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04 内景三阵图

作者:听澜本尊字数:2961更新时间:2020-04-02 09:23:17
    内景三阵图是吴家上乘的内功修炼法门,它的原理是利用内气在经络内布置三个阵法,然后利用阵法聚集灵气,迅速提高内功修为。第一次修炼,我整整修炼了一天,到了傍晚时分,三个阵法自然而然的化作内气,接着就消失了。

    我深吸一口气,缓缓的睁开眼睛,以神光调内气一试,发现我的内功并没有明显的进步,但是神光却明显的增强了。

    我告诉自己不要急,平静了一下,起身下床,来到了楼下的餐厅里。

    珺小姐已经做好了晚餐,正一边看书,一边等我。

    见我下楼来了,她赶紧放下书,站起来,“你觉得怎么样?”

    我平静的一笑,“挺好的,明天继续。”

    她这才放心了,看看桌上的饭菜,“你稍等,我去把菜热一下。”

    “不用”,我拦住她,拉过椅子坐下,拿起筷子,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珺小姐的厨艺特别好,比唐思佳还要棒。

    她看我吃的那么香,忍不住问我,“真的不需要热一下么?”

    “不用,好吃!”我边吃边说。

    她放心了,先给我盛了碗汤,这才拿起筷子,一起吃了起来。

    吃完之后,她自己收拾了,不让我帮忙。

    我靠在门边,默默的看着她刷碗,心里特别的暖。

    不知不觉的,身上的内气开始自发的运转起来。

    我察觉到了这种运转,不由得一愣,心说这怎么可能?我没修炼呀!但是那种运转,确实实实在在的,我只觉得身上特别的热,暖洋洋的,全是热气。

    郭辰珺看了我一眼,有点纳闷,“你的脸怎么那么红?”

    “我身上很热……”我茫然的看着她,“内景三阵图,它在自动运转……”

    她一愣,赶紧擦擦手,走过来,“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没有,这不是问题,这是好现象”,我有些兴奋,“小珺,我不陪你了,我去楼上继续修炼!”

    “嗯,你快去吧!”她赶紧说。

    我转身上楼,回到卧室,往床上一坐,开始配合内气的运转,使用爷爷教我的口诀。

    这会才明白,原来那些奇怪的口诀是这么用的。

    整整一晚,我像沐浴在温泉中一般,身上不住地出汗,但口中却津液满口,丝毫不觉得口渴。

    练气时的津液,道家称之为长生药,有延年益寿,还精补脑,返老还童的功效。一般来说,修炼一晚上,也就有那么一点点津液,而我这可好,津液一口接一口,都快喝饱了。

    就这样,不知不觉的,天亮了。

    内气的远转慢慢停下,接着消失了。

    我慢慢睁开眼睛,只觉得双眼放光,再一调内气,惊喜的发现,自己的内功竟然在一夜之间有了长足的进步。

    我赶紧叠雷诀,试一下功力,结果很轻松的就叠了四重雷诀。

    这就意味着,我的内功增加了三分之一左右。

    这已经如同做梦了。

    我收了雷诀,看着窗外远处的玉泉山,深吸一口气,不由得笑了。

    自从出道以来,我每每受制于内功修为不够,动不动就吐血,受伤。现在有了内景三阵图,这种日子,终于熬出头了。

    但是这种神奇的感觉仅仅持续了七天,之后,内景三阵图就好像突然失效了一般,怎么也无法修炼了。

    我陷入了迷茫,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后来,郭辰珺的一句话提醒了我。

    她说会不会是这内景三阵图,只能修炼七天?

    我仔细一想,觉得很有道理,所谓骤雨不终日,飘风不终朝,越是厉害的功法,越是不能无限制的修炼。因为人的身体是有极限的,我虽然从小修炼内功,但毕竟还是肉身凡胎。七天的修炼,我的内功增长了一倍有余,叠雷诀已经可以叠到五重,仅次于爷爷了。这种情况下,如果继续修炼下去,那结果必然是身体承受不住,势必会过犹不及,走火入魔,经络寸断,变成废人。

    想明白之后,我一阵后怕,心说幸亏是不能修炼了,不然真就麻烦了。

    内景三阵图不能修炼了,我就转而修炼日记本里的内功心法,气脉修炼法门,这两部分比较平和,虽然不能迅速增强内功,但是对于我修炼气脉和神光却是极有帮助的。

    就这样,不知不觉的,一眨眼两个月过去了。

    天气渐渐冷了。

    这天早上起来之后,我一看,外面下雪了。

    山里的雪景很美,让人心里很静,瞬间就清醒了。

    吃早饭的时候,我跟小珺说,今天不修炼了,出去踏雪。

    她当然很开心,满口答应了。

    吃完饭,我俩来到外面,一边欣赏雪景,一边散步聊天。

    这时,我手机响了。

    我一看,是唐思佳打来的。

    我刚闭关的时候,她给我打过电话,郭辰珺帮我接的,那之后她就没再打过来。这会打电话,估计是有事要跟我说了。

    我想了想,随即接通了电话,“喂?”

    “吴峥,我现在给你打电话,是不是会影响你?”她小心翼翼的问。

    “不会,我在外面散步呢。”

    “散步?和郭小姐么?”

    我看了一眼身边的郭辰珺,“嗯。”

    唐思佳沉默了一会,“我表哥跟我说了,说你们在一起了……她对你……好么?”

    “好”,我淡淡的说。

    “那就好”,她顿了顿,清清嗓子,“是这样的,你记得我之前跟你说过的那位在西山隐居的道长么?”

    我心里一动,“西山?他是不是姓陈?”

    “对,你认识他?”唐思佳纳闷。

    “前段时间他徒弟王宝来找过我”,我说,“他怎么了?”

    “他刚才给我打来电话,问我能不能帮他约你,他说有件事想请你帮忙”,她说。

    我停下脚步,“有事找我帮忙?”

    郭辰珺一愣,小声问我,“怎么了?”

    我示意她别说话,一会跟她说。

    她很懂事,默默的点了点头。

    “对,听他的语气,好像是挺为难的事”,唐思佳说。

    我想了想,“行,那我明天去西山,跟他见个面。”

    唐思佳松了口气,“好,我马上跟他说。”

    我挂了电话,看看郭辰珺,“西山那位陈道爷想约我见面,说是有事,明天你陪我去一趟吧。”

    “可是你正闭关呀”,她担心,“这会去西山,闭关怎么办?”

    我淡淡一笑,“你还看不出来么?闭关结束,我该出去办事了。”

    “真的行么?”她不放心。

    我刚想说话,唐思佳的电话又打过来了,“我跟陈道长说了,他说明天在西山恭候你的大驾。倒时候,他会让王宝去山下迎接你。”

    “好!”

    她沉默了几秒,鼓起勇气,“吴峥,过几天,一起吃个饭吧?”

    “行,我办完事给你打电话”,我说。

    她笑了,“嗯。”

    我挂了电话,看看郭辰珺,“放心吧。”

    郭辰珺深深的看了我一会,平静的一笑,点了点头,“好!”

    我把她揽进怀里,动情的抱住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