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09 锁五邪

作者:听澜本尊字数:3066更新时间:2020-04-04 09:20:44
    晚上七点钟,我和霍莹玉赶到首都机场,和可儿会合了。

    两个月没见,可儿头发长了,也染回黑色了,变得更漂亮了。

    一见面,她情不自禁的扑进我怀里,紧紧的把我抱住了。

    我笑了笑,松开她,给她介绍霍莹玉,“这是霍小姐……霍小姐,她就是可儿。”

    可儿很大方的冲她伸出手,“您好,我是韩可儿!”

    “霍莹玉”,霍莹玉握住她的手,忍不住夸赞道,“可儿小姐长得可真漂亮。”可儿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还好……还好……”

    我也笑了,“好了,咱们进去吧。”

    走进机场,我们一起领了登机牌,过了安检,来到了候机大厅。

    因为飞机还得等一会才到,霍莹玉怕我们渴,安顿好了之后,转身去给我们买水去了。

    可儿等她走了,凑近我,小声问我,“少爷,霍小姐遇上什么事了呀?”

    “葫芦呢?”我问。

    “在这”,她从包里拿出一个精致的黄铜八卦小葫芦递给我,“您看行不行?”

    我仔细看了看,点点头,“还不错。”

    她又拿出桃木令牌,“还有这个。”

    我接过来,“确定是雷劈桃木的?”

    可儿拍着小胸脯跟我保证,“绝对的雷劈桃木!”

    我仔细检查了一番,放心了,“嗯,是真的。”

    她嘿嘿一笑,“少爷,咱们这次不会是要抓妖吧?”

    我看她一眼,把葫芦和令牌递给她,“抓妖就不用这些了,收好了吧。”

    她装好物件,好奇的问题,“到底是什么事啊?”

    “现在别问”,我说,“你看看天气预报,查查银州哪天有暴雨。”

    “哦,好!”她拿出手机查了查,不由得一皱眉,“我去……不是吧?一周都是大晴天,哪有雨啊?”

    我下意识的想掐指起卦,想了想,还是算了。

    “一定会有雨的”,我淡淡的说。

    “那要是真不下雨怎么办?”她问。

    “那就等着”,我说,“等到银州下雨。”

    可儿耸耸肩,“好吧,我信您,您说有雨,就一定有雨。”

    正说着,霍莹玉回来了。

    “少爷,可儿,喝水”,她在我身边坐下,把水递给我们。

    可儿接过来,拧开递给我,“少爷!”我接过来喝了一口,问霍莹玉,“到了银州我们住哪?”

    “我给您和可儿定了银州大酒店”,霍莹玉说,“我家离那不远,十分钟的路,您看行么?”

    “不行,你也得住酒店”,我说。

    “行,那我现在再订一间”,她拿出手机。

    我突然想起来,“你给我和可儿定的什么房间?”

    “豪华套房”,她说,“两室两卫,带客厅和吧台的,您看可以么?”

    我放心了,微微一笑,“没有,挺好。”

    她也放心了,“那就好。”

    我看了一眼身边的可儿,她故作平静,戴上耳机,听歌了。

    上次给李川办事,为了方便,我俩一直住在一起。但是现在不一样了,我觉得还是分开住比较好一点。

    可儿当然明白我的意思,所以她什么也没说。

    但其实,我俩都不太自然。

    可能是习惯了吧。

    霍莹玉定好了房间,接着和我小声聊了起来。

    我这才了解到,她今年四十一岁,儿子随她姓,叫霍晓阳,今年十一岁。她在银州的公司做的是净化设备,之前做的很不错,有上亿的资产,但是这一个多月下来,公司基本到了崩溃的边缘了。

    “怎么会这么严重?”可儿摘下耳机,忍不住问。

    霍晓莹叹了口气,“我们这个行业就是这样,先前谈好的几个大单突然黄了,可是我前期的两千多万资金已经投进去了,这一下子就是个大窟窿。再加上很多合作了很久的单位突然取消了订货,库存一下子就上来了,压力特别大。一来二去的,资金链也就出问题了。”

    可儿看看我,“风水?”

    “我刚才怎么说的?”我看着她。

    她一吐舌头,“好吧,不问了。”

    她戴上耳机,继续听歌了。

    我被她可爱的样子逗乐了,忍不住摸了摸她的头,接着问霍莹玉,“对了,你前夫呢?他什么情况?”

    霍莹玉沉默片刻,叹了口气,“我们离婚后,他回了一次上京,去了师父那。再之后,他就出去旅游了,到现在都联系不上。听我师兄说,他好像是去国外了。”

    她的眼睛湿润了。

    我没说话,默默的点了点头。

    这时,广播通知,我们的飞机到了,开始登机了。

    我站起来,拍拍可儿,“走啦!”

    可儿摘了耳机站起来,“嗯!”

    霍莹玉深深的吸了口气,含着眼泪冲我一笑,“少爷,拜托了!”

    我平静的一笑,“走吧。”

    三个小时后,晚上十一点多,我们在银州机场落地了。

    走出机场,我们打了个车,来到银洲大酒店,住下了。霍莹玉的房间在我们隔壁,她说这是她让酒店安排的,为了方便些。

    我吩咐她,明天开始不用管我们,照常去公司上班,该怎么忙怎么忙,什么时候下雨了,就别去了。

    霍莹玉一愣,“下雨?少爷,银州这地方,冬天很少下雨的……”

    我平静的一笑,“很少下雨,不代表不下雨,你记住我的话就是了。”

    她默默的点了点头,“好,那您早点休息,我先回房间了。”

    “好”,我吩咐可儿,“送霍小姐。”

    “嗯!”可儿点点头。

    霍莹玉走了之后,我洗了个澡,换上睡衣,来到了卧室的阳台上。

    这是一座美丽的南方小城,气候有些湿冷,但相对于北方来说,还是暖和的。我趴在阳台的栏杆上,俯瞰着银州的夜景,心里盘算着接下来的每一步。

    爷爷说过,要破五邪锁,须得锁五邪,意思就是五邪锁不能从外面打开,因为你动任何一个邪鬼,其它四个邪鬼都会同时行动,事主顿时就会殒命。所以唯一的办法,就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利用五个邪鬼的特性,分化瓦解,各个击破,将五邪分别锁住,然后再一举将其根基摧毁,这就叫锁五邪。

    锁五邪的风险极大,所以每一步我都必须谋划的当,万不可走错一步。

    除此之外,我还得提防着那个用五邪锁害她的人,不管他是自己的主意还是拿人钱财,为人办事。我要锁五邪,他必然会拼命阻止,我们在明处,他在暗处,对他来说,这是一场生死之战。

    所以,我不得不慎重,不得不小心。

    我看着远处的夜景,陷入了沉思。

    不知不觉的,夜深了。

    可儿洗完澡,穿着睡袍来到我身边,跟我一起看夜景。

    “可儿,你会玩刀,那你会打架么?”我问她。

    “会啊”,她说,“我是我妈妈的陪练。”

    我看她一眼,“真的?”

    她自信的一笑,“只是我妈妈教我的都是杀招,平时不敢用罢了……”

    她看看我,“怎么?您不信?”

    我摇头,“不信。”

    她深深的看着我,微微一笑,“那……试试?”

    夜色下,那笑容,特别的迷人。

    我没说话,伸手摸了摸她的头,转头看向远处。

    这下,心里有底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