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09 长久之道 加一更!

作者:听澜本尊字数:2924更新时间:2020-03-25 09:26:55
    接下来的三天,我和可儿天天睡觉,始终没有离开房间。

    实在是太累了,不睡足了,根本补充不过来。

    第四天一早,李川给我打来电话,激动地说那些人醒了,脱离危险了,降龙木也挖出来了。

    “知道了”,我迷迷糊糊的说,“把降龙木烧掉,留着灰,我有用。”

    “好!”李川兴奋的说。

    我挂了电话,继续睡了。

    可儿睁开眼睛看了我一眼,凑过来,依偎到我怀里,抱着我睡了。

    而我,早已经睡着了。

    傍晚时分,我终于睡醒了。

    伸了个懒腰,起来一看,可儿早就起来了,正在浴室洗澡。

    我搓了搓脸,起身下床,来到客厅,冲了两杯咖啡,自己端了一杯坐到沙发上,一边喝一边琢磨接下来的事。

    人命保住了,接下来,该解决那奇怪的尸臭问题了。

    那臭气是从地下涌上来的,这事特别的怪异,因为即使是地下有腐烂的尸体,那臭味也不可能透过几十米的封土涌上来,更何况那是厂区,是用钢筋混凝土浇筑的地面,臭气根本不可能上的来的。

    所以那臭气不是尸体腐烂产生的气体,而是煞气从地下带出来的尸臭。封土再厚,钢筋混凝土再坚固,也挡不住煞气的蒸腾,只是煞气带尸臭,我也是头一次听说,到底是不是这么回事,我也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

    到底是什么呢?尸臭?

    还是煞气?

    我陷入了沉思。

    可儿洗完澡,吹干了头发,穿着浴袍回来了。

    “少爷,这是给我的么?”她端着咖啡问。

    我正想煞气的事,没理她。

    她并不介意,端着咖啡走过来,在我身边坐下,捧着杯子喝了起来。

    我也喝了口咖啡。

    “少爷,在想什么呢?”她好奇的问。

    “在想用法术的事”,我淡淡的说。

    “用法术?”她来兴趣了,放下杯子,很自然的抱住我的胳膊,“是像电影里那样,开坛作法么?”

    结实的胸脯隔着睡衣蹭到我胳膊上,柔软而坚挺,暖暖的。

    我下意识的躲开了一些,说,“电影里那是艺术桥段,真实情况不是那样的。”

    “那是什么样的?”她问。

    “就像修符,可以用纸,也可以不用纸”,我说,“一般人用的话,普通的法术,要用手诀,符咒,威力大一些的法术,就要开坛作法。”

    “那您呢?”

    “我不穿道袍,所以也不开坛作法”,我说,“我二叔学的是法坛上的法术,我学的不一样,我用阵法。”

    “那哪个更厉害?”她问。

    “没有谁更厉害,只有谁的修为更高,谁用的更好”,我说,“法坛作法,风险小,消耗也小,更适用于世俗;用阵法布阵,威力大,消耗也大,不到万不得已,不能轻易使用。”

    “法坛作法更适用于世俗?”她不太理解,“为什么呀?”

    我淡淡一笑,“比如我二叔吧,他给乡民们办事,都不是什么太大的事。不过是给这家驱邪,给那家超度,今天收拾个黄皮子,明天大战个狐狸精而已。这类事,绝大部分都是一张纸符就能解决的,如果不行就多来一张,还是不行的话,那就开坛作法。乡民们能遇上多大的事?这些对他们来说,足够了。”

    “哦,我明白了……”她点点头,“法坛作法不能办太大的事,就比如李川这次的事,要是让您二叔来,可能就会有些吃力了,是这个意思吧?”

    “对,所以法无高下,适合的人群不同而已”,我说,“用阵法作法,威力自然更大一些,办这个事值得用一把,要是让我二叔这么用,那他不得活活累死?办事要根据情况选择方法,更要量力而行,如果只为了一个虚名就不管不顾,入不敷出,那并非长久之道,纯属是跟自己过不去了。”

    可儿一脸崇拜的看着我,“少爷,真棒!”我平静的一笑,“这是爷爷教我的道理,我只是转述爷爷的话而已。”

    “您太谦虚啦!爷爷多大年纪了?他老人家在江湖上闯了一辈子了,有这种境界并不稀奇;您不一样,您才十八岁,就能理解到这个层次,这才真的了不起!”

    我看她一眼,“你这马屁功夫,修炼的着实不错呀!”可儿嘿嘿一笑,“那是,飞哥亲传,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嘛!”

    我被她逗乐了,“好吧,你赢了。”

    可儿笑着端起咖啡,喝了一口,接着问我,“您想好怎么做了么?”

    “我不知道能不能行,得试一下”,我说,“毕竟我还年轻,内功修为还欠火候,能不能制服那些黑气,我也没有把握。”

    “没关系,您一定能行的!”她自豪的看着我,“您是最棒的!”

    “宁做过头事,别说过头话,风水上的事,没人敢说一定能行”,我看她一眼,“在屋里闷了三天了,去换件衣服,咱们出去走一走,换换脑子。”

    “嗯,好!”

    她把咖啡一口气全喝了,放下杯子,去换衣服了。

    我们离开酒店,打了个车,来到县城东边,走进了一家本地很有名的火锅店。这里主打粤菜,招牌是粤式清水打边炉,可儿在网上查到了这家店,发现口碑不错,于是我俩就来了。

    坐下之后,我把点菜的平板电脑推给她,让她点菜。

    “跟着少爷真幸福”,她一边看菜单一边感慨,“带我玩,带我赚钱,带我过瘾,还带我吃好吃的!哎,您说我上辈子是不是扶了一万多个爷爷奶奶过马路,才修来这么大的福分呀?”

    我扑哧一声笑了,“点菜吧你,话真多。”

    她抿嘴一笑,把电脑还给服务员,“不点了,照最好的给我上吧。”

    “好的小姐,那我就给您安排了”,女服务员说。

    “行!看着安排吧!”女服员转身走了。

    可儿看看我,“说好了,今天我买单,不许跟我抢!”

    我点了点头,“好!”

    火锅和菜很就上来了,主要都是海鲜,粤菜吃的就是一个原汁原味,吃的就是一个鲜。

    我俩边吃边聊,没再谈李川的事,省的影响食欲。

    正吃着,李川打电话过来了。

    “少爷,您休息过来么?”他问我。

    “还好,怎么了?”我问。

    “哦,没事,我想晚上请您吃个饭,您看方便么?”

    “我们都快吃完了”,我说。

    “啊?怪我了怪我了,我该早点打电话的”,他一阵尴尬,“少爷,那您先吃,我不打扰了。”

    “没事。”

    我挂了电话,想了一会,看看可儿,“我想好了。”

    可儿笑了,点点头,“好,那就开始吧!”

    我拿起手机,给李川打电话。

    李川马上接了,“少爷,您说!”“准备九个水晶球,白色的,越大越好”,我说,“另外再准备一根九米长的红绳子,要结实的,明天一早,去狮子坪。”

    李川等的就是这句话,“好!我马上就办!”

    我挂了电话,端起杯子,“来。”

    可儿一笑,端起杯子跟我碰了一下,一口干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