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05 陈道爷

作者:听澜本尊字数:3326更新时间:2020-04-02 09:37:03
    第二天一早,唐思佳给我发来一个定位。

    我们跟着导航来到西山脚下,王宝已经开着一辆车,早早在那等着了。

    见面之后,他冲我俩一抱拳,“少爷,珺小姐,又见面了!”

    郭辰珺微微一笑。

    我也微微一笑,抱拳还礼,“麻烦道长了。”

    “少爷言重了”,王宝说,“请!”

    “请!”

    我们各自开门上车,他先行一步,我们紧跟着他,一路开上了西山。

    雪后的山路不好走,车开的很慢,二十分钟后,我们来到了一座山间院落前,把车停下了。

    那是一座四合院,青砖碧瓦,古色古香,样式十分的古朴,白雪覆盖之下,偶有青苔露出边角,更凭添了几分悠然。院门不算高大,上面挂着一块木匾,上书四个大字,桃源精舍。

    字迹苍劲有力,却含而不露,如同这里的主人,不显一丝锋芒。

    我们开门下车,在王宝的引领下,走向门口。

    这时,门开了,一个七十多岁的老者带着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迎了出来。

    “师父!”王宝恭敬的喊了一声,接着说,“吴峥少爷和珺小姐来了。”

    老者一笑,冲我抱拳,“吴峥少爷,贫道陈子午,恭候少爷多时了。”

    我抱拳还礼,“道爷您好!”

    “好好好”,陈道爷笑了笑,接着冲郭辰珺一笑,“珺小姐,又见面了。”

    郭辰珺礼貌的一笑,“道爷您好。”

    “好”,陈道爷点点头,给我介绍身边的女人,“这是我的弟子,她叫霍莹玉。莹玉,见过吴峥少爷和珺小姐。”

    霍莹玉走过来和我们握手,“吴峥少爷您好,珺小姐您好。”

    她不用道家礼,而是跟我们握手,这说明她不是修道的人,充其量只是陈道爷的记名弟子而已。我看了一眼她的眉心,发现她的神光有点乱,心神不宁,虽然身上很干净,但握手的瞬间,却能清晰的感觉到她身上有一股淡淡的邪气。

    这个女人,有点问题。

    我下意识的看了一眼陈道爷,看来他想和我说的事,八成和这个霍莹玉有关。

    寒暄过后,陈道爷把我们请进了客厅,分宾主落座了。

    王宝给我们端来了茶水,先给我和郭辰珺,接着给他师父和霍莹玉。

    霍莹玉赶紧站起来,双手接过茶碗,诚惶诚恐的说了句,“谢谢师兄。”

    王宝没说话,送完茶,往陈道爷身后一站,恭敬无比。

    “少爷,珺小姐,请!”陈道爷说。“请!”我们端起茶,喝了一小口。

    茶的味道很苦,比我家里的苦多了,不过喝完了,舌头是甜的。

    我咂摸了一下,还不错。

    郭辰珺看我一眼,想笑,但忍住了。

    陈道爷喝了口茶,放下茶碗,接着冲我一笑,“听唐小姐说,少爷正在闭关,贫道冒然想请,打扰少爷修炼了。”

    “道爷客气了”,我平静的一笑,“刚好我也出关了,本来也想上山来,当面向您道谢的。”

    “少爷客气了”,陈道爷说,“那红布中的密法本来就是吴家的,是你爷爷十八年前交给我的。”

    我心里一动,“十八年前?”

    “对,那时少爷你刚出生不久”,陈道爷说,“四爷来到上京,在这桃源精舍内住了一段日子,写下了那些密法。写完之后,他把密法交给我,叮嘱我说,十八年后,少爷出道儿,到时再将这密法送给少爷。四爷还让我转告少爷,让你不要着急,要循序渐进,一步步的来。”

    我放下茶碗,起身冲外跪下,“爷爷放心,吴峥记住了。”

    我磕了三个头。

    郭辰珺赶紧站起来,在旁边静静的看着我。

    我磕完头,站起来,平静了一下,转身冲陈道爷一抱拳,“谢谢道爷!”

    陈道爷平静的一笑,满意的点点头,“好,不愧是吴家的根苗,一举一动,都透着你爷爷当年的气派。少爷,请坐!”

    我看看郭辰珺,“坐吧。”

    她点点头,“嗯。”

    我们重新坐下了。

    “你爷爷留给你的书,我从来没有看过”,陈道爷说,“我与四爷是挚友,他托我为少爷保管吴家秘术,是对我的信任,无论如何,我也不会辜负四爷的信任,这一点,还请少爷放心。”

    我淡淡一笑,“道爷言重了,您的话,我信。”

    陈道爷松了口气,站起来冲我一抱拳,“多谢少爷!”

    我站起来,抱拳还礼,“道爷客气了。既然您和我爷爷是好朋友,那客套话就不用说了,唐小姐说您约我来是有事要跟我谈,有什么需要我做的,您但说无妨。”

    “好!好!”陈道爷笑了,“少爷,坐,咱们坐下说。”

    我重新坐下,看了一眼旁边的霍莹玉。

    陈道爷也把目光投向了霍莹玉,“我这个徒弟莹玉,最近一段时间很不顺,遇上了很多怪事。我找不出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实在没办法了,所以才把少爷请来,想劳烦您帮帮她。”

    “遇上了很多怪事?”我看看霍莹玉,“什么样的怪事?”

    “莹玉,你跟少爷说说”,陈道爷说。

    “是这样的少爷,我总是梦见五个人,每天都跟着我,折磨我”,霍莹玉紧张的说,“然后自从梦见他们开始,我特别的不顺,特别的倒霉。生意上总是莫名其妙的出意外,一个月不到,我先后除了四次车祸,开车出事,坐车出事,就连坐飞机,都遇上小偷,把我带给师父的礼物给偷走了。”

    “还有别的么?”我问。

    她叹了口气,低下头,“我老公跟我离婚了,我们结婚十二年了,感情一直特别好,从来没红脸。可是从我梦见那五个人开始,他就像变了一个人,总是找茬儿跟我吵架,我怎么做他都不满意。最邪门的是,从我们第一次吵架开始,仅仅过了半个月,他就非要跟我离婚,如果我不答应,他就要杀我们的孩子!我哭着求他,给他跪下,给他磕头,可他就像中邪了一样,就是非要离婚。我怕他伤着孩子,没办法,只能答应了。”

    她泪如泉涌。

    郭辰珺一皱眉,看看我,“难道是中邪了?”

    “这就是奇怪的地方”,陈道爷说,“她老公也是我的弟子,人特别的好,他性情大变之后,我让他来了一趟上京,发现他一切正常,根本没中邪。不仅他一切正常,莹玉家的阴阳两宅也都正常的很,她身上也没有丝毫中邪的迹象,可是她每天都梦到那五个人,甚至累了,走神的时候,那五个人都会出现。不怕少爷和珺小姐笑话,我陈子午在风水界闯荡五十多年了,见过的怪事不计其数,但像莹玉这种情况,还真是第一次见到。”

    “我找过很多大师,道家的,密宗的,风水,阵法,密咒都用过了,可是谁也看不出我到底是怎么了,谁也不知道那五个人到底是什么东西”,霍莹玉哭着对我说,“少爷,我现在家没了,公司也快垮了,我的人生都快崩溃了。我师父说,您肯定能帮我,能查出那五个人到底是什么。我求求您,求求您了……”

    她哭成了一个泪人。郭辰珺心有不忍,看看我,“吴峥,帮帮霍小姐吧。”

    我凝视着霍莹玉,表面上看,她除了神光有点乱,身上有点淡淡的邪气之外,实在看不出还有什么问题。但既然有邪气,那就一定是不正常,可这邪气非常的奇怪,若隐若现,似有似无,陈道爷也是有名的风水师了,他竟然没看出来?

    想到这里,我不由得看向陈道爷,“道爷,您看霍小姐身上的气场,正常么?”

    陈道爷一愣,仔细打量霍莹玉,“气场……正常啊。”

    “她身上的邪气,您看不出来?”我不解。

    “邪气?”陈道爷一皱眉,费解的看着霍莹玉,“有邪气?难道是我看不出来?”

    他身后的王宝一听这话,也看向了霍莹玉,脸上也露出了费解的神情。

    “怎么会这样?”郭辰珺小声问我。

    我略一沉思,站起来,“您这里有没有七星灯?”

    陈道爷赶紧站起来,“有!”

    我点点头,看了一眼流泪的霍莹玉,“试试就知道了。”

    陈道爷转头吩咐王宝,“去取七星灯!”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