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26 辟邪

作者:听澜本尊字数:3097更新时间:2020-03-22 09:23:21
    她蹚着水,快步来到我身边,吃力的抱起我,“你伤哪了?啊?伤到哪了?”

    “脚……砸到脚了……哎轻点轻点……”我疼得直咧嘴。

    她把我拖到旁边的一块大石头上,接着赶紧查看我脚上的伤口。

    我大脚趾被碎石砸破了,划开了一个约三厘米长的口子,鲜血直流。

    郭辰珺心疼的不行,忍不住埋怨我,“你怎么这不小心啊!”

    “这纯属意外……”我强忍着剧痛,安慰她,“没事,小口子而已,你别管我,先去看看那个朝天犼,看它的脸砸烂了没有?”

    “我先扶你上去,给你包扎伤口。”

    “不行,你先看朝天犼。”

    “可是你在流血啊!”

    “死不了的,你先看看它,它要是还有脸,我还得砸它!”

    郭辰珺噙着眼泪,幽幽的看了我一眼,转身走到朝天犼身边,用手拨开水里的碎石一看,冲我喊,“它还有一支眼睛,一个鼻子!”“不行,我还得砸!”我吃力的想站起来。

    “你别动!”她赶紧说,“我来,我来砸!”“你能行么?”我不放心。

    她看我一眼,接着四下看看,走到远处,搬起一块石头,回到朝天犼附近,将石头奋力举过头顶。

    “当心砸到脚……”我赶紧提醒。

    她没理我,大喊一声,狠狠的将石头砸到了朝天犼的脸上。

    噗通一声,又是水花四溅。

    她抹了一把脸上的水,凑过去仔细一看,对我喊道,“可以了,它面目全非了!”

    “好样的!”我强忍着脚上的剧痛,冲她一挑大拇指。

    她蹚着水,回到我身边,看了看我脚上的伤口,问我,“能走么?”“能!”我点点头。

    她想了想,摇头,“不行!我背你上去!”“不用,我能走。”她不听,拉住我的胳膊,背起我,深吸一口气,蹚着水,走向岸边。

    “我真的能走,你放下我行不行?”我很着急。

    “闭嘴”,她淡淡的说,“不许说话了。”“我……”,我无语了。

    她身材修长,虽然看着纤细,但身体素质还不错,背着我上了岸,绕到石桥上,直到回到车前,这才让我开门,把我放到了后座上。

    接着,她从后备箱里翻了一会,找到了一个急救包。

    她松了口气,快步回到我身边,用碘酒给我伤口消了毒,接着开始包扎伤口。

    她的动作很熟练,明显是学过的。

    “你从哪学得?”我问她,“还有这急救包,你买的?”“晓彤的,她有这习惯,在后备箱里放急救包”,她边包扎边说,“大一的时候,我们参加了户外社团,学过一些急救和包扎。你别动,忍着点,一会就好了……”

    看着她认真的样子,我平静的一笑,心里暖暖的。

    她包扎好伤口,一抬头,发现我正看着他,不由得脸一红,“怎么了?”

    “郭辰珺,你真好看”,我淡淡的说。

    她没理我,转身去岸边,把我的鞋子拿回来了。

    我觉得有些尴尬,不由得咳了咳。

    她回到我身边,看了看天上的太阳,对我说,“天气不错,阳光很足,你把衣服脱下来,一会就晒干了。”

    “可是还有四个镇物呢……”我说。

    “四个镇物?”她一愣,“孟小岩不是说一共四个么?破了这个,应该还剩下三个呀?”

    “那是她不知道村口还有一个”,我说,“四个镇物必须在未时之前全部破开,这样才有时间给他们超度,并在天黑之前离开这里。不然的话,咱们还得在这过一晚。”

    她看看表,“先晾衣服,你休息一个小时,然后咱们再去找那四个镇物,来得及。”

    我想了想,“好吧。”

    我把湿衣服脱下来,她红着脸给我盖好被子,接着把衣服展开,放到了宝马车的前机盖和后备箱上。外面阳光毒辣,不一会,衣服上就蒸腾出了一层水雾。

    她回到车上,在我身边坐下,把我的脚放到自己的腿上,轻轻摸了摸脚上的纱布,问我,“还疼么?”

    “好多了”,我轻轻舒了口气,“你给我上的什么药?”

    “白药”,她说,“你再忍一会,这药特别管用,再过半个小时左右,你就可以走路了。”

    我点点头,“好。”

    “咱们一会开车进去”,她看看我,“这样你可以少走点路。”

    我又点了点头,“好。”

    “另外那四个镇物在哪,你心里有数么?”她问。

    “没数”,我说,“不过你只要开着车,围着村子转几圈,我肯定能找到。”

    她点点头,“嗯,好。”

    沉默片刻之后,我把她拉进怀里,吻在了一起。

    我这才意识到,这种事,原来是会上瘾的。

    一个小时后,衣服基本干了,我也能下地了。

    郭辰珺发动了车子,缓缓地驶进了村子。

    我让她慢慢的开,沿着街道走,听我的命令,让她停车就停车。

    “好!”她认真的说。

    我们先开到了路灯下,我仔细一看,那路灯的灯泡早就破了。

    昨晚进村的时候,这里很阴森,等白天再一看,除了阴森,还荒凉无比。断壁残桓,荒草枯树,不但有野狗野猫住在这里,还有一些毒虫隐匿其间。

    走到一处破落的宅院前,我让她停下,开门下车,让她扶着我,一瘸一拐的走进了院子里。

    院子里长满了荒草,房子基本已经塌了,看着特别的荒凉。

    她看了看,问我,“在这里?”

    “这里煞气很重”,我四下看了看,吩咐她,“你在这院子附近找找看,看有没有坟地和墓碑。”

    “好!”她点点头,转身走了。

    不一会,她回来了,“找到了,在隔壁院子里有座碑,上面也蹲了一个石兽。”

    “扶我过去看看”,我赶紧说。

    她扶着我来到隔壁院子,我一看,果然,院子中央有个高约两米的碑,上面没有字,碑上雕了一个辟邪兽。这里的煞气比刚才那个院子还要重,应该就是它了。

    “这个也是朝天犼么?”她小声问我。

    “这个是辟邪”,我说,“朝天犼不能多用,有一个放到阵眼位置上就足够了。”

    “那这个需要砸么?”

    “不用,把它身上的封印破开就行了”,我看看我,“你去外面等我。”

    “你自己能行?”她不放心。

    “能行”,我说。

    她只好点点头,转身出去了。

    我一瘸一拐的走到石碑前,拿出破印符,略一凝神,将符往石碑上一按。

    呼的一声,院子里突然刮起了一阵旋风,顿时尘土飞扬,呛得我直咳嗽。

    旋风过后,煞气四散,阴气瞬间涌了出来。

    只听咔的一声,辟邪兽的头,裂开了。

    这下面的厉鬼死的太冤,怨气极重,现在,他们自由了。

    我看了看裂开的辟邪,转身走出了院子。

    郭辰珺看我出来了,赶紧迎过来,“怎么样?没事吧?”

    “没事”,我拍了拍身上的土,对她说,“等下午回去,你陪我去买身衣服吧。”

    她楞了一下,接着忍俊不禁,捂着嘴笑了。

    “你笑什么?”我不解。

    “你怎么变成小土人儿了?”她忍着笑,给我弄头发,“你看这头发上,那么多草……”

    我微微一笑,“没事,继续找下一个吧。”

    她不笑了,点点头,“嗯。”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