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24 天龙石材厂

作者:听澜本尊字数:4100更新时间:2020-03-30 09:21:13
    狮子不用去外地选,县城内就有建材市场,李川说那里就有卖狮子的,各种材质的都有。

    我们离开酒店,来到建材市场,走进了最大的一家建材行内。

    这家建材行的老板是个年轻女孩,叫陈佳音,李川给我们介绍,说她是万山镇镇长陈三富的小女儿。

    我和可儿交换了一下眼神,原来这是李川的小姨子。

    关于陈丽的事,李川一直绝口不提,我们也不问。反正也不耽误办事,就这么糊涂着,挺好。

    陈佳音长得很漂亮,个子不高,身材婀娜,是典型的南方美女。

    寒暄过后,她领着我们来到仓库,打开仓库大门,让我们随便选。

    我一看,这里的狮子确实不少,有石头的,铜的,也有木头的,造型各异,质量上乘。

    “少爷,您看哪个合适?我就请哪个!”李川说。

    我没说话,走进狮群,仔细看了起来。

    从材质上来说,石头狮子和铜狮子都可以,主要是造型,要足够威猛,煞气足够重才行。

    我一连看了十几尊,都不太满意,无奈的摇了摇头。

    李川一看,赶紧过来,“怎么?都不行?”

    “还有么?”我问陈佳音。

    陈佳音一愣,“呃……我们的存货都在这里了,您也知道,狮子这东西不可能存太多,一般都是有人要我们才跟厂家订货的。”

    我看看李川,“那去别家看看吧。”

    李川点点头,“好!”

    “别呀姐夫!”陈佳音脱口而出,“您说了要从我这拿货的,我这最全了呀,您去别家也没有这么多的!”李川赶紧冲她使眼色,“你叫我什么?别胡说!”陈佳音这才意识到自己说漏了,赶紧改口,“对不起李总,我的意思是我这的货最全了,少爷,您再看看,再看看……”这个瞒不住人,一看就是李川先打了招呼了,让陈佳音别说破他们的关系,我们心知肚明。

    我和可儿装作没听见前面的话,转头看了看那些狮子。

    “确实是没合适的”,我看看李川,“还是去别家看看吧。”

    “好!”李川说。

    “哎李总……”陈佳音还想劝他。

    李川瞪她一眼,她一看,不敢说话了。

    我们又来到了另一家,接到我们的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

    老头人很热情,领着我们来到自家的仓库里,打开库门,让我们随便选。

    我仔细看了一番,无奈的摇了摇头,还是没有合适的。

    “还是没有?”李川问。

    “没有”,我淡淡的说,“这些狮子,气势都不够。”

    “那这就没有更好的了”,李川无奈的说,“要不然,咱们去杭州看看?”

    我想了想,问那老头,“老先生,本地有没有石材厂?就是能雕刻狮子的地方?”

    “我们这里没有,不过临县有”,老头说,“往西南走,大概一百多公里有个千山镇,那里有石材厂,我的很多狮子都是从那里订货的。”

    “千山镇?”我吩咐可儿,“查一下。”

    可儿拿出手机,打开地图,很快找到了。

    “少爷您看,那里有个天龙石材厂,就在千山镇上”,她说。

    “天龙石材厂?”我心里一动,“走,去看看!”

    我们出了市场,开门上车,离开县城,上了高速,直奔千山镇。

    这个天龙石材厂的名字,本身就是个外应,因为狻猊形如狮,但其实是龙。这个外应告诉我,我们需要的狮子,应该就在千山镇,在那个天安龙石材厂里。

    下午两点多,我们下了高速,又走了半个小时,来到了千山镇上,找到了那家天龙石材厂。

    一到这里,就发现气氛不对,外面围着很多人,乱糟糟的。

    我们开门下车,找人一问才知道,就在刚才,里面出事故了,一个刚装车的石狮子从车上滚了下来,砸伤了好几个工人。救护车刚刚赶到,正在往车上抬人,巡捕也来了,正在勘察现场。

    李川一皱眉,看看我,“少爷,您看这……”

    我却眼睛一亮,“来对了!走,咱们进去看看!”

    李川一听,赶紧点头,“好!”

    可儿分开众人,“各位,借光借光,我们是来买东西的,请让一让……”

    人们一看,给我们让出了一条路,在我们背后指指点点,“这时候还来买东西?……外地人,不晓得得啦,这个厂子邪的很的……要不要告诉他们?……算了啦,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不要多管闲事啦……”

    我并不理会人们的议论,走进厂子,吩咐李川,“你去,找厂长。”

    “好!”李川点点头,四下看了看,向远处的一个人走去。

    那个人三十多岁,愁容满面,正在跟两个巡捕讲述刚才发生的事故。

    李川走过去,笑呵呵的跟他们打招呼,然后和那人说了几句。

    那人一愣,看了我们这边一眼,犹豫了一下,把李川拉到一边,低声聊了几句。

    李川沉默了一会,转身回来了。

    “少爷,那人就是厂长,他叫马龙”,他说,“我跟他说我们要买狮子,他说他要去巡捕局录口供,问我们能不能改天再来?”

    “他多久能回来?”我问。

    李川看看马龙,“这属于意外事故,他应该没有主要责任。估计就是去录个口供,录完了也就能回来了。”

    我想了想,吩咐他,“你去问问他,出事的狮子是不是他刻的,如果他说不是,咱们就走;如果是,那你告诉他,咱们天黑之后再来。”

    “好!”他点点头,转身向马龙走去。

    可儿小声问我,“少爷,砸人的狮子咱也要?”“这个人叫马龙”,我小声说,“马也是龙,这个人的名字龙气特别旺。我看他脸上一团黑气,明显是有煞气冲他,如果我没猜错,那砸人的狮子一定是他刻的。作品就像儿子,你说马龙的儿子,能是什么?”

    可儿眼睛一亮,“是龙!”

    我平静的一笑,“聪明!”

    她笑了。

    李川很快回来了,“少爷,我问清楚了,那狮子确实是他亲自雕的。他说那是北方一个客户定的,说是修庙用,现在沾了血了,怕是不吉利了。我说没关系,我们等他回来,看看再说。我和他约好了,也留了电话,天黑之后,咱们再来。”“好”,我看了马龙一眼,转身走出了石材厂。

    回到车上,我看看表,已经快三点多了,离天黑还有一段时间。

    “少爷,我饿了,咱们去吃点饭吧”,可儿说。

    “好,我也饿了”,我吩咐李川,“找个饭店,吃饭去。”

    “好!”李川发动了车子,调转方向,向镇上驶去。

    我们找了一家饭店,点了几个菜,一桶米饭,好好的吃了一顿。

    吃完之后,我们没急着走,李川要了壶茶,我们边喝边等,一直等到了天黑。

    天黑后,马龙打电话过来了。

    李川接完电话,对我说,“少爷,他回来了,正在厂子门口等着我们。”

    “好!”我站起来,“走,去石材厂。”

    我们出门上车,很快来到了石材厂门口,马龙一看,赶紧迎了过来。

    见面之后,李川给我们介绍,“马厂长,这位是我们少爷;少爷,这位是马龙厂长。”

    马龙赶紧跟我握手,“少爷您好,谢谢您在这样的时候还肯和我做生意。”

    我淡淡一笑,“马厂长不用客气,带我们去看看那个狮子吧。”“好,狮子在库房,少爷,李先生,这位小姐,这边请!”马龙感激的说。

    我们跟着他走进石材厂,来到库房,他开门之后,打开了灯。

    一尊威猛的石狮,顿时出现在我们面前。

    我们不由得愣住了。

    这狮子非常大,足有五米高,造型凶猛,气势非凡,强壮的右爪上沾满了鲜血,下面抓着三只叠起来的小鬼,透着有一股震慑天下,舍我其谁的霸气。

    血爪,镇鬼,霸气!

    一切的一切,都那么合适!

    “这狮子,好酷啊!”可儿忍不住赞叹。

    我满意的点了点头,走到狮子面前,看了看它利爪上的血迹,问马龙,“这是今天下午沾上的?”

    马龙点点头,“是,那个工人腿被砸断了,粉碎性骨折。出事的时候,客户派来提货的人就在旁边看着,一看砸了人,见了血了,他打了个电话请示了一下,就跟我说这狮子不要了,还让我退定金。我拼命跟他解释,可那个人什么都没说,直接上车走了。”

    他叹了口气,“少爷,不瞒您说,这狮子是我亲自雕的,足足雕了一年哪!这下可好,这一出事,算是砸手里了,我还得退人定金,还得赔偿员工医药费。这狮子太不吉利了,你要是不介意,给个工本费,您就拉走吧!”

    李川咳了咳,小声问我,“少爷,能用么?”

    我平静的一笑,转头看着那狮子,“普通人当然不能用,但我们用,正合适……”

    李川二话不说,看看马龙,“这狮子,我们要了!”马龙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们……真的要?”

    “你开个价”,李川说。

    马龙吃惊的看着我们,不由得咽了口唾沫。

    幸福紧随着噩梦而来,他有点反应不过来了。

    见他不说话,李川伸出一个手指头,“一百万,行不行?”

    马龙一愣,赶紧摇头,“不不不,不用那么多,上个客户谈的价格是八十万……”

    “就一百万了!”,李川一锤定音,“你连夜给我装车,运到万山镇狮子坪,我们急用。到了那,一百万一次性打给你!”

    马龙像做梦似的,木然的点了点头,“哦,好,我这就安排车,连夜装车,给您送去。”

    李川看看我,“少爷,您看行么?”

    “就这么办”,我看看可儿,“我们走吧。”

    可儿点点头,“好!”

    我冲马龙一笑,带着可儿和李川,转身向外走去。

    马龙默默的看着我们的背影,蹲在地上,呜呜的哭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