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06 别开门

作者:听澜本尊字数:2522更新时间:2021-02-24 20:21:25
    外面是一个浑身是血的男人。

    他目光呆滞,如同僵尸一般站在门口,头发湿漉漉的贴在了脸上,左眼血红,右眼中透出了淡淡的绿光。

    而在他身后,一只巨大的黑色蝴蝶正缓缓的挥舞着翅膀,乍一看,就好像男人长了翅膀一样……

    这个男人唐宁认识,他就是何丹的老公,杨小金。

    唐宁惊得后退几步,靠到了墙上,使劲咽了口唾沫。

    杨小金不是死了么?

    难道这门外,是他的鬼魂?唐宁莫名的恐慌了起来,心几乎快跳出来了。

    这时,门外的杨小金又敲了几下门。

    唐宁猛地回过神来,下意识的往后退。

    “唐宁,是我”,杨小金的声音一如生前,“你开开门,我有事跟你说。”

    听到这声音,唐宁眼前一阵模糊,意识也有些不清醒了。

    “唐宁,唐宁?”,杨小金继续敲门,“你怎么了?开门呐!我是杨教官,杨小金,你开门呐……”

    唐宁脚一软,扑通一声,坐到了地上。

    她惊恐的看着门口,吃力的喘息着,想喊吴悠悠,却喊不出来。

    一股黑气从门缝涌入,在门前聚集成了一个人形。

    唐宁吓得直往后蹭,很快蹭到了墙角。

    黑气缓缓的变成了神情和蔼的杨小金,诧异的看著她,“唐宁,你怎么了?”

    他快步走了过来。

    “你……你别过来……”,唐宁吓坏了。

    “你怎么了?不认识我了?”,杨小金不解,“我是你教官,杨小金!”

    “你别过来!别过来!”,唐宁激动的大吼。

    杨小金看了她一会,走过来,抓住了她的胳膊。

    唐宁只觉得脑子嗡的一声,变成了一片空白……

    杨小金扶起她,小声问她,“唐宁,唐宁!你到底怎么了?”

    唐宁的意识慢慢恢复过来了。

    她看着面前杨小金,猛地清醒了过来,赶紧后退几步站好,“杨教官!”

    杨小金纳闷的看着她,“你到底怎么回事?刚才那是怎么了?怎么那么怕我?”

    “刚才……”,唐宁一片茫然,“我刚才……我……”

    此时的她,已经不记得杨小金已经死了。

    她的意识已经被控制了,但她自己却全然没有察觉。

    “是不是压力太大了?”,杨小金问。

    “我……我不知道……”,唐宁低下了头。

    杨小金笑了,安慰她,“不就是一场测试么?至于这么紧张么?你放心,我和何局都看好你,你们这批孩子,你是最有希望的。你要是留不下,那别人还有机会么?”

    唐宁听到这话,意识顿时回到了两年前,她十七岁的时候……

    她抬起头,感激的看着杨小金,“谢谢教官!我一定努力!争取留在409!”

    “不是争取,是一定!”,杨小金看着她,“你一定要留下!你也一定能留下!”

    “嗯”,唐宁使劲点头,“我一定能留下!”

    杨小金笑了,“这就对了!”

    唐宁也笑了。

    这时,外面又传来了敲门的声音。

    杨小金看看门口,转过来吩咐唐宁,“是何局来了,去开门吧。”

    “嗯!”唐宁点头,绕过杨小金,走向门口。

    杨小金的脸瞬间变回了僵尸的样子,眼中透出了寒光。

    唐宁当然看不到这一幕。

    她走到门口,伸手准备开门。

    就在这时,浴室里传来了水声。

    她心里一颤,瞬间清醒过来,猛地转身,看向杨小金。

    杨小金已经不见了。

    唐宁惊出了一身冷汗。

    她使劲咽了口唾沫,看向了房门。

    外面安静的吓人。

    唐宁慢慢往后退,往后退,一直退到了浴室门口。

    她脸色苍白的看着房门,下意识的抓住了门把手,不住的咽唾沫。

    这时,外面传来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和一个女孩银铃般的声音。

    “唐宁!你在么?”

    唐宁腿一软,再次坐到了地上。

    这声音她太熟悉了。

    这个女孩叫陶茵茵,今年二十七岁,是她的同事。

    两天前,她和杨小金一样,都死在了那座修道院中。

    现在,她也回来了。

    “唐宁!唐宁!”,陶茵茵不住的敲门,“你在不在?唐宁?”

    唐宁像个无助的孩子,抱着自己的双膝,惊恐的看着门,眼中满是泪水。

    身为409的女特工,她见多了各种灵异的事,也曾经在执行任务的时候,见过鬼魂……

    所以,她并不怕鬼。

    但今天却很反常,从她看到门外的杨小金开始,她的心底就升起了一种莫名的恐惧。这恐惧如同毒药,将她内心对于鬼魂的防御体系完全瓦解了,她越来越害怕,已经无法控制自己了。

    “唐宁!唐宁!”陶茵茵敲了几下门,自言自语道,“真的不在?好吧,那我自己进去!”

    一股黑气从门缝涌进,化作人形,变成了浑身是血的陶茵茵。

    在修道院牺牲的五个人中,陶茵茵最年轻,死的也最惨。

    她的前胸和小腹几乎都被撕烂了,血肉模糊,地上满是鲜血……

    唐宁不敢看她,痛苦的闭上了眼睛,泪水顺着脸颊流下,滴到了她的腿上。

    陶茵茵纳闷,“哎?你在家呀?!刚才敲门你怎么不说话呢?”

    唐宁咬紧了嘴唇。

    见她不说话,陶茵茵身形一闪,嗖的一声来到了她的面前,带起了一股腥风。

    唐宁本能的扭过了头。

    陶茵茵俯下身,凑到唐宁面前,诧异的看著她,“你怎么了?唐宁?”

    她伸手摸向了唐宁的脸。

    唐宁感觉脸上湿漉漉的,全是血……

    “宁,你看着我……”,陶茵茵认真的看着她,“你怎么哭了?”

    唐宁紧闭着双眼,拼命地蜷缩着身子,不住地摇头。

    陶茵茵看了她一会,咧开嘴,冷冷的笑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