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20 金邪灵

作者:听澜本尊字数:2732更新时间:2020-04-07 09:51:44
    一个多小时不算长,很快就过去了。

    我看看时间差不多了,领着可儿走出办公室,来到办公区内,准备锁金邪鬼。

    “你离远点,看着办公室门口”,我叮嘱她,“过一会,会有一个白衣女人走出来,你别惊动她。等她快到会议室门口的时候,你就冲过来守住办公室的门。还是那句话,有黑影出现的话,格杀勿论!”

    “好!”她点点头。

    我取出八卦铜葫芦,转身向会议室走去。

    可儿则退到了几米之外,在办公区找了个工位,坐了下来。

    我来到会议室,拉了把椅子,来到正南方坐下了,这里是玻璃墙,能看到外面的夜景,视野非常开阔。

    几分钟后,气场发生了一些变化。

    我顿时警觉起来,看了一眼会议室门口,不慌不忙的打开了铜葫芦的盖子。

    又等了几分钟,一个白衣女人透过会议室的门,飘了进来。

    我猜的没错,这个金邪鬼是个兑金之鬼,一袭白衣,面若冰霜,除了眼珠和嘴唇是纯白的比较吓人外,并不算太难看。邪鬼的相,都是由它们的邪气决定的,木邪鬼属性为木,而木泄水生火,所以是青面黑眼着红袍;金邪鬼属性为兑金,而金泄土生水,所以她本该是白面黄眼着黑袍才对,但因为她已经虚弱不堪了,所以黄眼和黑袍都已经显现不出来了,于是就变成了这副模样。

    这样也好,起码没那么难看了。

    金邪鬼虽然看上去娇滴滴的,是个少女模样,但她是五邪鬼中最为凌厉的一个,虽然虚弱不堪,但她进来之后,还是警觉的停下了脚步,一双白眼冒着寒光,警惕的打量起来。

    我并不担心,因为就像木邪鬼一样,有鬼头引灵符在,她看不到我。

    我原本以为,她会像木邪鬼那样,警惕一番就飘向令牌。但就在这时,情况突然发生了变化,她好像受到了惊吓,转头逃出了会议室。

    我一怔,接着赶紧大喊,“可儿!拦住她!”

    与此同时,我冲出了会议室。

    可儿敏捷的冲到办公室门外,面对着冲过来的金邪鬼,唰的一声亮出了刀。

    金邪鬼发出一声凄厉的嘶吼,但她惧怕可儿的刀,不敢上前。

    这时,我已经冲到了她的后面,刚要掐指诀,她回身冲我一声嘶吼,向我扑了过来。

    “少爷!”可儿大惊失色。

    我俩的距离足有十米远,她再快也没法过来救我,但是金邪鬼却是眨眼之间就到了我的面前,伸出一双如利刃般的手,抓向了我的面门。

    我本能的一掐雷诀,刚要有所反应,一道凌厉的白光从我胸前发出,瞬间击穿了扑过来的女人。

    金邪鬼一声惨叫,落到地上,变成了一个白影。

    我回过神来,赶紧观想锁灵符,右手食指中指眉心一捏,接着冲那白影一抓。

    白影一声惊呼,我抓进手心里,封进了葫芦里。

    六合禁制,五行为牢,敕!

    我念完封灵咒后,葫芦里传来了一声微微的惨叫,没动静了。

    可儿赶紧跑过来拉住我,“少爷,您没事吧?啊?”

    她担心坏了,紧张的不行。

    “没事”,我冲她一笑,接着从衣服里掏出玉坠,看看可儿,“刚才你看到了么?”

    她点点头,“嗯!看到了!肯定是玉姑娘!”

    我诧异的看着玉坠,“难道她真的还在?可是……可是不太可能啊……”

    “什么可能不可能的,您没事就行了!吓死我了!”她眼圈红了。

    我一愣,平静的一笑,“有什么可怕的?我还能对付不了一个金邪鬼?再说了,不是还有玉姑娘在么?”

    她抹抹眼泪,绕过我,“我去拿令牌。”

    我转身看着她的背影,心里一热,不由得笑了。

    这下明白了,金邪鬼刚才是感受到了玉坠的气息,她觉得害怕了,所以才跑的。出来之后被可儿拦住了,没法回霍莹玉身上,情急之下,她就跟我拼了。可是没想到,还没等靠近我,就被玉坠上发出的白光打成影子了。

    这玉坠是千年灵玉,金邪鬼再凌厉,到了玉姑娘面前,也成了渣了。敢跟玉姑娘叫板,她确实有点活得不耐烦了。

    不过,幸亏没给她打死,万一打散了,少了金邪鬼,就没法锁五邪了。

    我看着手里玉坠,平静的一笑,把她放回了衣服里。

    可儿回来了,她把葫芦盖子递给我,“盖上吧,别让那俩鬼跑了。”

    “放心,它们跑不出来”,我接过来,盖上盖子,把葫芦交给她,拿过了她手中的令牌,“走吧,去救人。”

    她点点头,“嗯!”

    来到办公室,我让可儿解开霍莹玉的胸衣,略一定神,掐指诀一指令牌,将上面的一股黑气引出,接着一指霍莹玉的前胸,黑气冲到她胸口上,消散了。

    就像昨晚一样,我又一次用偷梁换柱之法,把金邪鬼的位置取代了。但是我没有再另外修符,因为令牌上强劲的金灵之气已经足够强劲,进入霍莹玉体内之后,瞬间就可以冲开蔽塞经络的土邪之气,如此,她就可以正常呼吸了。

    几秒种后,霍莹玉猛地醒了,接着剧烈的咳嗽起来。

    可儿给她整理好衣服,不住地给她捋胸口,帮她顺气。

    霍莹玉越咳越厉害,捂住嘴,拼命的去够废纸篓。

    可儿一看,赶紧拿起纸篓递给她。

    霍莹玉接过纸篓,哇的一声吐了出来。

    她吐出来的不是血,是黑水。

    她哇哇大吐,一连吐了十几口,整个办公室内顿时弥漫起一股刺鼻的腥臭味。

    “怎么会这样?”可儿不解的看向我。

    “这就是那些蔽塞她经络,让她无法呼吸的东西”,我说,“吐出来就好了。”

    可儿明白了,“原来是这样……”

    霍莹玉又吐了几口,只剩下干呕,什么都吐不出来了。

    她好半天才缓过来,无力的靠在椅子上,气喘吁吁的看着我们,“少爷,谢谢您,谢谢可儿……”

    “能透过气来了吧?”我问她。

    她无力的点了点头,“嗯……”

    我放心了,刚想说话,突然感觉不太对劲,转头一看,外面闪过了一个黑影。

    可儿也看到了,她敏捷的从腰间抽出刀,开门冲了出去。

    霍莹玉一怔,“少爷,可儿她……”“没事”,我淡淡说。

    片刻之后,可儿皱着眉头回来了,“那哥们儿可能是养黄皮子的,妈的,又一条,臭死了!”

    “你没事吧?”我问。

    “没事”,她说。

    我放心了,看看霍莹玉,“看来在这过夜不太合适,咱们还是去酒店吧。”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