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24 引蛇符

作者:听澜本尊字数:3259更新时间:2020-03-21 09:20:07
    天亮后,雨停了。

    阳光透过车窗,晒到我的脸上,暖洋洋的。

    我睁开眼睛,看了看怀里的珺小姐,她睡的正香,安稳的像个孩子。

    看着她长长的睫毛和漂亮的鼻子,我忍不住凑上去轻轻吻了一下,接着一路向下,吻住了她的唇。

    她的味道是甜的,很甜……

    我忘情的吻着她,只是依然有些生涩,她醒了,搂住我的脖子,同样生涩的回应着我。

    但就像昨晚一样,在即将失控的时候,我俩同时睁开眼睛,赶紧停下了。

    “对不起,我……”她赶紧从我怀里起来,红着脸,像个犯了错的孩子。

    “该说对不起的是我”,我也红着脸,“昨晚……你……你别生我气啊……”“生什么气啊……”她无奈的一笑,“好了,那都不许生气,就当什么都没发生,好么?”

    我心里一疼,不由得一皱眉,“当没发生?你什么意思?”

    她一愣,“我……我没什么意思啊……”

    “你的意思是,你后悔了?”我有些激动。

    “我没说我后悔呀”,她无奈的看着我,“你怎么能这么想?我只是说,昨晚……哎呀……我不是那个意思……你别误会好不好?”

    我的心像被刀割了一下,平静的一笑,“明白,你不喜欢我,你只是……哎,算了,不说了。”

    我掀开被子,一迈腿,来到前面,拿起潮湿的衣服,开始穿衣服。

    她拉住我的胳膊,“吴峥你别这样,我不是那个意思……”

    “不用解释”,我淡淡的说,“是我自己自作多情了。”

    “我真的不是那个意思!”她很着急,“你听我解释好不好?”

    “没必要解释”,我穿上裤子,接着穿上鞋,“我知道你们家对你管得严,我配不上你。”

    “我没说不喜欢你!”

    我一愣,转头看着她,“那你刚才……”她看了口气,眼神里满是纠结,“你才十八岁,我二十三岁了,比你大五岁呀!”

    我想了想,“什么意思?”

    “我比你大五岁,你不明白么?”她无奈的看着我,“你难道不介意?”

    “我介意什么?”我不解。

    “我可以做你姐姐了”,她叹了口气。

    “那又怎么了?”我拉住她的手,“喜欢你不就行了?”

    “可是你了解我么?”她纠结的看着我,“你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么?”

    “知道啊”,我说。

    “你知道什么?”她问。

    “除了知道你呼吸道不好,我还知道你没谈过恋爱,因为你家的家教严,你爸爸和你哥都是渣男,所以他们怕你被坏小子骗了,对你管的特别严;另外你能力很强,面对挑战,性格强硬,但是你的心非常敏感,却又不愿意对人轻易展现出自己柔弱的一面,所以你很孤独。”

    “还有么?”她问。

    “你聪明睿智,心高气傲,你不去攀附高高在上的人,却很爱帮助那些不如你的人。”

    “还有么?”

    “你饮食清淡,平时很少吃肉,不爱运动,但是爱动脑。”

    “还有么?”

    “有,要我从一岁开始说你的经历么?”我认真地看着她,“如果我说出来能让你相信,那我就全部说一遍,你看看对不对!”她不说话了,躲开我的目光,把衣服拿进被子里,开始穿衣服。

    “你怎么了?”我小声问。

    “我心里很乱”,她平静了一下心情,清清嗓子,“孟小岩的事还没办完,我们先办事,以后在讨论这个,好么?”

    “为什么这么复杂?”我不解的看着她。

    “给我点时间,好么?”她声音很小。

    我也觉得自己有点过分了,轻轻舒了口气,“对不起,我有点激动了。”

    她淡淡一笑,“没事,那个……你先回避一下好么?我先穿衣服……”“哦,好的”,我脸一红,拿了自己的上衣,开门下了车。

    穿上衣服之后,我做了几个深呼吸,这才慢慢平静了下来。

    几分钟后,她开门下车,来到了我的身边。

    “刚才我态度不好,对不起……”我红着脸说。

    她微微一笑,一点我鼻子,“小孩儿!”

    “小珺,我能抱抱你么?”我看着她。

    她脸一红,迟疑了一下,点了点头。

    我一把将她捉进怀里,紧紧的抱住了。

    那感觉,就像抱住了全世界。

    她也同样抱住了我,就像抱住了她的一切。

    接着,我俩情不自禁的吻在了一起。

    依然有些生涩,但明显比昨晚好一点点了。

    吻了一会之后,她突然想起一件事,赶紧松开我,“你刚才叫我什么?”“小珺啊”,我说,“怎么了?”“只有我我爸爸妈妈,我哥我嫂子还有我的闺蜜才会这么叫我”,她看着我,“你怎么能叫?”“那我该叫你什么?”我问,“郭辰珺?珺小姐?”“叫我郭辰珺”,她说,“这样比较习惯。”

    “哦……”我点点头,“好吧,郭辰珺,时间不早了,咱们吃点东西吧。”

    她点点头,“嗯!”

    我俩凝视着彼此,良久之后,噗嗤一声,都笑了。

    早饭很简单,只有面包,水和香肠。

    她剥开了一个香肠,很自然的递到我嘴边。

    我扭头躲开,“我中午要超度他们,不能吃肉,不然会影响效果的。”

    她哦了一声,接着问我,“那我能吃么?”

    “你当然能吃”,我说,“你又不念咒,吃吧。”

    她想了想,“我不吃了,等你办完事,回去咱们一起吃。”

    她把香肠放回袋子里,拿起面包,撕了一小块,放进口中吃了起来。

    我心里暖暖的,会心一笑,给她拧开了一瓶水。

    她接过瓶子,喝了一口水,问我,“昨晚听孟小岩说有四个镇物,咱们也没问在哪,能找到的么?”

    “能”,我一指前面的石桥,“在那下面就有一个,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个应该是阵眼。”

    “阵眼?”她不解,“什么意思?”“阵眼就是阵法的的总枢,也就是最关键的部分”,我说,“只要把阵眼破开,阵法基本就破开了,到时候再找其它镇物就容易了。”

    “你都没去看,就知道那是阵眼?”她看着我,“确定么?”

    “基本确定吧”,我指了指周围,“你看这四周,煞气很强但是很无序。阵法的气场都是有序的,唯独在阵眼附近,气场偶尔会出现无序的现象。所以我断定,这阵眼物件,一定就在桥下。”

    “这样啊……”她点点头,“那咱们快点吃,吃完了去看看。”

    我把剩下的面包塞进嘴里,嚼了几口咽下去,喝了口水,开门下车,“你吃着,我去看看!”“哎,吴峥!你等等我!”她不放心,放下面包,开门下车,追了上来。

    我来到桥边,往下一看,很深,落差足有五六米。下面的水很浅,透过水流,依稀能看到里面有个兽形的物件。

    我吩咐,“下面凉气重,你别动,我去看看。”

    “你小心点啊!”她担心的说。

    “放心!”我绕下石桥,来到岸边,把裤腿挽起到膝盖部位,脱鞋下河,向石桥底下走去。

    水很凉,凉的有些刺骨。

    我单手掐雷诀,调内气护住身体,一步步的来到石桥底下。

    这里很阴冷,煞气非常重。

    我来到那个物件旁边,俯下身刚想看看它是什么,一条蛇突然跃出水面,冲我猛扑了过来。

    我一惊,闪身一躲,蛇扑空了,迅速的游走了。

    这是镇物上有引蛇符,这种符能引来蛇虫守护镇物,蛇会一直来,但不会一直守着。换句话说,就是铁打的镇物,流水的蛇。

    我看着远处的蛇影,半天才平静下来,再确认了周围没有别的蛇之后,我俯下身,自己看那个镇物。

    这一看,我不由得惊住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