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11 北郊公墓

作者:听澜本尊字数:2631更新时间:2020-04-04 09:22:02
    第二天天不亮,银州起了大风,接着传来了阵阵雷声。

    听到雷声,我猛地醒了,赶紧起床,迅速来到窗边,唰的一声拉开了窗帘。只见天空乌云密布,电闪雷鸣,雨已经下起来了。

    等了几天了,雨终于来了!

    可儿在外面敲门,“少爷,您醒了吗?下雨了!”“醒了”,我看了门口一眼,大声说,“换衣服,准备出发!”“好!”可儿说。

    等我们换好衣服,洗漱完毕,霍莹玉来了。

    这几天她一直等下雨,等的都心焦了,一听见下雨了,赶紧换了身衣服,来找我了。

    “少爷,接下来怎么办?”她进门就问。

    “霍小姐,你家的祖坟在哪?”我问她。

    “您指但是我娘家的还是我前夫家的?”她问。

    “你们霍家的。”

    “在银州北郊的一座公墓内”,她说,“我们家没有家族墓地,都是葬公墓的。”

    我吩咐可儿,“你多带一身衣服,再拿两条浴巾带上。”

    “好!”可儿点点头。

    我转过来看看霍莹玉,“带我们去你家墓地。”

    霍莹玉一愣,“这会去墓地?少爷,外面正下雨啊,电闪雷鸣的……”

    我平静的一笑,“等了好几天了,等的就是这雨,就是这电闪雷鸣。”

    霍莹玉明白了,“好!”

    我们连早饭都没吃,下楼上车,直奔银州北郊。

    路上,雨越下越大,巨大的闪电不时撕裂漆黑的夜空,仿佛世界末日一般,气氛十足。

    路上无话,约莫一个小时后,我们来到了银州北郊的一座公墓外,把车停好,三个人打着伞,走了进去。

    这座公墓坐落在山脚下,规模很大,一进大门,就看见了密密麻麻的墓碑,漫山遍野,到处都是。

    我不禁有些奇怪,霍莹玉出事之前,公司资产上亿,不是没钱的人。怎么会把先人葬在这样一个地方呢?

    霍莹玉领着我们上山,走进一片向阳的墓区,来到一座墓碑前停下,对我说,“就是这里了。”

    我一看,那是一座独葬墓,两边十米之内栽有六棵松树,郁郁葱葱。整座墓如同鹤立鸡群,傲然独立,自成天地。单看这里,并不觉得有什么稀奇,但如果把整个公墓的地势和公墓内的庞大绿化区,建筑区等全部考虑进去,那这座墓所在的位置,恰是龙脉正穴所在之地,风水最好。

    所以这块墓地,非常的讲究,一看就是高人所选。

    难道是陈道爷?

    我觉得不太像,因为这风水明显有藏势的用意,也就是说,这龙脉正穴被周围的地势,建筑层层掩饰,为的就是防止有其他人看出这里的门道。要想做到这些,除非是在这公墓设计阶段就开始入手,不然的话,如此风水宝地,早就被某个达官贵人抢走了。

    最重要的是,这个风水布局的气质精巧,与陈道爷气质不符,更像是女人手笔。

    我略一沉思,走到墓前,仔细看那高大的汉白玉墓碑。

    墓碑上的照片是一个眉清目秀的女人,大概三十岁左右,下面写的是:家母霍文文之墓,女,霍莹玉敬立。

    我心里一动,问霍莹玉,“这是令堂的墓?”

    她点点头,“嗯。”

    我看着墓碑上的照片,想了想,“你父亲在哪?”

    “我没有父亲……”她淡淡的说,“我只有妈妈。”

    “你妈妈生前是风水师?”我看着她。

    她一愣,诧异的看着我,“您……”

    我迎着她的目光,“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父亲,就是陈道爷吧?”

    她默默的低下了头,没承认,也没否认。

    我淡淡一笑,“理解了。”

    “我妈妈和我爸爸是师兄妹”,她眼睛湿润了,看着霍文文的墓碑,“可是他们的师父不允许他们在一起,所以我妈妈怀了我之后,就离开上京,一个人来到了银州。”

    她噙着眼泪,看看四周,“当初建这公墓的时候,是她给看的风水,她没要对方的祈福,只要求在这个位置,给她留一个位置。她去世之前跟我说,以后不管我多有钱,也不要随便给她迁葬。她说这公墓虽然很大,但唯独这个地方的风水是最好的,葬在这里,她能保佑我,让我逢凶化吉,遇难成祥……”

    她捂着脸,泪流满面。

    我点点头,“她说的没错。”

    她擦擦眼泪,平静了一下情绪,“我妈妈去世之后,我才成了我爸爸的弟子。他说道家的规矩,师徒比父子都亲,说我师爷不允许他和我妈妈在一起,他不敢违逆,所以,不做父女,做师徒也是一样的。这件事是我家的秘密,就连我师兄王宝都不知道,可是,终究没能瞒过您……”

    “我问这个没别的意思”,我说,“只是要破五邪锁,第一步需要借助你家祖坟的力量。如果你父亲健在,那他是普通人我是一个做法,他是陈道爷,我就是另一个做法了。”

    她一愣,“您的意思是?”

    “如果你父亲是普通人,那我们要取震位之木”,我一指正东那棵树,“可如果你父亲是陈道爷,他是道人,是方外之人,那震位之木就不能取了。”

    “那要取哪里?”她忍不住问。

    我看她一眼,一指东南方向的那棵树,“取那棵,巽位之木。”

    她似懂非懂的看着我,“这……”我转身吩咐可儿,“你去那棵树上,取东南方向树枝,要粗壮的。”

    “好!”可儿把伞交给霍莹玉,拿出刀,走到树前,敏捷的爬上去,看准东南方向的一根粗壮树枝,轮刀猛砍。

    霍莹玉有点发愣,来到我身边,“少爷,这……这是……”

    “别问那么多,照我说的做就是了”,我淡淡的说。

    她犹豫了一下,看了一眼霍文文的墓碑,点了点头,“嗯。”

    雨很大,可儿很快就湿透了,她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继续砍树。刀子锋利无比,十几下之后,树枝砍断了。

    可儿敏捷的跳下来,接着开始用刀休整树枝。

    我从霍莹玉手里拿过雨伞,快步走到树下,给可儿遮住了雨。

    可儿冲我一笑,低头继续干活。

    不一会,她把那根松树休整好了,站起来递给我,“这样可以了么?”

    “可以”,我看看她,“冷么?”

    “还行,我身体好!”她一笑。

    我看看霍莹玉,“走,回酒店。”

    霍莹玉赶紧点头,“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