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19 一箭双雕

作者:听澜本尊字数:2616更新时间:2020-04-07 09:51:44
    霍莹玉的谈判一直持续到了晚上七点多,结束之后,她立即来到酒店,兴奋的跟我汇报谈判的结果。

    “少爷,果然和您说的一样,十三家老客户都重新签了合同”,她激动的说,“之前跑掉的三个大单,也全部拿下了。申城的那个是五点多来了,他说他下午一直在肖宇那里,但是最后……”

    她气喘吁吁的,捂着胸口,不住地咳嗽。

    “可儿,给霍小姐倒杯水”,我吩咐。

    “好”,可儿去倒了杯水,回来递给霍莹玉。

    “咳咳……谢谢……”霍莹玉咳嗽着接过水,刚喝了一口,噗的一口喷了出来,剧烈的咳嗽起来。

    可儿一愣,问我,“少爷,霍小姐这是怎么了?”

    “是不是胸闷的难受,透不过气来?”我问霍莹玉。

    霍莹玉很难受,吃力的点了点头。

    我并不觉得奇怪,金邪鬼被极大的削弱了,土邪之鬼开始蠢蠢欲动了。土有承载之性,蔽塞之能,土邪之鬼一旦触动,会蔽塞她的经络,让她胸闷气短,呼吸不畅,进而供血不足,大脑缺氧,造成意识模糊。

    简单说,就是这个症状很正常,但时间不多了,我们必须马上行动。

    “公司里的人都下班了吧?”我问霍莹玉。

    “咳咳……还有……咳咳……保安……”她吃力的说。

    我站起来吩咐可儿,“扶着霍小姐,去她公司。”

    “好!”可儿说。

    我们离开酒店,走进了电梯,可儿按下了三十五楼的按钮。

    霍莹玉不住的咳嗽,呼吸越来越吃力,站都站不稳了。

    “忍着点”,我对她说,“如果你会胎息之法,就用胎息。”

    霍莹玉脸上满是冷汗,无奈的摇了摇头,“我……咳咳……不会……咳咳咳……”。

    我一愣,她是陈道爷的女儿,竟然连胎息之法都不懂?

    不过想想也正常,她连道家礼都不懂,又怎么可能学过内息之法呢。

    “那就别慌”,我说,“尽量把心静下来。”

    “嗯!”,她吃力的点了点头。

    来到三十五楼,我一把抱起她,以最快的速度,走进了她的公司。

    两个执勤的保安一看,吓了一跳,“霍总,您怎么了?”

    “你们都下班了,赶紧走!”我大声说。

    两个保安互相看了看,谁都没敢动。

    “走!”霍莹玉吃力的说。

    “哦哦,好!”俩保安见老板发话了,赶紧走了。

    我让可儿锁门,自己抱着霍莹玉找到她的办公室,开门进去,把她放到了她的椅子上。

    霍莹玉痛苦难忍。

    我没功夫看她,双手捧着她的脸,凝视着她的眼睛,“霍小姐,你看着我!”

    她无助的看着我,痛苦的张着嘴巴喘息着,就像抓住救命稻草一般,紧紧的抓住了我的手。

    “听我说,你要静下来,努力静下来”,我说,“你的心越乱,气就越乱,那你就更喘不上气来。静下心来,我教你调息之法!”

    她使劲点头,努力让自己静了下来。

    可儿推门进来,“怎么样了?”“你去外面等我”,我大声说。

    “哦,好!”可儿转身出去了。

    我用眼神鼓励着霍莹玉,等她平静一些了,凑到她耳边,叮嘱她,“山泽通气……山泽通气……什么都不要想,反复默念这四个字……”

    “山……咳咳……”她刚一念,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

    “不要念出来,要默念”,我说,“不要急,慢慢来……”

    她不说话了,喘息着,开始默念,慢慢的,她平静下来了,紧抓着我的手,也开始松开了。

    “对,就这样……”我鼓励她,“你只要一直默念,就不不会有事……”

    她心里踏实多了,默默的点了点头。

    我不敢放松,继续凝视着她。

    几分钟后,她的气息稳定下来了,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我这才松了口气,小心翼翼的脱了她的外套,解下她左臂的令牌,转身走出办公室,来到了外面。

    可儿一看,赶紧过来,“少爷,怎么样了?”

    “暂时没事”,我看看表,“现在是七点半,金邪鬼会在戌时末刻出来,还有一个多小时,咱们得抓紧时间。”

    “好!”她点点头,“这令牌放哪?”“你眼力好,看一下,如果把这整个办公区看作一个房子,那么公司的大门在哪个位置?”我问她。

    可儿略一沉思,快步走到公司正门外,看了看写字楼外面,又看了看电梯,接着回来拿了一张纸,四下看了看周围的布局,迅速画了张图。

    “这个一定要看准了”,我叮嘱她。

    “嗯”,她很快画好一张图,递给我,“大概是这样的。”

    我接过来一看,她竟然把整个办公区的草图都画出来了。

    “公司正门在这”,她一指,“外面的主路是正南正北的,依此为依据判断,这个正门的位置应该是东南角。”

    “确定么?”我问。

    “确定!”她很有信心。

    我接过她手里的笔,“正门居巽位,那么这个金灵之气最旺的地方,应该是在这里。”我在图上画了一个圈。

    她眼睛一亮,看看我,“东北角?会议室?”

    “对”,我把令牌交给她,“把这个放到会议室的桌子上,然后马上出来,千万不要回头。”

    “好!”她接过令牌,转身走了。

    我转身走进办公室,回来继续盯着霍莹玉。

    此时的霍莹玉已经完全安静下来了,只是脸色苍白,冷汗如雨,看上去特别的虚弱。

    可儿很快回来了,“少爷,放好了。”

    “没什么异常吧?”我问。

    “出来的时候感觉身上有点刺痛,别的没觉得异常”,她说。

    我平静的一笑,看看霍莹玉,“她这一下午和十五个人谈判,那令牌上吸足了兑金的口舌之气,觉得刺痛是正常的。”

    “原来是这样……”她明白了,“难怪您让她谈判,这是一箭双雕啊。”

    “凡五行之气,不用则废,愈用愈强”,我看着霍莹玉,“令牌上的金灵之气锐不可当,但她体内的金邪鬼,却早已虚弱不堪,咱们现在只需要耐心的等着,等到到它忍不住了,自然就出来了……”

    可儿会心一笑,“懂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