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17 狻猊

作者:听澜本尊字数:3642更新时间:2020-03-28 09:12:56
    “这是上等的南海珍珠,而且一看就是老物件,是价值连城的宝贝”,可儿看看我,“那黑狮子,把它当绣球了?”

    “未必是当绣球了”,我说,“这是当年南唐李后主送给小周后的定情信物,那黑狮子闻到了它的宝气,于是就过来了。看来这个狮子,很喜欢宝珠啊。”

    “它把自己当龙了?”可儿纳闷。

    “不清楚,不过它对这宝珠感兴趣是真的”,我收起珠子,无奈的一笑,“这是前些日子在宁州办事时,超度了一位民国时期的名角儿,她送给我的。原本我想把它送给小珺,不过当小珺给我说了这东西的来历之后,我才知道这东西不吉利,也就作罢了。本想等回到上京,让老赵给找个卖主,把它出手了,却没想到,这黑狮子先看上了。”

    “小珺?”可儿坏坏的一笑,“少爷,您和郭辰珺……在一起了?”

    我脸一红,默默的点了点头。

    可儿抿嘴一笑,接着用一副惋惜的口气说道,“好吧,既然珺小姐捷足先登,那本宫就忍痛割爱了。你们好好处,不用理我,就让我孤独终老吧……哎……”

    她夸张的叹了口气。

    我扑哧一声笑了,“行了吧你!有你什么事啊?”

    “我失恋了呀”,她一本正经的看着我,“我说了我爱你了,你不记得了?”

    我不笑了,“你……你认真的?”

    她扑哧一声笑了,“逗您玩的!我是爱您,可不是那种爱。我有自知之明,您这样的男孩子,找女朋友肯定得是女神级的呀。我就一女屌丝,哪够得着您?哈哈哈……开玩笑开玩笑,瞧您认真的……”

    我松了口气,微微一笑,“那就好。”

    “接着说这珠子吧”,她拿起珠子仔细看了看,认真的对我说,“少爷,我真诚的建议您,这宝贝一定留着,千万别出手。”

    “为什么?”我不解。

    “这东西价值连城,但是有价无市”,她说,“识货的人买不起,买得起的人也未必会相信它的来历。如果硬要出手,最多也就一百多万,太可惜了。再说了,这是那位角儿留给您的纪念,是个念想,您就是不能送给女朋友,自己留着镇宅也好啊。就这么便宜出手了,太可惜了,您说呢?”

    我想了想,“你说的有道理,行,那就留着吧。”

    她笑了,“这就对啦!”

    我接过珠子,小心翼翼的收好了。

    可儿静静的看着我,趁我不注意,凑过来,亲了我一下。

    我一愣,“可儿,你……”她一努嘴,拿出一副小无赖的态度,“怎么了?亲一下都不行?又不是接吻……”

    “我……”我红着脸,无语了。

    她嘿嘿一笑,“我们一起睡了那么多天,咱俩这关系,我占您点便宜怎么了?您要是觉得吃亏,就亲回来呀!来来来,别客气,往这亲!”她指着自己的脸蛋说。

    我扑哧一声笑了,“别闹了你,去泡碗面,吃点东西,我得好好想想接下来怎么办。”

    “这主意好!”她嘿嘿一笑,起身去后面烧水了。

    我把珠子装回包里,放到一边,接着开门下车,看看外面的情况。

    远处的锣鼓声还在继续,黑气依然在聚集,但是黑狮子不会再过来了。

    我看着主楼的方向,陷入了沉思,它到底是个什么镇物,为什么那么大个?难怪罗秀山要用二十三根龙纹钢桩镇它了。

    主楼已经建成了,要说拆了,把这黑狮子挖出来,然后再重建,也不是不行。但这镇物非同一般,谁也不敢保证挖的过程中不会出事。而且更重要的是,这地下三十米都是良土,那尸臭又是从哪来的?凡是镇物,必有所镇,如果黑狮子埋在几十米深的地下,那它的下面又是什么?

    所以这个东西不能轻易动它,必须搞清楚它到底是什么,然后再研究解决方案。如果贸然行动,一旦出错,必然酿成大祸,到时候倒霉的可能就不是李川一个人了,只怕这周围数百里的百姓,都要跟着遭殃。

    我告诉自己,不能着急,要静,要静下来。

    好好的查一查吧。

    我心里踏实多了,看了一眼远处的主楼,转身回到了车上。

    刚一关上车门,可儿把面给我端来了,“少爷,来,这碗给您。”

    “有什么不一样么?”我接过来。

    “多加了一根火腿肠”,她说。

    “你自己呢?”我问。

    “我不用,吃面就行了”,她在我身边坐下,问我,“刚才您去下面干什么?”

    “我在想那黑狮子的事”,我吃了口面,边吃边说,“得查清这狮子的来历,不然不能动它。”

    “怎么查?”她问。

    “我也不知道”,我无奈的一笑,“小时候爷爷给我讲镇物的时候,曾经给我列举过几十种镇物,其中也有狮子,但没这么大个儿的。所以我也不知道,它到底是啥。”

    “会不会就是一只普通的狮子,然后年头长了,或者用的方法比较特殊,把它变成了大黑狮子呢?”她问。

    我想了想,“不太可能……那狮子的个头你也看到了,寻常镇物想变成这么大的个儿,估计没个万八千年的做不到。可话又说回来,天下最好的镇物,也不可能坚持那么久而不失效。一般来说,有个三四千年,也就成妖成魔甚至成仙了,不能还需要什么纸人祭祀。”可儿想了想,“那如果,它不是普通的狮子呢?”

    “你刚才也看到它的造型了,那就是一只普通的雄狮子”,我说,“镇物的形制决定它的相貌,那就是一只普通的狮子,只不过是黑色的而已。”

    可儿摇头,“好像不是……它和普通的大铜狮子不一样……”

    她看看我,“它的头上有角……”

    “有角?”我心里一动,“我怎么没看见?”

    “我看见了”,她说,“真的有角,而且是两个,看着很威风。”

    “狮子长角……”,我咽了口唾沫,“那它不是狮子,他是狻猊,是龙子啊……”

    “难怪它那么喜欢珠子……”可儿明白了,“原来它是龙啊……”

    “可就算是狻猊,它也不可能那么大个儿呀”,我自言自语,“虽说狻猊个头大,可是作为镇物,也不可能那么大呀……”

    “知道它是狻猊,还不够么?”可儿问。

    “不够”,我摇头,“得知道它的来历,知道它为什么镇在这里,知道它下面到底是什么,这样才能动它。不然的话,一旦出偏差,我们就会闯下大祸。”

    可儿没说话,默默的点了点头。

    我放下碗,看着外面,陷入了沉思,“野狼山,黑虎山,双煞相夹,为的是镇压中间的狮子坪。狮子坪……狮子坪……黑狮子……这地名难道是巧合么?”

    “不会是巧合”,可儿突然想到,“少爷,我们应该问问当地的老人,这狮子坪一定有来历!肯定可以查出来。”

    我看她一眼,拿出手机,拨通了李川的号码。

    “少爷,什么情况?”李川赶紧问。

    “当地有没有关于狮子坪的传说?”我问他。

    他一愣,“传说?这个……我还真不清楚。这样,您别急,我这就给万山镇的镇长打电话,问问他知不知道。”

    “好”,我把电话挂了,继续吃面。

    不一会,李川打过来了。

    “喂,怎么样?”我问。

    “少爷,镇长说当地确实有个关于狮子坪的传说”,他说,“说是一千多年前,有青狼黑虎从天而降,在这里大战三天三夜,死伤百姓无数。后来玉帝震怒,派了一只狮子下凡,与青狼黑虎大战七天七夜,最后将青狼黑虎制服,一个化作了青狼山,一个化作了黑虎山,狮子在它们中间卧了一天一夜,然后就回天上去了。当初狮子卧下休息地方,就是如今的狮子坪。他说因为年代久远,人们把青狼山叫成了野狼山,但狮子坪和黑虎山的名字,都完整的保存了下来。”

    我听完之后,默默地叹了口气。

    这种故事,一看就是后人编的,根本没有任何参考价值。

    “少爷,您要是不满意,要不我明天去趟县文史馆?”她问。

    “不用了,你睡吧”,我把电话挂了。

    “少爷,怎么样?”可儿问。

    “根本都是扯淡,没有任何价值”,我深吸一口气,看着远处的主楼,“真是头疼啊……”

    “您别着急,总会有办法的”,她安慰我。

    我静静的沉思着,突然心里一动,猛地坐起来,“有一个人,他应该知道这狮子的来历!”

    “谁啊?”可儿赶紧问。

    “罗秀山”,我看着她,“他懂得用二十三根龙纹钢桩镇这狮子,那他肯定知道这狮子的来历!”

    “可是罗秀山不是出国了么?”可儿说,“再说了,计算找到他,他也不会告诉我们呀!”

    我看着远处的主楼,平静的一笑,“我懂了……”

    “您想到什么了?”可儿看着我。

    我冲她一笑,“早点睡,明天去主楼!”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