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02 爷爷的日记本 感谢緋沙的玉佩!

作者:听澜本尊字数:3634更新时间:2020-04-01 09:29:34
    晚上,我们回到小区,一起吃了顿烤鸭。

    吃完之后,我俩一起去超市,买了很多水果蔬菜,还有一些生活用品。从上次离家去荣阳开始,已经过去差不多半个月了,冰箱里的菜早就不能吃了。

    回到家里,我先带她参观了一下,接着她脱掉外套,撸起袖子提着买来的两大包东西去厨房了。

    “你干嘛?”我问她。

    “收拾一下呀”,她说,“你不用管了,去洗个澡吧。”

    我跟着她走进厨房,“我帮你吧?”

    她轻轻一笑,把我推出来,“我来就可以了,你累了好多天了,洗个澡,一会我给你削水果吃。”

    我心里暖暖的,点了点头,“嗯。”

    她转身回去忙了。

    我看着她纤细而好看的腰身,幸福的一笑,转身回到卧室,拿了一身衣服,走进了浴室。

    等我洗好之后,她已经把整个屋子都收拾好了,还做了一个酸奶果盘,冲了两杯咖啡,我出来的时候,她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书。

    那是我的高中历史课本,本来是放在客厅书架上的。

    “你怎么看上那个了?”我问。

    “我喜欢历史。”

    她头都没抬一下,说的那么自然。

    我就喜欢她这酷酷的样子,简直太美了。

    我心里一阵冲动,擦着头发走到她身边坐下,一把将她抱进怀里。

    她咯咯笑了,“哎呀你别闹,我看完这点……”

    “历史课本有什么可看的?”我幸福的搂着她,“你喜欢的话,我去给你买几本专著来看。”

    “嘘,别吵”,她一边认真的看书,一边回手摸了摸的头。

    我不说话了,贴着她的脸蛋,一边嗅着她的体香,一边跟她一起看。

    她看的是明清时期社会经济的发展和资本主义的萌芽,不知不觉的,我也跟着看进去了。

    这么多年了,头一次觉得看书原来这么舒服。

    她一直把那一章看完了,这才合上书,转过头来,我俩一阵热吻。

    正情浓时,外面有人轻轻敲了几下门。

    她一愣,停下了,小声问我,“这么晚了,谁呀?”

    我也一愣,想了想,松开她,“我去看看。”

    “嗯”,她赶紧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

    我来到门口,从猫眼往外一看,外面站的是一个中年道士,肩上还背着一个包。

    道士?

    我赶紧揉了揉眼睛,仔细一看,没错,是道士。

    怎么会有道士来找我?

    我略一沉思,打开门,“你好。”

    道士见门开了,冲我一笑,单手打稽,“请问,您就是吴四爷的孙子,吴峥少爷吧?”

    “是我,您是?”我疑惑的看著他。

    “贫道名叫王宝,全真龙门派弟子”,他说。

    “原来是王道长”,我不解的看着他,“既然是龙门派弟子,那您的名字怎么……”

    他一愣,随即笑了,有些不好意思,“这个……贫道随师多年,但尚未得恩师收入门下,所以至今只有俗名,没有道名。”

    “原来是这样”,我淡淡一笑,“请进屋说话吧。”

    “好的,多谢少爷”,他道过谢,准备进门。

    这时,郭辰珺来到我身后,小声问我,“吴峥,是谁呀?”

    王宝一看我屋里有女孩,刚抬起的脚赶紧又退回去了,连连道歉,“哎呦,实在是不好意思,贫道不知道您有贵客,真是打扰了。”

    “没关系的,请进来说话吧”,我说。

    郭辰珺仔细看了看他,突然认出来了,“哎,这位道长,你是不是西山陈道爷的那位弟子,宝先生?”

    王宝一愣,“这位小姐,恕贫道眼拙,您是……”

    郭辰珺笑了,“两年前,杜三爷八十大寿,我和我爸爸去杜家祝寿,和陈道爷有过一面之缘,那天您还专门为杜三爷表演了道家太极十三式,您忘了么?”

    “这个事我记得,不过姑娘您……我实在是没想起来”,王宝说。

    “我叫郭辰珺,那天陈道爷还说,我与道家有缘,您想起来了么?”郭辰珺问。

    王宝一愣,突然想起来了,“哦,我想起来了,您是珺小姐!”

    郭辰珺微微一笑,“对!”

    王宝看看我俩,“那请恕贫道多问一句,珺小姐和吴少爷是……”

    郭辰珺脸一红,看了我一眼。

    我微微一笑,拉住她的手,“她是我女朋友。”

    王宝笑了,一阵感慨,“哎,难怪……师父他老人家早就说过,珺小姐天资聪颖,机缘深厚,将来必与道家高人喜结良缘。看来师父所言不错,真是天意,天意呀!哈哈哈……好,太好了……”

    我和郭辰珺面面相觑。

    “那位陈道爷跟你这么说过?”我小声问。

    “没有啊”,她小声说。

    我转头看向王宝,他一看,赶紧不乐了,咳了咳,正色道,“呃……贫道刚才冒失了,还请少爷,珺小姐莫怪。”

    说着,他从包里拿出一个红布包,双手捧着递给我,“家师命我将此物送来,当面呈送少爷,请少爷收下。”

    我一愣,接过来,“这是?”

    “这是吴四爷对家师的托付”,王宝一笑,“如今少爷长大了,家师说,该物归其主了。”

    他冲我们一抱拳,“少爷,家师说了,他日得闲,盼少爷西山一叙。珺小姐在这里,贫道不便打扰,这就告辞了。”

    说完,他转身走了。

    “这……”我有点懵,看了看身边的郭辰珺。

    “先关上门”,她小声提醒我。

    “哦,对”,我回过神来,关上门,拉着她的手回到客厅,把红布包放到了茶几上。

    “这是什么呀?”郭辰珺好奇的问。

    “我也不知道”,我想了想,“打开看看。”

    “等等”,她拦住我,“我在这,合适么?”

    “你是我女朋友,有什么不合适的?”我淡淡一笑,拿开她的手,解开了红布包。

    郭辰珺含情脉脉的看着我,很开心。

    我小心翼翼的解开红布包,里面是一个发黄的日记本,打开一看,里面是爷爷熟悉的字迹。

    “是我爷爷的字”,我一阵激动。

    “是爷爷的日记么?”郭辰珺问。

    我翻看了几页,兴奋不已,“不是日记,是内功心法,炼器法还有气脉修炼法门!这是爷爷手写的秘籍啊!”

    “秘籍?”她看了看,接着问我,“那上面的写的,你学过么?”

    “有些学过,有些没学过”,我有些激动,一边看,一边指给她看,“比如这内功心法,我没学过;炼器法我学过,而且爷爷教我的比这个要深的多;这个……这个气脉修炼法门,爷爷教过我一部分,这个好像更全面一些……”

    我一连翻了几十页,之后,日记本上出现了一张图。

    我一看那图,一下子愣住了,“内景三阵图……”

    “内景三阵图?”她看看我,“这是什么?”

    我深深的吸了口气,看看她,“小时候爷爷教我内功的时候,让我背过一些奇怪的口诀。他说那是炼气的密法,可是那口诀的内容更像是风水阵,根本没法用来炼气。有一次我实在想不通,就试着用那些口诀中的一个叫安三诀的来调运内气,结果一下晕了过去,差点走火入魔。幸好爷爷发现的早,我这才捡回一条小命。我以为爷爷会骂我,但他没有,他跟我说,这些口诀是要配合内景三阵图来修炼的,他说你不要再乱试了,用心记住就是了。”

    我看着笔记本上的图,“那之后,爷爷就再也没提过这件事,我也没再问过。没想到,这张图竟然在这里……”她笑了,“这不是很好么?你现在可以修炼了。”

    我想了想,合上笔记本,“小珺,我确实是想闭关一段时间的,不过原本的计划不是学这本,而是学另外一本。我爷爷说过,那是我们吴家的命根子……”

    “学哪个都行”,她说,“但问题是,你想闭关的话,这里可不行。”

    “为什么?”我不解。

    “你不知道有多少人知道你住在这里”,她看着我,“在这里闭关,随时会被打扰的。”

    “那怎么办?”我问她。

    她轻轻一笑,“我有个房子,离玉泉山不远,是个别墅,很安静。你要是不介意的话,去那闭关吧,我照顾你。”

    “你照顾我?”我凝视着她,“怎么照顾?”

    她脸一红,躲开我的目光,“还是给你找个阿姨吧,每天过去给你做个饭,照顾你起居……”

    我笑了,动情的把她揽进怀里,顶着她的额头,“我不要阿姨,我只要你……”

    她红着脸,凝视着我良久,轻轻一点我鼻子,“我不能总跟你在一起,那样你没法闭关了,小孩儿!”

    我平静的一笑,“这事,就这么定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