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04 真是个畜生!

作者:听澜本尊字数:2406更新时间:2021-04-01 20:53:43
    “曹宝和于尚书定了个契约,约定每年对弈一次”,吴悠悠说,“于尚书赢了,就可以拿走自己全族的性命;输了,就继续为他家效力。从那时开始到现在,于尚书连续输了五百五十九局,终于在正月十三晚上,于家传印的这一晚,赢了他们了。”

    “传印?”,唐宁不解。

    “所谓传印,就是传家主”,吴悠悠说,“曹宝临终之际,向儿子交代了三件事,一是曹家改姓为于,奉于尚书为祖先,历代祭祀,不得怠慢;二是后世子孙都必须精研棋道,并以其中最优者为家主;三是于家子孙多长寿,但不可恋权,年过八十,必须传印。于孝正的父亲叫于敬廉,爷爷叫于心之,太爷爷叫于守初。于守初今年已经八十一岁了,所以正月十三那天,他把儿子于心之喊到了屋里,将于尚书的秘密告诉了他,并进行了传印仪式。”

    他看看唐宁,“其实就是跟于尚书下棋。”

    唐宁点头,“明白。”

    吴悠悠点了点头,接着说道,“于家子孙中,只有家主知道于尚书的秘密并和于尚书对弈。每到老家主退休的时候,他就会在正月十三这天,把儿子介绍给于尚书,然后让他们两个对弈。正常的话,儿子一般都会赢,赢了之后,他就是新的家主了。因为他们的祖先曹宝是道士,道家把密法传承的仪式叫传印,于家人继承了这个说法,所以传家主也就成了传印了。”

    “传印……”,唐宁想了想,问道,“他们连续赢了那么多年,是怎么做到的?难道真的是于尚书棋道不行?”

    “当然不是”,吴悠悠说,“他们作弊了。”

    “怎么说?”,唐宁问。

    “曹宝在于尚书的棺盖上刻了九局残棋谱,然后以这些局棋谱为中心,周围刻了四十九道天罡符”,吴悠悠说,“这样一来,化作鬼财神的于尚书在下棋的时候,就只会用这九局残谱上的棋路了。而于家历代家主传承的那本棋谱,上面记载了九局残谱的破解之法,他们只要把这九局棋谱研究透彻了,就能打败于尚书。”

    “那这一次,为什么于尚书赢了?”,唐宁问。

    “因为天理循环,报应不爽”,吴悠悠说,“于孝正的爷爷于心之是个花花公子,六十多岁了,还喜欢沾花惹草。他去年看上了一个年轻姑娘,那姑娘所在的公司,是于家生意上的合作伙伴。他见那姑娘年轻貌美,朝气蓬勃,于是就喜欢上了,开始疯狂的追求那女孩。但女孩早已有了男友,两人感情极好,于心之使出了浑身解数,送珠宝,送豪车,送房子,送股份,能送的都送了,但是那女孩不卑不亢,对他的那些礼物,看都不看一眼。于心之越是得不到,就越是放不下,最后他用一个大单收买了女孩的老总,签了合同之后,在当晚举行的酒会上,让那个人给女孩的酒里下了药。女孩感到头晕,想要回家,老总亲自送她,最后把人事不省的女孩,送到了于心之下榻的酒店,送到了他的床上。当晚,他就把那女孩糟蹋了。”

    “畜生!真是个畜生!”,唐宁怒骂。

    “确实是个畜生”,吴悠悠说,“不过你别激动,听我说完。”

    唐宁看他一眼,克制住情绪,轻轻出了口气,点了点头。

    “那女孩当时已经怀孕了”,吴悠悠继续说道,“被于心之糟蹋了之后,她流产了。于心之没管她,自己过瘾之后,给女孩留了一张百万支票,然后就走了。女孩流了满床的血,等到第二天被发现的时候,已经死了。”

    “死了?”,唐宁皱眉。

    吴悠悠点了点头,“死了。”

    唐宁怒不可遏,“这是一条人命啊!”

    “是一条人命”,吴悠悠说,“事后于心之花了些钱,事情就摆平了。他让那个老总出面,补偿了女孩的父母一千万,又给了女孩男友五百万,这个事,就这么过去了。”

    唐宁难以理解,“一千万五百万,就把他们收买了?!难道他们女儿的命,他女友的命,还有那个可怜的孩子,就值一千五百万?!”

    “你身为特工应该知道,这个世界,本就没什么公平,而且很残酷”,吴悠悠看着她,“女孩的父母和男友只知道女孩是被一个大人物带去了酒店,后来的事纯属意外,他们不过是平头老百姓,怎么跟于家这样的大家族斗?而且他们接受这笔钱,不是因为贪财,而是为了报仇。”

    唐宁心里一动,“你是说……”“女孩的男友准备用这笔钱请杀手,杀掉于心之”,吴悠悠说,“但女孩的父亲没同意,他说那样太便宜于家人了,他要灭于家满门,让于家全族为女儿陪葬。所以,他用这笔钱,找了一个人……”

    “什么人?”,唐宁问。

    “这个人……我不能说……”,吴悠悠说,“因为我妈妈认识他……”

    唐宁点了点头。

    “女孩的父亲找这个人,让他帮自己的女儿报仇”,吴悠悠顿了顿,“然后,这个人就去了一趟于家祖坟……”

    “他破了于家的风水?”,唐宁问。

    “他在于家祖坟埋了点东西”,吴悠悠说,“就是这点东西,让于心之在正月十三那天晚上对弈的时候,输给了于尚书。后面的事,你就知道了。”

    唐宁看了他一会,默默的点了点头。

    “现在你明白我为什么说不方便了吧?”,吴悠悠看着前面的路,“不仅仅是因为这是于家人自己做的孽,更重要的是,我不能和那个人斗法,因为他和我妈妈认识。如果我插手这件事,纵然他不怪我,想到那个女孩,我也会心里不安的……”

    唐宁轻轻握住他的手,“我懂了……”

    吴悠悠看她一眼,“这个事很麻烦,他们一定还会来找我。我想去海边玩几天,你能陪我去么?”

    “好”,唐宁点头,“我安排一下,咱们连夜走吧。”

    吴悠悠冲她一笑,点了点头。

    这时,外面传来了一阵雷声。

    吴悠悠愣了一下,转头看向了外面。

    雷声过后,下起了小雨。

    吴悠悠松了口气,看着那雨,释然的笑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