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07 怎么会这这样

作者:听澜本尊字数:2828更新时间:2020-03-25 09:09:48
    子时很快到了。

    我和可儿上了车,沿着公路,向厂区驶去。

    李川爬上了车,拿着望远镜看着我们,做好了随时接应的准备。

    有了白天的经验,可儿开的速度很快,我们沿着公路先开到厂区大门附近,接着转向正东,直奔那条河。

    刺鼻的尸臭味,让人忍不住想吐,几乎无法呼吸。

    我们以最快的速度来到河边停下,开门下车,她去砍木头,我去取水。

    可儿的动作远比我想象的要利索,她冲到树林边上,选中一棵树,敏捷的爬上去,拿出刀来开始砍树枝。

    咔!咔!咔!

    节奏快而且稳,每一刀都很有力度。

    我则借着大灯的光照路,迅速来到河边,从包里取出十二瓶矿泉水依次拧开,把水倒掉,接着在河里取水。

    漆黑的夜之下,没有任何鸟虫之鸣,只有凄凉的夜风声,潺潺的河水声和咔咔的砍伐声交相辉映,再配上空气中难以忍受的刺鼻尸臭味,这氛围,这感觉,一辈子也忘不了。

    十二瓶水取好之后,我迅速装好,背上包,起身来到树下。

    可儿已经快把一根树枝砍断了。

    出发前我叮嘱过她,树选最近的,但枝一定选粗壮的,且朝向正东的。可儿做的不错,她选的这根树枝,非常的粗壮。

    可儿见我过来了,手上加快了速度,一连砍了几十下之后,她扶着树干站好,猛起一脚,踹向树枝。

    咔嚓一声,树枝断了,垂了下来。

    她重新坐下,迅速用刀砍断残余的树皮,树枝哗啦一声掉到了地上。

    我快步过去,举起树枝,回到车前,放到了后备箱里。

    这树枝很大,很重,足有七八十斤,主干部分放进了车里,枝叶部分都在外面。我用手试了试,确认它掉不下来之后,绕到前面,开门上车。

    几乎同时,可儿也回到了车上。

    我俩交换了一下眼神,她猛打方向盘,迅速调转方向,沿着公路向出发地驶去。

    整个过程,我俩没说一句话,配合默契,堪称完美。

    李川一直用望远镜看着我们的车,见我们回来了,他这才松了口气,赶紧跳下车,走过来迎接。

    可儿把车缓缓的停下,接着开门下车,冲到路边,摘下两重口罩,哇的一声吐了。

    我也没好到哪去,也吐了。

    李川一看,赶紧拿来水,“少爷,快漱漱口……”

    我接过来递给了可儿。

    可儿接过水,不住地干呕,难受的不行。

    李川又递给我一瓶水。

    我漱了几遍口,把水扔给他,走到可儿身后,使劲捋她后背。

    可儿呕的眼泪都出来了,好半天才缓过来。

    “好些了么?”我问她。

    她漱了漱口,吐出去,点点头,“没事了。”

    “好样的”,我拍拍她肩膀,“走吧,回去炼符水。”

    “嗯!”她点点头。

    我们开门上车,调转方向,离开了狮子坪。

    回到黑虎山村,我扛起树枝,带着可儿来到河心岛上的公园,让她守住石桥,接着开始布置阵法。

    我选了一块绿地,略一凝神,掐指诀先布置了一个太极阵,接着修了五道五雷镇灵符,五道烈火符,五道安神符,依次融入了阵法。周围的地气都被阵法聚集过来,气场越来越强,一股绚丽的烈焰之气显现了出来。

    可儿早就在东平见识过五雷烈火阵的气场了,所以她并不觉得吃惊。

    岸上的李川等人却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场景,一个个惊的目瞪口呆。

    那场景确实很壮观,看上去,就像是公园里燃起了冲天烈焰。

    布置好阵法,我稍微休息了一下,接着开始休整树枝。

    我用刀砍掉了多余的枝叶,把树皮剥掉,只留下主干部分。接着用刀在上面刻了三道七星镇煞符并南北斗。其中南斗在上,北斗在下,因为南斗注生,北斗注死,将南斗放在上面,配合镇煞符就可以镇制煞气,救人命;反过来,要是北斗在上,那就是引动煞气,就是杀人了。

    我这等于是在炼养镇物,这没办法,为了救人,只得如此了。

    刻好了之后,我仔细检查了一遍,确认没问题后,从包里取出朱砂抹到符和南北斗上,用红布仔细打磨了一番。朱砂很快吃进了符文里,和符融为一体了。

    我把木头放进了阵法,顿时,冲天的烈焰之气把它吞没了。

    接着,我从包里取出十二瓶水,将它们依次放入阵法中。

    烈焰之气不是真的火焰,但是对人的冲击却非常强烈,尤其我对气息敏感,稍不注意,就会被火舌“烧”出内伤。

    所以这个过程,我格外的小心。最后一瓶水放进去之后,我走到一边坐下,终于可以暂时松口气了。

    这时,一股血气涌了上来。

    我一惊,心说不好,赶紧准备疗伤。

    那股血气涌的很快,我胸口一阵剧痛,疼得我一声闷哼,汗如雨下。

    我心说完了,一天一夜没怎么休息,又连续的布阵修符,内气消耗巨大,吐血是免不了的了。

    这么一想,心里也就释然了,我坦然的做好了吐血的准备,只等这股血气涌上来,喷出来了。

    然而这时,奇怪的事发生了。

    那股血气在胸口翻腾了一会之后,我突然觉得心口一阵清凉,胸口的剧痛瞬间缓解,血气也不再剧烈的翻滚,逐渐平静下来,慢慢的回去了。

    我一愣,怎么会这样?

    下意识地一摸胸口,我摸到了那个玉坠,心里一动,难道是因为它?

    我掏出玉坠,看着它发呆,心说玉傀仙不是散了么?它怎么还能帮我疗伤?

    正沉思时,岸上有人说话了。

    “你们干什么的?”

    说话的是两个老人,头发都白了,带着红袖章,拿着电棍,厉声问李川等人。

    “我们是来这旅游的”,李川赶紧说。

    “公园着火了!”其中一个老人发现了这边的烈焰之气,惊呼道,“快点打电话,救火!”

    另外一个老头也看见了,拿手机就要打电话。

    “不是,您听我们解释,老人家,这个事是有原因的……”李川赶紧解释。

    年纪大些的老头眼睛一瞪,“是你们放的火?快打电话叫人来,抓住他们,别让他们跑了!”

    “好的啦!”“老人家,别!误会!”……

    岸上一时乱了。

    我回过神来,把玉坠放回衣服里,看了一眼桥头的可儿。

    可儿看着岸上的情况,非常冷静,丝毫不为所动。

    我放心了,岸上怎么处理是李川的事,一会那些人要是上桥,那是可儿的事,只要不靠近这里,我就不用担心。

    我转头看了一眼阵法,估算了一下时间,再有十分钟左右,也就差不多了。

    我不慌不忙的拿出手机,玩了起来。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