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16 木邪灵

作者:听澜本尊字数:3575更新时间:2020-04-06 09:13:48
    子时很快到了。

    一过十一点,我带着可儿来到客厅,小声吩咐她,“你去门口守着,一会不管是有东西要进来,还是有东西要出去,格杀勿论。”

    可儿点点头,“好!”

    她转身走向门口,我来到客厅坐下,看了一眼那盆绿植。

    那绿植,已经被一团浓重的黑气笼罩住了。

    我不动声色的拧开铜葫芦,把它放到了身边,接着平静的打开电视,找了个节目看了起来。

    可儿警觉地站在门口,一边听着门外的动静,一边留意我这边的情况。

    几分钟后,主卧内的霍莹玉突然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哀嚎,把可儿吓了一跳。

    她本能的想过去,我用眼神制止了她,让她回自己的位置。

    可儿深吸一口气,又回去了。

    霍莹玉的哀嚎还在继续,一声比一声凄厉,比生孩子都痛苦。

    这恰恰说明,时候差不多了。

    哀嚎声持续了十几分钟,最后她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没动静了。

    几乎同时,一个身穿红袍的女人透过主卧的门,飘出主卧,缓缓地飘进了客厅。这个女鬼长得非常吓人,她脸色铁青,没有眉毛,眼睛是两个黑洞,七窍流血,头发足有两米,拖在身后很长。

    她飘进客厅之后,在客厅转了两圈,接着停下了,默默的看着我。

    我对她视若无睹,继续看电视。

    她看了我足足一分钟,见我没有任何异动,这才向东南角的绿植飘去。

    绿植上的黑气仿佛有生命一般,分出一股飘向女人,似乎是在接应。

    女人伸出手,指尖眼看就要碰触到黑气了。

    就在这刹那,我观想锁灵符,右手食指中指眉心一捏,接着冲那女人一抓。

    女人一声惊呼,转身想逃回主卧,才跑了几步就被我抓进手心里。

    我拿起旁边的八卦铜葫芦,将女鬼封进葫芦里,口念封灵咒:六合禁制,五行为牢,敕!

    葫芦里传来了女鬼的一声惨叫,没动静了。

    几乎同时,一道黑影冲进门来,被可儿手起一刀,削散了。

    “我去……什么呀……怎么这么臭啊……”,可儿捂住了鼻子。

    我不慌不忙的拿起葫芦盖子,把葫芦盖上,接着起身来到门口,问可儿,“没事吧?”

    “没事,就一个黑影”,她一皱眉,“不知是什么东西,太臭了……”

    我也被熏得一皱眉,一指门外,“在门外。”

    可儿开门出去一看,只见地上有一只黄皮子,已经被砍成两截了。

    她一惊,看向我,“少爷,是黄皮子!”

    我走过去看了看,那黄皮子浑身是血,腰部被齐刷刷的砍断了,已经死了。

    “可惜了,几百年的修行,就这么当了炮灰”,我淡淡的说。

    “是那个幕后黑手派来的?”可儿问。

    “他比谁都清楚五邪锁的厉害”,我说,“不拦住我们,五邪锁一旦反噬,他会生不如死。”

    “那这黄皮子的死,算谁的?”可儿问。

    我看她一眼,“当然算他的。”

    可儿点点头,看看手里的刀,“乖乖,几百年的黄皮子都能杀,太厉害了!”

    “去看看霍莹玉”,我转身进屋。

    “那这黄皮子怎么办?”她问。

    “不用理它,一会就没了”,我淡淡的说。

    可儿哦了一声,回到屋里,关上了门。

    主卧内,霍莹玉已经昏死过去了。

    我走到她身边,仔细看她的眉心,神光微弱,那团黑气不见了。

    我想了想,吩咐可儿,把她衣服解开,露出小腹来。

    “好!”可儿小心翼翼的掀开被子,开始解她的衣服。

    我转身回到客厅,来到绿植旁看了看,刚才那些黑气已经不见了,全部都被木棍吸进去了。

    我拿起木棍看了看,确认没问题之后,转身走进了主卧。

    可儿已经把霍莹玉衣服解开了,露出了她的小腹。

    我走到床边,略一凝神,观想烈火符,右手食指中指一捏,将符弹进了木棍里。我掐指诀一指木棍,将上面的一股黑气引出,接着一指霍莹玉的小腹,黑气带着烈火符,瞬间冲到她小腹上消失了。

    “啊!”霍莹玉一声惊呼,猛地睁开了眼睛,身子仿佛被电了似的,紧绷了起来。

    接着,她眼睛一翻,昏死了过去。

    “少爷,她怎么了?”可儿很担心。

    “没事”,我平静的说,“烈火符遇上寒气,反应有些激烈,睡到天亮就好了。”

    “可您不是说,不能用符么?”她不解。

    我看她一眼,“直接用符当然不行,不过,有这个木棍就没问题了。”

    “为什么呀?”她问。

    我看了看床上的霍莹玉,压低声音,“给她整理好衣服,回房间。”

    可儿心领神会,点点头,“好!”

    我转身离开了主卧。

    回到客房,我先倒了杯水喝,接着给可儿也倒了一杯。

    可儿很快回来了,接过杯子,咕咚咕咚,一口气喝了下去。

    喝完水,她一抹嘴,问我,“少爷,现在可以说了吧?”

    “刚才那个女人是五邪锁中的木邪鬼”,我说,“我选下暴雨的时候,取霍家祖坟东南之木,刻鬼头,用引灵符,就是为了把她引出来。现在,她被我封进葫芦里了。”

    “所以就能用符了?”她不解。

    我平静的一笑,摇了摇头,“这个事比较复杂,我不知道你能不能听得懂。”

    “没事,您说,我能听懂”,她说。

    “五邪锁是五种邪气,它们化作五个邪鬼,藏在事主的五脏之内,想要各个击破,必须做通篇的谋划,这第一个要锁的邪鬼,至关重要”,我说,“霍莹玉的命相……”

    我看了她一眼,“算了,我还是简单点说吧,她的命相见水为泄,见木为财。先前她事业很不顺,先是资金链断裂,接着又离婚,她已经被掏空了。所以我断定,她体内五邪之中,最强的一定是水邪鬼。但是水性主藏而善隐,要调动它最难,而且它最强,动它的话,稍有不慎就会引起五邪连动,那样一来风险太大。所以,我决定首先对付最弱的木邪鬼。”

    “然后呢?”她问。

    “下暴雨时候,雷电交加,阴阳二气混乱,但水气足,而且木气最旺”,我说,“所以我选在下暴雨的时候,去她母亲的墓地上,选东南巽位之木,做了一个五邪锁灵木。因为上面用了她的血,而她见木为财,所以这块木头能给她带来巨大的财运,但是只能用一天。我让她带着锁灵木去赌石,一是为了给她积累点财富,以缓解她的困境;二是为了引动她体内的木邪鬼。因为她见木为财,财运突然变好,木邪鬼必然被削弱,木性一弱,水性必蠢蠢欲动,所以她下午刚赚了两千万,例假紧跟着就提前来了,流血不止,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原来是这样……”她点点头,看看我,“您接着说。”

    “来到这里之后,我故意把锁灵木放到东南角巽位的绿植盆内,让它积蓄邪气”,我说,“我料定子时一到,木邪鬼必然会偷偷的潜出霍莹玉的身体,来客厅吸取锁灵木上的邪气以补充自己。因为锁灵木为巽位之木,与木邪鬼同性,它被削弱了很多,一定受不了这个诱惑。”

    可儿明白了,“然后它果然出来了,您就趁机把它抓住了,封进了葫芦里!”

    “对,但仅仅封住它还不够”,我说,“五邪锁中一旦缺失了木邪鬼,最多一个时辰,情况就会失控。所以我用锁灵木上的木邪之气加上烈火符,给他来了个偷梁换柱。如此一来,五邪锁仍在,但是邪鬼却少了一个,而且烈火符威力巨大,它潜入霍莹玉体内后,不但能克制她体内的寒气,消耗水邪鬼的力量,而且还能造成五邪内部失衡,造成金邪鬼失位,逼它现身……”

    可儿不太明白,“为什么呀?为什么烈火符能让金邪鬼失位?少爷,我不懂……”

    “你不懂是正常的”,我顿了顿,“要是小珺在,她一听就懂了……”

    可儿有点尴尬,“少爷,我知道自己不如您女朋友,您就别拿我跟她比了……”

    “你误会了,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淡淡一笑,“你没学过这些,听不懂也不奇怪。不过没关系,你按我说的做就行了。”

    “嗯!”她一笑,“反正我只相信一点,少爷一定是对的!您怎么说,我就怎么做!”

    “嗯”,我点了点头。

    她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少爷,如果珺小姐跟着您,是不是比我合适?”

    我摇头,“她要是跟着我,很快就成风水师了。”

    “那不好么?”她问。

    我看她一眼,无奈的一笑,“明天且有的忙,睡觉吧!”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