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07 五邪锁

作者:听澜本尊字数:3137更新时间:2020-04-03 09:31:25
    房间内,霍莹玉趴在床上,昏昏欲睡。郭辰珺给她盖好了被子,只露出了腰部的肌肤。她虽然四十多岁了,但长得并不难看,身材保持的很好,尤其是皮肤,非常的白。

    陈道爷和王宝走到门口,碍于身份,没敢进来。

    我没那么多顾忌,直接就进屋来了。

    来到床边,郭辰珺一指霍莹玉的后腰,“你看。”

    我仔细一看,只见雪白的肌肤上,赫然显出了一只凶恶的鬼头。

    那是一只恶鬼的头,有鼻子有眼,看上去特别的诡异。

    这一看,我心里有数了。

    “我问霍小姐了,她没有纹身”,郭辰珺小声说,“这也太邪了。”

    我沉思片刻,吩咐她,“给她喝点水,给她穿上衣服,带她去客厅。”

    “嗯!”郭辰珺点点头。

    我转身来到门外,看看陈道长,“我得问霍小姐几个比较隐私的问题。”

    “好,那我们回避一下”,陈道爷说。“您不用回避”,我看看王宝,“宝先生,你得回避。”

    “好!”王宝很痛快。

    “你去准备午饭吧”,陈道爷吩咐他。

    “是,师父!”王宝说完,冲我一抱拳,转身走了。

    我和陈道爷回到客厅坐下,继续喝茶,不一会,郭辰珺扶着霍莹玉回来了。

    此时的霍莹玉已经清醒过来了,只是脸色苍白,身子有些虚弱。

    郭辰珺扶她坐到椅子上,又去她房间拿了个枕头给她靠在后背上,这才来到我身边坐下了。

    “莹玉,少爷有几个问题要问你”,陈道爷说,“涉及隐私,但你不得隐瞒,知道吗?”

    霍莹玉一愣,看看我,点了点头,“嗯。”

    我喝了口茶,放下茶碗,看看她,“霍小姐,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梦到那五个人的?”

    “一个多月了”,她说。

    我推算了一下时间,问她,“那大概两个月前,你没有和一个异性开过房?”

    霍莹玉一怔,“啊?我……”

    “莹玉,说实话”,陈道爷说。

    霍莹玉顿觉无地自容,羞愧的低下了头,“我……我……少爷……这……”

    “有没有?”我平静的问。

    她犹豫良久,轻轻的叹了口气,点了点头,“有。”

    陈道爷脸色很不好看,想说话,却又忍住了。

    “那个人是什么人?”我问。

    “他是我大学同学,也是我的生意上的伙伴,叫肖宇”,霍莹玉尴尬的说,“大概两个月前,我们一起去申城谈一个很重要的项目。那天晚上,甲方安排了宴会招待我们,席间不断的有人灌我酒,我喝多了。后来……后来肖宇把我送回了房间,然后他就……他就没走……”

    “哎!”陈道爷一声长叹,“莹玉!你呀你!你这……哎……”

    霍莹玉低下头,使劲咬着嘴唇,眼泪一滴滴的落到了前襟上。

    “那天晚上,你们发生了什么?”我接着问。

    霍莹玉苦涩的一笑,“少爷,您何必多问……孤男寡女的在一起,又喝了酒,还能有别的事么?”

    “你说你喝多了,那你记得么?”我继续问。

    霍莹玉一愣,不解的看着我,“少爷,您……”郭辰珺也不明白,小声问我,“吴峥,你问这么细干什么?”

    “你别说话”,我小声说,接着问霍莹玉,“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你记得么?”

    我这么一问,霍莹玉突然清醒了些,回忆道,“我喝多了,什么都不记得了……不过第二天醒了之后,发现自己没穿衣服……”

    “那肖宇呢?”我看着她,“他在你房间么?”

    她摇头,“没有。”

    “那你怎么知道你们发生那种事了?”我问。

    “我第二天中午见到他了,问他昨晚怎么回事?”她红着脸说,“肖宇跟我道歉,说谁自己也喝多了,请我原谅他。我当时很尴尬,也很难受,但是我也没法怪他,后来就说,这件事谁也不许提了,然后就这么过去了……”

    “莹玉,你……”陈道爷很生气,“之前我问你有没有桃花犯体,你为什么不说实话?嗯?就算你是喝多了,可既然出事了,你不该瞒着师父呀!”

    “师父,这话您让我怎么说?”霍莹玉苦笑,“我总不能给您老打电话,告诉您我失身了吧……”

    陈道爷无奈的叹了口气,问我,“少爷,莹玉今年有桃花犯体之厄,我提醒过她,可是到头来,还是没防住。她现在这个事,是不是跟这个叫肖宇的人有关?”

    “是不是有关,现在下结论太早”,我看向霍莹玉,“这个肖宇现在在哪?”

    “他在银州”,霍莹玉说,“我们俩的公司在同一座写字楼内,我在他楼上。”

    “那晚之后,你们关系怎么样?”我问。

    “从申城回银州后,我尽量躲着他,业务上的事也都交给助手去跟他沟通了”,她叹了口气,“后来,我开始梦见那五个人,然后一个月内,一连失去了几个大单,还有一大批的客户,公司的资金链出现了严重的问题。我被逼的没办法了,想请他帮帮我。但是他不知道是生气了还是怎么着,就是躲着不见我,我联系了他很多次,不接我电话;去他公司找他,他也不见我。”

    “那他的生意怎么样?”我问。

    “他的生意?”她一愣,想了想,“一切正常吧?我没打听过。”

    我没说话,默默的点了点头。

    陈道爷忍不住问,“少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我看他一眼,又看看霍莹玉,“霍小姐中的是一种邪术,叫五邪锁。”

    “五邪锁?”陈道爷,霍莹玉和郭辰珺都是一愣。

    我看看他们,解释道,“五邪锁是南派道家分支五鬼门的一种邪术,又叫五鬼锁灵法。这种邪术看上去是法术,其实是一种很高级的风水术,是用五种邪气化作邪鬼,潜入五脏,藏于神光内气之下,以人体为天地,以邪气布阵法,阻人运势,惑人神智,且不漏痕迹,让人防不胜防。”

    陈道爷茫然的看着霍莹玉,不由得咽了口唾沫。

    “这五邪锁不是普通的邪术,要使用它,必须趁事主心智迷乱,正气虚弱,褪去事主的衣服,以人血配合五邪咒在事主身上画符”,我看着霍莹玉,“符成之后,只需六个时辰,邪气就可以藏入事主五脏之内,结成五邪锁。一旦结成,五邪一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动之必伤五脏,即使发现了,也另人投鼠忌器,不敢有所为了。”

    霍莹玉吃惊的看着我,眼睛里的泪水不住地打转。

    “那就是说,没有办法破解?”郭辰珺忍不住问。

    “倒也不是没办法”,我想了想,“只是常规的方法不能用,只能用非常之法。”

    霍莹玉早已泣不成声,“少爷,少爷……求求您救救我……救救我……”

    她吃力的扶着椅子站起来,哭着给我跪下了。

    陈道爷也说,“少爷,您救救莹玉吧!”

    郭辰珺犹豫了一下,问我,“吴峥,这个……很危险么?”

    我略一沉思,起身扶起霍莹玉,“霍小姐,起来。”

    “少爷,求求您,我儿子还小……”霍莹玉哭着说,“他爸爸不要他了,我如果再有个三长两短,那孩子就没人管了……”陈道爷站起来一抱拳,“少爷,您既然能看出来这是五邪锁,一定就能破开这邪术!我和四爷是挚友,就请少爷给我这老朽一分薄面,救救莹玉吧!”

    “道爷言重了”,我想了想,看看霍莹玉,“霍小姐,五邪锁不是随便能破的,中间有丝毫差错,你都会万劫不复,不但性命不保,而且会魂飞魄散,永不超生,你……要想好了……”

    霍莹玉一听这话,愣住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