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25 疯子肖宇

作者:听澜本尊字数:3342更新时间:2020-04-09 09:28:46
    我们跟着女弟子来到前院,走进了内堂。

    陈宝见我们来了,站起来冲我一抱拳,“少爷,可儿小姐!快坐!”

    我俩抱拳还礼。

    旁边两个男人也站了起来,这俩人,一个是老头,大概七十多岁,很瘦,一双三角眼,留着山羊胡,有些驼背;另一个四十多岁,身材高大,长得很精神。

    俩人冷冷的盯着我,眼中全无善意,嘴角都带着冷笑。

    我平静的看了看俩人,带着可儿坐下了。

    老头一看,微微一笑,带着肖宇也坐下了。

    陈宝脸色铁青,很难看,不用问也知道为什么了。

    他在我身边坐下,一指中年人,给我介绍,“少爷,他就是肖宇。他旁边那位先生是他师父。”

    他看看老头,“前辈,麻烦您自我介绍一下吧。”

    “陈师兄,说话客气点”,肖宇冷笑,“这可是我师父!”

    “肖宇,不要生气嘛”,老头呵呵一笑,冲我抱拳,“这位想必就是吴四爷的孙子,吴家君玉先生的公子,吴峥少爷吧?老朽姓冯,单名一个仲字,现为五鬼门第四十二代掌门人。”

    我哦了一声,“原来是冯先生,幸会。”

    “好说”,冯仲看看陈宝,“陈道长,行个方便,让我们单独聊聊吧。”

    “哼!”陈宝站起来,看看我,“少爷,我就在门外,如果他们敢胡来,我马上进来!”我淡淡一笑,“放心。”

    陈宝冷冷的瞥了冯仲师徒一眼,转身出去了。

    内堂之内,就剩下我们四个了。

    冯仲微微一笑,“少爷,明人不说暗话,不错,霍莹玉身上的五邪锁,是老朽所为。我知道,如今你已经把五邪锁破开了五分之三,再想继续,只怕也不容易了。既然如此,不如我们坐下来谈谈,换一种思路,把这个事情解决,你看如何?”

    “换一种思路?”我看着他,“什么思路?”

    冯仲咳了咳,看看肖宇,“你说吧。”

    肖宇冷冷一笑,“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这么对她么?”

    “不知道”,我淡淡的说。

    “因为我爱她!”肖宇有些激动,“我和莹玉是大学同学,从大一一入学,我就喜欢上她了!可是不久之后,她竟然跟那个何建国在一起了!我艹他妈的!何建国是个什么东西?他不过是个穷逼,是我们宿舍里公认的一条狗!霍莹玉拒绝了我,却和何建国在一起了,你知道这多刺激我么?”我不屑的一笑,没理他。

    “肖宇”,冯仲看他一眼,“说话就说话,激动什么?”

    肖宇努力平静了一下,继续对我说,“毕业后,她嫁给了何建国,我为了这个事,差点没疯了!这口气我忍不下,可是我还是忍了,为什么?还不是因为我喜欢她?这些年,我一直帮她,无论是生活上还是生意上,我都在帮她。何建国那个书呆子,艹他妈的他没本事就罢了,还总欺负莹玉,弄得莹玉经常以泪洗面!我劝她和他离婚,可是她说什么也不答应!我实在太喜欢她了,我想得到她都想疯了,可是我没办法,我不敢跟她把话说透,我太了解她了,她要是知道了我的心思,会不理我的!”

    他激动的松了松领带,“我就这么守着她,一守就是二十年哪!为了她,我跟我老婆离婚了,为了她,我这些年都没要孩子!可是她呢?她就一心守着那个书呆子,不管他怎么欺负她,她都守着他!”

    他越说越激动,眼睛都红了,“二十年了,每到晚上,我一想到我最心爱的莹玉在那条狗的床上,被那条狗糟蹋,我就难受的要死!她给他生儿子,赚钱养他,任他糟蹋!我艹他妈的,可是何建国那个畜生却一点都不珍惜她!我一想到这些,我的心就在流血!是流血啊!你们知道么?”

    可儿冷冷一笑,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艹!”

    我忍不住问肖宇,“我很好奇,你在霍小姐面前,也是这幅面孔么?”

    肖宇一怔,无语了。

    “你也是不容易了”,我平静的一笑,“为了得到她,你一直在演戏,竟然足足演了二十年。肖先生,你觉得值得么?”

    “对,你说得很对!我是在演戏”,他苦笑,“为了得到她,我违心的演戏,演了足足二十年!你问我值得么?我告诉你,值得!莹玉是我的女神,为了她,我可以去死!你说值不值得!”

    看着眼前这个亢奋的男人,我不由得想到了罗秀山,同样自己喜欢的女孩做了同学的女朋友,罗秀山选择了做女孩的备胎,直到女孩去世。而这个肖宇,他开始也是选择做备胎,但做了二十年备胎之后,他疯了。

    “所以,你不惜用五邪锁害她?”我盯着他,“是么?”

    “我没想让她死!”肖宇激动的说,“她也不会死!我师父说了,五邪锁只会让她离婚,让她失去一切,让她万念俱灰,然后她就能和我在一起了,永远做我的女人!”“扯淡!”可儿怒道,“你他妈的这是爱她么?这是让她做你的奴隶!”“奴隶又怎么了?”肖宇针锋相对,“我爱她还不够么?她是我的奴隶,但我会把我的一切都给她,把她当女神一样呵护,这不就行了么?她跟着我,我不会让她伤心,不会让她难过,我可以把我的命都给她!跟着我,难道不比跟着何建国那个王八蛋要幸福的多么?”

    “你放屁!”可儿骂道,“像你这种败类,趁早死绝了的好!省的祸害人!”“你!”肖宇噌的一声站了起来。

    可儿动作更快,唰的一刀按到了他的脖子上,“你动一下试试!”

    肖宇知道可儿的身手,他气呼呼的瞪了她一眼,不敢动了。

    “可儿,坐下”,我淡淡的说。

    “哼!”可儿冷冷一笑,收了刀,坐下了。

    肖宇也坐下了,气呼呼的看了一眼冯仲,“师父,你说句话!”

    冯仲微微一笑,“吴峥少爷,事情就是这么个事情,你现在清楚了吧?”

    “您想说什么?”我看着他。

    “肖宇很爱霍小姐,他这么做,只是为了能永远和霍小姐在一起”,冯仲说,“五邪锁是我们五鬼门独步天下的秘术,你虽然能破开五分之三,可是剩下的五分之二,你有办法么?”

    我想了想,“那您的意思呢?”

    “霍莹玉命属乾金,水火二鬼左右相胁,动之必死”,他眼神一冷,“我看不如这样,这件事你就不要管了,由老朽来收拾这个残局,事成之后,肖宇会明媒正娶,把霍莹玉迎娶过来。当然了,你们吴家的面子也很重要,对外呢,我们会说,你把五邪锁破开了,这样也不会损伤你爷爷吴四爷的赫赫威名,如此皆大欢喜,岂不是更好?”

    我深深的吸了口气,点点头,“哦……”

    “少爷,您别听这老东西的!”可儿一皱眉,“五邪锁咱们已经破开一多半了,这会决不能半途而废,总有办法的!”我看她一眼,平静的一笑,问冯仲,“那如果我不答应呢?”

    “你不答应,霍莹玉必死”,冯仲冷笑,“到时候,江湖上的人就会说,吴四爷的孙子吴峥给人破五邪锁,锁没破开,人死了。那时候,你不但救不了霍莹玉的命,你们吴家的面子,也保不住。”

    他看看肖宇,“肖宇也不会答应的,他那么爱霍莹玉,要是霍小姐死了,你说他会怎么对你们呢?”

    肖宇恶狠狠的盯着我,“我会杀了你们!”

    “哈哈哈……”我笑了。

    冯仲一皱眉,“你笑什么?”“你怎么就知道我破不开?”我笑着问,“五邪锁一旦破开,你们师徒俩,又会是什么下场呢?”

    “哼!”冯仲冷笑,“我不信你有这个本事!”

    “好!”我平静的一笑,迎着他的目光,“不妨告诉您,今天晚上,我就要破水火二鬼。您有您的高招,我有我的办法,多说无益,咱们就八仙过海,各显其能吧!”

    我看看可儿,“咱们走。”

    “好!”可儿站起来。

    我们起身走到门口,准备开门出去。

    冯仲噌的一声站起来,“小子!你别太猖狂!就是你爷爷活着,也不敢跟我这么说话!”

    我转过身来,眼神一冷,“只可惜,您老见不到他了!”

    “你!”冯仲气的直哆嗦,“你你你……你敢咒我魂飞魄散!”

    “不是咒,是事实如此”,我淡淡一笑,“二位时间不多了,回去准备吧!”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