接着观想聚灵符,右手食指中指一捏,探进了阵法中,布成了一个聚灵阵。

    接着,我又来到院子的西南角,也布置了一个相同的聚灵阵。

    两个阵法各自形成一个气旋,将周围的灵气,地气和煞气各自凝聚了过来。

    如此一来,两个气旋的中间,也就是石台附近的,气场就变得非常虚弱且杂乱了。我要的就是这个杂乱,这样一来,不管冯仲用什么邪术,只要有邪鬼敢靠近石台,瞬间就会被两个气旋撕裂。

    如此,石台上的七星灯也就安全了。

    我回到石台上,先把七星灯摆好,确认方位无误之后,带着可儿离开石台,来到了丹房内。

    听到我们开门,霍莹玉醒了,吃力的坐起来,“少爷……”我来到床边坐下,问她,“你怎么样?”

    “没事了”,她说,“就是没太多力气。”

    我淡淡一笑,“没事,一会天黑后喝点水,就有力气了。”

    她点点头,“嗯。”

    我看看可儿,接着对霍莹玉说,“你身上的五邪锁,我已经破开五分之三了,现在还剩下五分之二。今晚亥时,我会用阵法,一次性把它们全部解决掉。会有点难受,不过你现在元气已经恢复了,撑住应该没有问题!”“嗯,我能撑住”,她认真的说。

    “好,你现在需要休息”,我说,“再睡会吧。”

    “嗯”,她点点头,慢慢的躺下了。

    很快,她又睡着了。

    我起身来到可儿身边,她正看着外面的阵法,若有所思。

    “想什么呢?”我问她。

    “那两个人,真该死”,她说。

    “然后呢?”我看着她。

    她犹豫了一下,小声问我,“这算杀人么?”

    我心里一颤,不知该怎么回答了。

    是啊,这算杀人么?破开五邪锁,肖宇和冯仲就会被反噬,他们无法破解这种反噬,最后的结果肯定是死。可如果不破的话,霍莹玉怎么办?难道真的让她变成肖宇的奴隶?那对她公平么?

    见我沉默不语,可儿觉得自己可能说错话了。

    “对不起少爷,我不该问这个扰乱您……”她跟我道歉。

    “坏人之所以能欺负好人,就是因为他们善于利用好人的善良”,我平静的一笑,“人做事,都有理由,或许这世间并没有什么真正的公道,但我们,必须有自己的立场,不是么?”她点点头,“嗯。”

    “所以还是那句话”,我看着她,“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可儿笑了,释然了,点点头,“嗯,我明白了!”

    我摸了摸她的头,把她揽进怀里,轻轻的抱住了。

    四个小时后,霍莹玉恢复过来了,时辰也快到了。

    我们拿了蒲团,来到石台上坐下,一起等亥时到来。

    “你爱你前夫么?”我问她。

    她一愣,“为什么这么问?”

    “就是突然想到了”,我看看她,“你爱他么?”

    她沉默了一会,默默的点了点头。

    我会心一笑,“那就好。”她轻轻叹了口气,“我们感情一直挺好的,只是后来出了这个事才……不过现在说这些都没意义了,都是过去的事了……”“如果今晚成功了,他会回来找你,重新追求你的”,我看看她,“到时候,你会接受他么?”

    她没说话,默默的低下了头,黯然神伤。

    “怎么?你不愿意?”我问。

    “我已经不是清白之身了……”她含着眼泪,苦涩的一笑,“过去的幸福,回不来了……”

    我静静的看了她一会,不由得笑了。

    她一怔,“您笑什么?”

    “其实你没失身”,我说,“那天晚上,肖宇没对你那样。”

    她一愣,“您……您怎么知道?”

    “因为如果他碰了你,就用不了五邪锁了”,我说,“这是五邪锁的禁忌,所以你既然中了五邪锁,那就说明,你没失身。”

    “您说的是真的?”她吃惊的问。

    “当然是真的”,我看着她,“之前不告诉你,是怕说的早了,出现变数。现在已经到了最后一步了,我觉得应该告诉你了。”

    她笑了,泪如泉涌,“谢谢少爷,谢谢您……”

    我淡淡一笑,站起来,“好了,不要再想这件事了,亥时马上就到了。”

    她站起来,抹抹眼泪,使劲点头,“嗯!”

    可儿看看表,噔噔噔跑上来,“少爷,时辰到了!”

    “好!”,我深吸一口气,看看霍莹玉,“开始吧。”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