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17 白符令牌

作者:听澜本尊字数:3181更新时间:2020-04-06 09:35:52
    天亮之后,霍莹玉不疼了,精神也好多了。

    但是毕竟流了太多的血,身体还是有些虚弱,下不来床了。

    我检查了她的眉心,发现神光明显强了,同时有一股黑气藏在神光之下,开始蠢蠢欲动了。

    “锁五邪一旦开始,就不能停”,我对她说,“昨天是第一关,今天是第二关,不会那么难受,但依然会很危险。”

    霍莹玉目光坚定,“我不怕危险,少爷,我能行的!”

    我点点头,“休息一上午,下午去你公司。”

    “去我公司?”她不解。

    “接下来的事,要在你公司办”,我说,“我和可儿上午出去办点事,中午回来。今天晚上,咱们就在你公司过夜。”

    “好!”她点点头。

    我转身吩咐可儿,“白符令牌。”

    “嗯!”可儿转身回房间,把两个白符令牌了过来,交给了我。

    我看看霍莹玉,“我要在你左肩上取点血。”

    霍莹玉点点头,“嗯,好!”

    她扶着可儿坐起来,脱了线衣,只着内衣,转过身去。

    我略一凝神,掐指按住她后腰,将内气打入她的中脉,在她体内经络中巡行起来。

    霍莹玉一阵剧烈的咳嗽,嘴角咳出了血。

    我不为所动,继续催动内气,巡行她的经络。

    片刻之后,她哇的一声,喷出了一大口黑血。

    那血,大部分都喷到了换下来的线衣上。

    可儿紧张的咽了口唾沫,不由得看向我,“少爷,这是干嘛呀?”

    “这是邪鬼在她体内造成的瘀血”,我冲她一伸手,“刀!”

    “哦”,她赶紧从腰间抽出刀,递给我。

    我接过来,聚精会神的盯着霍莹玉的左肩,白嫩的皮肤下,一股血气在不住地颤动。人体部位中,左肩为乾金,金邪鬼藏于肺气之内,遇烈火符冲击,其气必凝于左肩之上。我仔细看着她皮肤下的血气,待那血气稍微平缓之后,看准血气的结点,迅速用刀在那里划开了一个小口。

    血很快涌了出来。

    我放下刀,拿起一块白符令牌往伤口上一按,沾上了她的血。

    霍莹玉长长的舒了口气,气色瞬间好多了。

    我拿起白符看了看,确认血足够了,起身吩咐可儿,“给霍小姐放热水,让她泡个澡,但是肩膀上的伤口要小心,不能碰水。”“好”,可儿点点头。

    我拿着刀和白符令牌来到客厅坐下,开始在令牌上刻五邪鬼头和引灵符。

    可儿放好了热水,把霍莹玉扶进浴室,接着把门关上,回到了我的身边。

    这功夫,我已经把符刻好了。

    “这个要怎么用?”她小声问我。

    我检查了一下符,吩咐她,“拿朱砂来!”“好!”她起身回客房,把朱砂拿来了。

    我往令牌上倒了一些朱砂,看她一眼。

    她明白我的意思,起身去卧室,把霍莹玉刚换下来的沾了血的线衣拿来了。

    我用线衣把令牌包好,对她说,“你定点早餐,吃完了,咱们去古玩市场。”

    “好!”可儿没多问,拿出手机订餐了。

    我起身来到浴室门口,问霍莹玉,“霍小姐,你觉得怎么样?”

    “少爷,我好像没事了,身上有力气了”,她诧异的说,“就刚才吐完血之后,好像突然就好了。”

    “又流血了么?”我问。

    “没有”,她说。

    “好,多泡会吧”,我淡淡的说。

    不流血了,就说明水邪鬼不折腾了,说明我的偷梁换柱之策成功了。

    接下来,该对付金邪鬼了。

    早餐很快就送来了,霍莹玉也洗好了。

    我们一起吃完早饭,我让霍莹玉好好休息,带着可儿下楼上车,向古玩市场驶去。

    来到古玩市场,我看看表,已经是上午十点多了。

    这个时间,市场内人很少,但是很多店铺都已经开门了。

    我在可儿身上修了一道护身符,拉过她的右手,在她手心修了一道聚灵符,让她握住了。

    “一会进去之后,你只看古玉,而且只用这只手看,要尽量多攥一会”,我叮嘱她,“咱们只看不买,觉得手上刺痛了,就放下,出来,明白么?”

    她点点头,“明白!”“好,走!”

    我俩开门下车,走进了古玩市场。

    古玩这方面,她没进店铺,直接领着我来到散户区,逛地摊。

    “这里能有古玉么?”我小声问她。

    “咱们不是赶时间么?”她小声说,“进店就得盘道,太麻烦,地摊儿上也有好货的,只要眼力好就行。”

    “那你眼力怎么样?”

    她自信的一笑,“您瞧好吧。”

    她领着我走到一个地摊前,蹲下看了起来。

    很快,我就服了。

    可儿的眼力很准,假的基本不碰,拿的基本都是真的。发现可疑目标,她先用左手拿起来看,确定是古玉之后,就换右手。

    看了三四块之后,她额头上冒汗了,右手不住的攥手指。

    她故作平静的看完最后一块,站起来,对我说,“转转吧。”

    我明白她的意思,点了点头。

    来到一个僻静的角落里,我从包里拿出用线衣包着的令牌递给她,“用右手握住。”

    她接过去,用右手握住了令牌。

    我看了一眼周围的人,把她揽进怀里,用手按住了她的后心。

    可儿闭上眼睛,轻轻的吐了口气,这才没事了。

    “没事吧?”我小声问。

    “没事了”,她小声说,“刚才整条胳膊都疼,喘气都费劲,胸口火烧火燎的。”

    “你一次看的太多了”,我说,“觉得手上有刺痛感,就停下,知道么?”

    她看我一眼,“我想省点时间,中午咱们不是还得回去么?”

    我无奈的一笑,“你呀……”

    她也笑了,看看自己的手,小声问我,“哎,少爷,以后是不是可以用这个法子鉴定古玉呀?”

    “可以,但是不能”,我说,“锁灵符会聚集古玉上的金灵之气,所以你会有刺痛感。但如果用多了,那就麻烦了,会神智迷乱的。”

    可儿哦了一声,“那还是算了吧。”

    我松开她,看看表,“还有点时间,多看几个地摊吧。”

    “好!”她点点头。

    我们继续逛地摊,可儿学聪明了,她每个地摊只选一块年头最长的古玉,看完之后,放下就走,然后就钻进我怀里,把采集来的金灵之气转移到令牌上。

    在周围人们看来,我俩就像是一对热恋的中的情侣,有说有笑,动不动就抱一抱。可儿又漂亮又可爱,爽朗活泼,身材又好,散发着满满的青春活力,周围的男人们都向我投来了羡艳甚至嫉妒的目光。

    我很平静,也很坦然。

    不知不觉的,快到中午了。

    可儿最后看了一个玉尊,放下之后,再次钻进了我的怀里,把金灵之气转移到了令牌上。

    她深深地吸了口气,平静了一下,凑到我耳边,小声说,“少爷,那玉尊是商朝的老物件,只是有点残,卖不上大价钱了。这个老板不识货,当假货卖,我跟他杀个价,一万块钱给他拿下,回上京后至少可以卖三十万……”

    我摇头,“不行。”

    “为什么呀?”她纳闷,“跟白捡的一样啊!”

    “咱们是来办事的”,我认真的说。

    她静静的看了我一会,微微一笑,“少爷,您真可爱……”

    我脸一热,松开她,清清嗓子,“好了,回去吧。”

    她脸也红了,点了点头,“嗯。”

    我看了地上的玉尊一样,带着她,转身走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