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08 居酒屋

作者:听澜本尊字数:2732更新时间:2021-02-25 21:26:55
    十几分钟后。

    唐宁洗完了澡,穿好了衣服,出来了。

    她来到客厅,在吴悠悠身边坐下,“我洗好了。”

    说完,她打了个哈欠。

    一股强烈的倦意,瞬间涌了上来。

    “去睡会”,吴悠悠说,“睡醒了咱们去吃饭。”

    唐宁又打了个哈欠,不解的问他,“我怎么这么困……”

    “人和鬼对视,会消耗神火”,吴悠悠看看她,“人强于鬼,则鬼灰飞烟灭;鬼强于人,人就会疲惫不堪。你教官是得了人身的妖,身上的灵力原本就强,现在又被炼化成了式神,和他对视,你能不累么?”

    “式神?”,唐宁一愣,“你是说,杨教官他……”

    吴悠悠点了点头。

    唐宁怔住了。

    “去睡吧”,吴悠悠继续看电视。

    唐宁又打了个哈欠,看了看吴悠悠,起身去卧室。

    走了几步,她停下脚步,转过来问道,“他们都变成式神了么?”

    吴悠悠嗯了一声。

    “这就是你坚持在这里住一晚的原因?”,唐宁问。

    吴悠悠看她一眼,起身来到她面前,拉住她的手,领着她来到了卧室。

    卧室没有床。

    吴悠悠打开壁橱,拿出被子,交给她,“睡觉!”

    唐宁脸一热,接过来,迟疑了一下,小声问他,“不能说?”

    吴悠悠微微一笑,“睡吧。”

    他转身出去了。

    唐宁轻轻出了口气,放下被子,走过去把门关上了。

    接着,她铺开了被褥。

    一边铺,一边打哈欠,困的直流眼泪。

    她铺好被子,脱了外套,和衣躺下,拉过被子盖住身子,很快睡着了。

    ……

    傍晚时分,唐宁醒了。

    她坐起来揉了揉眼睛,接着麻利的起身,迅速把被褥收拾好,走出卧室,来到了客厅。

    吴悠悠见她出来,冲她一笑,“醒了?”

    唐宁点了点头。

    她看了一眼电视上的动画片。

    吴悠悠拿起遥控器,换了个台,“洗把脸,吃饭去。”

    “好”,唐宁点头,转身去浴室了。

    吴悠悠换了几个台,把电视关了,起身来到了落地窗前,看了看外面的夜景。

    小樽是个很美的小镇,尤其是夜晚,格外的浪漫。

    吴悠悠看了一会,拿出手机,默默的拍下了一张照片。

    唐宁很快回来了。

    “我好了”,她说,“离酒店不远有个居酒屋,那里有寿喜锅,也有烧烤,我们去那里吃吧。”

    “我要喝清酒!”吴悠悠强调。

    唐宁一笑,“记着呢!”

    吴悠悠也笑了,“走吧!”

    两人穿好外套,离开了房间。

    从酒店出来,唐宁领着吴悠悠前往居酒屋。

    外面的天气很冷。

    她下意识的紧了紧衣领。

    吴悠悠见状,脱下外套,给她披上了。

    唐宁一愣,“我不用……”

    “穿着吧”,吴悠悠说,“我身强体壮,不怕冷。”

    “我不冷……”

    “不冷你哆嗦什么?”

    唐宁觉得不合适,脱下来,“你不能冻病了,快穿上!”

    “我身体比你好”,吴悠悠强调。

    唐宁犹豫了一下。

    吴悠悠接过外套,给她披好,淡淡一笑,“走吧!”

    唐宁心里热了一下。

    她没再坚持,默默的穿上他的衣服,继续往前走。

    吴悠悠紧跟在她身边,好奇的看着小镇上的一切,一点也没有冷的意思。

    居酒屋离的并不远,很快就到了。

    坐下之后,一个中年女人走过来,笑眯眯的地上了两份菜单。

    吴悠悠看了看,放下了。

    “你点吧”,他对唐宁说。

    “好”,唐宁点头。

    她看了看菜单,冲女人一笑,指着菜单点了几样菜,然后要了一瓶清酒。

    女人态度非常恭敬,不住地点头,写下菜单后,说了句请稍等,转身走了。

    吴悠悠等女人走了,小声问唐宁,“点的什么?”

    “寿喜锅和烧烤”,唐宁说,“你不是想吃海鲜么?我点的都是海鲜。”

    “清酒呢?”,吴悠悠问。

    “放心,给你点了”,唐宁好奇的看着他,“哎,你为什么这么想喝清酒?”

    “因为没喝过”,吴悠悠说,“我妈妈不让我喝酒。”

    “不让你喝酒?”,唐宁一愣,“你十九岁了,还不让你喝?”

    “我还不到十九岁”,吴悠悠说,“我妈妈对我管的很严,像什么喝酒,给人办事,谈恋爱,都得过了十九岁才行。”

    “为什么?”,唐宁好奇。

    “因为这是我爸爸说的”,吴悠悠说。

    “哦……”,唐宁点点头,“懂了……”

    她喝了口茶,接着问,“那你今天喝了,不会有什么影响吧?”

    “不会”,吴悠悠摆手,“今晚这点事,喝酒不影响。”

    唐宁本能的想问是什么事,想了想,最终还是忍住了。

    不一会,寿喜锅上来了。

    紧接着,服务员送来了烤炉,海鲜食材和清酒。

    唐宁给吴悠悠倒上酒,两个人一边烧烤,一边吃火锅,一边喝了起来。

    “这火锅,味道怎么样?”,唐宁问他。

    “还行吧……”,吴悠悠边吃边说,“不如涮羊肉好吃……”

    “刚开始吃,味道有些寡淡”,唐宁说,“习惯了就好了。”“嗯”,吴悠悠端起酒,跟她碰了一下,喝了一口,从烤炉上夹了一只烤好的大虾放到盘子里,吃了起来。

    虾已经烤的很酥了,吃起来很脆,味道很不错。

    吴悠悠几口吃完,夹了一只放到唐宁的盘子里,接着自己又夹过来一只,又吃了起来。

    唐宁吃了一口,想起个事,看看他,“吴悠悠,我能问你几个问题么?”

    “今晚的事别问”,吴悠悠说,“别的可以。”

    唐宁放下筷子,看着他,问道,“上午我给你打电话的时候,你是不是已经就知道我们找你办什么事了?”

    吴悠悠摇了摇头。

    “那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她问。

    “上了高速之后”,吴悠悠说,“在我问你,而你不说的时候。”

    “所以你就让我给何局打电话了?”,她看着他。

    吴悠悠看她一眼,放下筷子,端起酒,一口干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