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06 义女

作者:听澜本尊字数:2543更新时间:2021-04-01 20:55:18
    打完电话,夫妻俩起身出门了。

    傍晚时分,他们来到了西山上,于孝正停好车,带着妻子来到西山精舍门前,敲了几下门。

    不一会,门开了,一个小道士走了出来,见是于孝正,不由得纳闷,“于施主,您怎么又来了?”

    “小道长,我们有急事求见王宝道长”,于孝正诚恳的说,“请您通报一声吧。”

    “贫道说了,家师正在闭关”,小道士说。

    “我太爷爷,我爷爷和我爸爸都出事了,现在命悬一线”,于孝正激动的跪下,“现在只有王宝道长能救我们,求求小道长,帮我们通报一下吧!”

    韩芳也跪下了,“小道长,求求你了!”

    “不是我不通报”,小道士说,“家师真的在闭关,这个时候是绝不能打扰他的。二位施主,你们还是请回吧。”

    他转身准备回去。

    “小道长!”,于孝正跪着前行,挡住了门,急切的哀求,“求求你!我求求你!我真的是没有办法了!人命关天!人命关天啊!”

    “施主的命是命,家师的命,难道就不是命了?”,小道士看着他,“施主的缘分不在这里,请放手吧。”

    “可是……”,于孝正还想说话。

    “请回吧”,小道士走进门内,转身把门关上了。

    于孝正呆在了那里。

    韩芳叹了口气,看看他,“要不……咱们再找找别人吧……”

    于孝正苦涩的一笑,“好吧,也只能这样了……”

    他站起来,扶起韩芳。

    两人转身准备走。

    这时,又一辆车上山来了。

    俩人停下了脚步。

    这是一辆越野车,开车的是一个面容俊朗的年轻人,后面坐了一对老夫妇。

    年轻人停好车,开门下车,打开了后面的车门,“爸,妈,到了。”

    老夫妇依次下了车,抬头看向了于孝正夫妇。

    韩芳冲他们点了点头。

    老夫妇礼貌的点了点头,带着年轻人来到门口,老头伸手敲门。

    于孝正想要走。

    韩芳把他拉住了,示意他等一等,看看什么情况。

    门很快开了,小道士见是老头,单手打稽,“陈老施主。”

    “小道爷!”,老头一抱拳。

    老太太和年轻人也跟着抱拳,“小道爷!”

    “请进来吧”,小道士闪身一让。

    “谢谢小道爷。”

    老头领着老太太走进了门。

    年轻人跟着进去了。

    小道士准备关门。

    于孝正一皱眉,快步回来,一把按住了门,问小道士,“小师父,什么意思?王道长在闭关,为什么他们能进去?”

    小道士看他一眼,“陈老施主是家师的好友,他带家人来此小住,跟家师闭关没有关系。”

    “你不让我们进,却让他们进”,于孝正很激动,“我们进去会打扰王道长,他们进去就不打扰了么?”

    小道士不想解释,拨开他的手,准备关门。

    于孝正双手推门,“你等等!你必须给我个说法!”

    “贫道说了,陈老施主是家师的好友,他带家人来此小住,是家师的安排”,小道士很平静,“家师正在闭关,不见外客,请于施主多多见谅。”

    “我们也要进去,我们也要……”,于孝正不答应。

    小道士用力将门关上了。

    于孝正愤怒的砸门,“开门!你开门!让我们进去!让我们进去啊!我要见王道长!我要见王宝道长!”

    韩芳赶紧拉住他,“孝正!孝正!你别这样……”

    于孝正眼睛都红了,气喘吁吁的看着她,“他什么意思?啊?他这什么意思?闭关不见我们,那三个人却进去了!他什么意思?!”

    他转头怒问门内,“你们什么意思?!”

    “孝正!算了……”,韩芳劝他,“王道长不愿意见我们,我们再想别的办法就是了……这里是道门清净之地,你别在这吵了,这不好……”

    “可是……”,于孝正无奈,“哎……”

    他看了一眼大门,拉住韩芳的手,“咱们走!”

    韩芳点头。

    俩人转身走到车前,开门下车,调转方向,下山去了。

    门后的小道士听到他们走了,松了口气,转身走进内堂,向王宝禀报,“师父,他们走了。”

    王宝闭着眼睛,默默的点了点头。

    小道士冲老夫妇和年轻人微一点头,转身去倒茶了。

    老头转过来,问王宝,“王道长,刚才那人是谁啊?”

    王宝睁开眼睛,缓缓的说道,“于心之的孙子,于孝正。”

    老头一皱眉,“于心之的孙子?!”

    那个年轻人激动的站了起来,“他们来干什么?”

    王宝看了他一眼。

    老头示意年轻人坐下,别激动。

    年轻人强忍着怒气,低下头,重新坐下了。

    老头转过来问王宝,“他们找道长,办他家的事?”

    “于家的鬼财神失控了”,王宝说,“再过几天,于孝正也会变成植物人,到时候,于家所有人都会死,一个都跑不掉。”

    老头沉默了。

    他看了看老伴和年轻人。

    年轻人站起来,给王宝跪下了,噙着眼泪磕头,“谢谢王道长!”

    老太太含着泪,也跪下了,“谢谢王道长!谢谢您了!”

    老头也跪下了,他拿出一张支票,双手捧着递给王宝,“道长,这个您必须收下……”

    王宝拦住他,摇了摇头,“不!”

    “您必须收下”,老头哽咽着说道,“女儿的仇报了,我们就死而无憾了!我们不能让您替我们挡这因果啊!”

    王宝站起来,看看他们,淡淡的说道,“嫣儿是我义女,我这是为女报仇,与你们无关。这钱我不会收,你们不要再说了。”

    “可是……”,老头还想劝。

    “你们住一晚”,王宝看着他,“明天就离开上京,以后,不要再来了。”

    他转身走出了内堂。

    老头低下头,看着手里的支票,泪如泉涌,伤心的哭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