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03 黄皮子

作者:听澜本尊字数:2672更新时间:2021-02-16 19:08:41
    吃完早饭,二爷抹抹嘴,起身告辞了。

    吴悠悠先帮奶奶把碗筷收拾了,接着拿起渔具,说了句,“奶奶,我去钓鱼啦!”

    南河镇紧挨着运河,如今虽是初春,但早已开河了,吴悠悠喜欢钓鱼,每次来老家这边,都会去钓,这次也带了渔具过来了。

    所以,杜红也没多想,随口应了句,“好,去吧!”

    吴悠悠看了爷爷一眼。

    吴君玉小声说了句,“小心点……”

    吴悠悠点了点头,背着渔具出门了。

    从家里出来,他没去河边,拐了个弯,穿过几条胡同,来到了二爷吴君怀的家门外。

    此时,东林寺马家派来的车已经在这里等了半天了。

    见吴悠悠来了,一个中年人赶紧下车,紧走几步迎过来,恭敬地问道,“是小少爷吧?”

    这个中年人叫马子健,是马志国的侄子,排行老七,早上给二爷打电话的就是他。

    吴悠悠点了点头。

    “二爷在车上,就等您了”,中年人说道。

    吴悠悠没说话,点了点头,走到轿车旁,开门上车,坐到了二爷身边。

    二爷等他关上门,小声问他,“你奶奶没看到吧?”

    “没有”,吴悠悠说,“先去那看看,中午我得回来吃饭。”

    “好”,二爷说。

    马子健开门上车,转过来问二爷,“二爷,咱们走吧?”

    “走吧”,二爷说道。

    “好!”,马子健发动了车子,缓缓的驶出胡同,上了大路,离开南河镇,向东林寺村驶去。

    约莫一个小时后,他们来到了东林寺村。

    进了村子之后,远远地传来了一阵哭丧的声音。

    昨晚刚死的新族长马志国是东林寺村的首富,年纪不过五十多岁,正值壮年,身体一直很好。年前马家连丧了五位族长,本已人心惶惶,好在吴家二爷杀了那只狐妖,马志国上位之后,没有再出什么事,人们这才松了口气。可仅仅过了不到一个月,新族长就惨死在家里,这一下,刚刚稳定下来的人心彻底乱了。

    轿车一路前行,来到了马志国的豪宅外。

    马志国的家人们早已哭成了一团,如今在这里主事的,是马志国的弟弟,马志龙。

    这里弥漫着一股刺鼻的血腥味,其中还有一股淡淡的骚臭味,令人阵阵作呕。

    这骚臭味,是黄皮子特有的。

    二爷心头一沉,忍不住骂道,“马勒戈壁的,果然是黄皮子……”

    吴悠悠看他一眼,“二爷爷,我妈妈说,不能讲脏话……”

    二爷看他一眼,不以为然,“不骂脏话,还是老爷们么?不用什么都听她的!”

    吴悠悠哦了一声,不说话了。

    马子健停好车之后,下车打开车门,请二爷和吴悠悠爷俩下车,领着他们走进了马家大宅。

    院子里全是人,见吴家爷俩来了,一齐凑了上来。

    “二爷,这是怎么回事啊?!”

    “二爷,您快看看去吧!志国他死的太惨了!……”

    马志国的儿子马子清快步过来,扑通一声跪下了,悲愤的哭诉道,“二爷,您不是说没事了么?为什么我爸爸他死的那么惨?为什么呀?”

    孙男弟女们一起围过来,嚎啕大哭,纷纷质问。

    “二爷,这是怎么回事?”

    “二爷,您说话呀……”

    二爷面露愧色,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吴悠悠提着鼻子闻了闻,一皱眉,分开众人,转身走到了墙边,纵身一跃,敏捷的爬上墙头,几步上了房顶。

    马家人谁也没留意这个孩子,见他如此敏捷,一时都愣住了。

    二爷不解,大声问,“悠悠,你干什么?”

    吴悠悠没理会,他冲上房顶,直奔东南角。

    一个浅黄色身影嗖的一声从瓦片中窜出,转身逃跑。

    吴悠悠一声怒喝,“站那儿!”

    那身影顿时如被定住一般,一动不动了。

    吴悠悠快步走过去,一把将它提了起来。

    众人这才看清楚,他手里拿着的,是一只到悬着黄皮子。

    此刻,这皮子仿佛死了一般,一动不动,垂着两个小爪子,吐着舌头,看上去就像个大老鼠。

    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吴悠悠敏捷的跳到墙上,接着跳到院子里,提着黄皮子回到了二爷面前。

    马家人一声惊呼,赶紧散开了。

    吴悠悠看看他们,把黄皮子递给二爷,“二爷爷,您看……”

    二爷接过黄皮子,看了看,一皱眉,“是它干的?”

    “它是来打探情况的,杀人的是它老祖宗”,吴悠悠说,“黄皮子来了一窝,他们已经藏进村子里了。”

    “啊?”马家人一阵惊愕。

    马子清怒不可遏,冲过来从二爷手里夺过黄皮子,怒骂道,“我操你妈的,你杀我爸爸,我摔死你!”

    二爷大惊,“哎你……”

    说时迟那时快,黄皮子好像瞬间活过来了,它反身一口,咬到了马子清的手上。

    马子清一声惨叫,右手虎口被咬掉了一块肉,只得松手了。

    黄皮子放了一个臭屁,化作一道黄烟,嗖的一声逃出了院子,不见了。

    院子里顿时臭气熏天。

    马家人被熏的受不了,纷纷捂着鼻子跑了出去,刚才还人头攒动的院子,瞬间没什么人了。

    马子清的手血肉模糊,倒在地上,疼的嗷嗷直叫。

    他的老婆孩子一边哭,一边捂着鼻子,年纪最小的儿子被熏的晕了过去。

    在这里主持大局的马志龙刚从屋里出来,就被熏的身子一晃,捂着鼻子冲过来,抱起那个孩子,跑出去了。

    二爷也被熏的够呛。

    吴悠悠倒是很冷静,他先是屏住呼吸,掐指决修了一道避煞符按进了二爷爷的后背,接着一手一个,提起马子清夫妇,转身走出了院子。

    二爷随即也抱起了一个孩子,跟着来到了胡同外面。

    黄皮子的屁,迎风三十里。

    虽说外面比院子里要好很多,但整个东林寺村,都已经臭的无法形容了。

    吴悠悠把马子清夫妇交给外面的马家人,大声命令道,“大家都闭上眼睛,转过身去!”

    马家人不明白他要干什么。

    “听我孙子的!”,二爷大吼,“都闭上眼睛,转过身去!快!”

    马家人这才回过神来,赶紧转身闭眼。

    吴悠悠转身回到院子里,把门关上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