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24 第三个邪灵

作者:听澜本尊字数:3281更新时间:2020-04-09 09:17:04
    两个时辰后,我和可儿休息好了,走出丹房,来到了石台下。

    霍莹玉神情平静,嘴角带着微笑,依然还在定中。

    我让可儿在下面等着,自己登台来到霍莹玉面前,仔细看了一下她的眉心。她的神光明显强了很多,而且神光之下的那团黑气,也开始若隐若现,躁动不安了。

    火候可以了。

    我凑到她耳边,小声说了句,“霍莹玉,出定。”

    霍莹玉深深的吸了口气,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我掐指诀一指她眉心,接着向下,缓缓的引向她的小腹下丹田。

    她下意识的跟着我的指诀移动,将内气纳入了下丹田,接着略一存神,轻轻的吐了口气,闭上了眼睛。

    我平静的一笑,起身把聚灵阵收了。

    阵法的气场慢慢消失了。

    我冲可儿一招手,可儿噔噔噔跑上台来,凑到霍莹玉身边,仔细看她。

    十几秒后,霍莹玉轻轻吐了口气,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她的眼睛,明显亮了。

    可儿笑了,看看我,“少爷,霍小姐眼睛亮了。”

    “嗯”,我看了看霍莹玉的眼睛,问她,“感觉怎么样?”

    霍莹玉拿着令牌站起来,噙着眼泪给我跪下了,“谢谢少爷!”

    我扶起她,“别这样,你没事了吧?”

    她泪如泉涌,双眼通红,含情脉脉的看着我,说话有些微喘,“身上不难受了,也有力气了,就是感觉心里有点热……”

    “仅仅是热么?”我看着她。

    她面若桃花,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我……我……”

    可儿不解,问我,“少爷,霍小姐怎么了?”

    “是不是有点春心荡漾?”我问。

    可儿一怔,“少爷,您……”

    霍莹玉尴尬的点了点头,“嗯……身上很难受,有点……有点控制不住……”

    我平静的一笑,“那就对了。”

    土行生金泄火,土邪鬼一旦被削弱殆尽,火邪鬼必然蠢蠢欲动。火性多情,所以她身上发热,气息浮躁,身上开始有生理反应了。

    这也预示着,可以引土邪鬼了。

    土邪鬼已经被消耗殆尽,只剩下个影子了,所以不用藏着掖着,直接动手就行了。

    我从霍莹玉手里拿过令牌,看了看,转身朝西南方扔了出去。

    霍莹玉一惊,“少爷,这……”

    可儿也是一愣。

    几乎同时,一个黑影呼的一声从霍莹玉身上飞出,直向空中的令牌扑去。

    我观想锁灵符,右手食指中指一捏,朝那黑影一抓。

    只听一声惨叫,土邪鬼瞬间被我抓进了手心。

    “可儿!葫芦!”我吩咐。

    “好!”可儿迅速拿出铜葫芦,拧下盖子递给我。

    我接过葫芦,把手中的黑影拍进八卦铜葫芦,念咒语:六合禁制,五行为牢,敕!

    铜葫芦内传来一声微弱的哼哼声,没动静了。

    整个过程,不到十秒,霍莹玉看愣了。

    我把铜葫芦封好盖子,交给可儿,吩咐她,“看好霍小姐!”

    “好!”可儿把铜葫芦装进包里。

    我转身下台,向令牌走去。

    霍莹玉这才回过神来,接着腿一软,差点摔倒。

    可儿赶紧抱住她,“你怎么了?”

    霍莹玉仿佛丢了魂一般,愣愣的看着地上,接着一声惨叫,“啊!~”

    她猛地捂住了头,滚到地上,疼的直打滚。

    可儿不知道该怎么办好,赶紧喊我,“少爷!”“按住她,把道袍给她解开!”我命令。

    “哦,好!”

    可儿俯身抱起霍莹玉,一把扯开了她的道袍。

    我走到令牌旁,捡起来,以最快的速度回到石台上,略一凝神,掐指诀一指令牌,将上面的一股黑气引出,接着一指霍莹玉的前胸,黑气冲到她的胸口,消失了。

    霍莹玉一下子窒息了,她张大了嘴巴,双眼无助的看着我,绷紧了身子,绝望的想抓住我的手。

    我左手抓住她的手,右手掐指诀,按住她的檀中穴,往上一提。

    她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这口气才算上来,身子一软,瘫倒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息起来。

    可儿抹了一下额头的汗水,不解的问我,“怎么会这样?”

    我看她一眼,解释道,“火邪鬼蠢蠢欲动,就是这样的,好在及时把土灵之气补位进去了,不然的话,她的心动脉和脑血管会炸开,活活的疼死。不过令牌上的土灵之气太强了,一下子补进去,闭住了经络,她没法呼吸了。所以我用内气帮她冲开了中脉,现在这口气上来了,她也就没事了。”

    “原来是这样……”可儿心有余悸的看看霍莹玉,“好险哪,就差一点……”

    “谢谢少爷……”,霍莹玉吃力的说。

    “你别怕,休息一会就好了”,我说,“刚才情况紧急,碰了你的身体,你别介意。”

    她摇了摇头,“您是为了……救我……没事……”我让可儿把衣服给她整理好,接着我抱起她,走下石台,将她抱进丹房,放到床上,给她盖上了被子。

    可儿给我倒了杯水端过来,“少爷,喝点水。”

    我接过来,一口气喝了,把杯子递给她,“你也喝一杯。”

    “嗯!”可儿走到饮水机前,自己倒了一杯喝了。

    “少爷,我也想喝……”霍莹玉吃力的咽了口唾沫,“嗓子里,火烧火燎的……”

    “你现在不能沾水”,我说,“不然的话,水邪鬼必然异动,那就麻烦了。忍一忍,天黑之后,你就没事了,到时候再喝。”

    她一听,默默的点了点头,“嗯。”

    “睡会吧”,我说。

    她闭上眼睛,很快睡着了。

    我看了她一会,确定她没事了,这才放心了,转身走到门口,开门来到了院子里。

    可儿一看,也跟着出来了。

    “少爷,接下来咱们怎么办?”她问我。

    “五邪之中,已经锁住了三邪”,我略一沉思,看看她,“剩下的两个邪鬼,不好对付了。”

    可儿一皱眉,“怎么说?”

    “霍小姐命属乾金”,我说,“无形之中,木,金,土皆与乾金有利,唯独水火,是金的劲敌。所以木邪鬼,金邪鬼和土邪鬼虽然是害她的,但只要利用好了,也能对她有利,所以我用木邪鬼帮她招财,用金邪鬼帮她谈判,用土邪鬼帮她恢复元气。先泄而后引,进而锁之,这才顺利的锁住了这三个邪鬼。”

    “也就是说,那三个可以,但水火二鬼不行?”她看着我,“是这样么?”

    “对”,我点点头,“刚才你也看到了,火邪鬼只是蠢蠢欲动,她就差点没命。五行之中,唯水火不分阴阳,如果我们还用之前的方法,一旦削弱火邪鬼,那水邪鬼必随之而动,那她就危险了。”

    可儿想了想,问我,“少爷,火邪鬼蠢蠢欲动,会让她的心脑血管炸开,那如果是水邪鬼呢?会怎么样?”

    “和火邪鬼差不多”,我说,“先是欲火焚身,然后是头疼欲裂。不同的是,火邪鬼我们能来得及救她,但如果是水火二鬼一起蠢蠢欲动,那她瞬间就会血管炸裂,突然脑溢血,想救她都来不及。”“我去……”可儿咽了口唾沫,“那怎么办啊?难道就没办法了么?”

    我想了想,刚想说话,后院大门开了。

    陈宝的一个女弟子匆忙的向我们走来。

    我冲可儿一使眼色,俩人都不说话了。

    女弟子气喘吁吁的来到我们面前,冲我们一抱拳,“少爷,可儿小姐,我师父请你们去前殿一趟。”

    “出什么事了?”我问。

    “肖宇带着一个老头来了”,她说,“他们点名要见您,说如果您不露面,他们就让我师叔死!”

    我看看身边的可儿,“瞧见没?来嘚瑟了。”

    “艹他妈的!”,可儿咬牙一撸袖子,“揍丫的!”

    我拦住她,略一沉思,看看那女弟子,“走吧。”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