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12 黑影

作者:听澜本尊字数:3423更新时间:2020-03-17 09:19:29
    子夜时分,我深吸一口气,慢慢睁开了眼睛。

    几乎同时,我听到楼下传来了顾晓彤惊恐的尖叫声。

    不一会,郭辰珺快速跑上楼来,“少爷,少爷!晓彤她情况不对……”

    我起身下床,走过去打开门,“怎么了?”

    郭辰珺满头大汗,焦急的看着我,“好像是梦魇了,我叫不醒她!”“别慌,我去看看”,我绕过她,向楼下走去。

    来到顾晓彤卧室,只见床上的顾晓彤衣着凌乱,汗水打湿了长发,一双大眼睛惊恐的看着屋顶,好像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不住地尖叫着。

    我让郭辰珺在门口等着,自己快步来到床边,按住顾晓彤的头,仔细一看她的眉心。只见她的神光很乱,一团黑影在其中四处乱撞,游走,时隐时现。

    我凑近她,集中精神,仔细盯着那黑影,这才看清了,那竟然是一团凝结起来的阴气,它应该是藏在顾晓彤体内很久了,现在不知道为什么,被重新触动,所以失控了。

    我来不及多想,略一定神,掐指诀调内气,右手中指本已愈合的伤口瞬间涌出了一个血珠。

    我将血珠按到她眉心上,“五行禁制,六合为牢,敕!”

    顾晓彤的惊叫声戛然而止,身子猛地一颤,闭上眼睛,昏死了过去。

    我松了口气,吩咐郭辰珺,“她很快就会醒过,你一会给她洗个澡,洗完了我有话问她。”

    “嗯!好!”郭辰珺点头。

    我走出卧室,来到客厅,拿纸巾裹住手指上的伤口,接着坐到沙发上,静心片刻,继续疗伤。

    连续用血符,消耗很大。

    我已经开始眼前发黑,血气上涌,头也隐隐作痛了。

    顾晓彤很快醒了。

    郭辰珺小声问她,“你觉得怎么样?”

    顾晓彤坐起来,揉了揉眼睛,“我睡多久了?”

    “从下午睡到现在”,郭辰珺说,“你刚才梦见什么了?”

    “我?我没做梦啊?”顾晓彤纳闷,接着问她,“对了,成成怎么样?”

    “成成没事”,郭辰珺说,“走吧,我给你洗个澡,一会少爷有话问你。”

    “少爷在哪呢?”

    “在打坐”,郭辰珺说,“走吧,给你洗澡去。”

    “我自己能行”,顾晓彤说。

    “不行,这是少爷吩咐的”,郭辰珺坚持。

    她俩从卧室里出来,顾晓彤看到了客厅内的我,她转过身来,深深地给我鞠了个躬,小声说了句,“谢谢您。”

    接着,俩人去浴室了。

    修炼内气,实际就是在修炼元神。内气是能量来源,而元神是神通之本,所以在修炼的时候,人的感知力是会远强于平时的。因而我虽然闭着眼睛疗伤,但她俩的一举一动,我都能真实的感觉到。

    当然了,这种感觉不是刻意的,而是自发的。

    也就是说,这是元神本身的灵动,不是我的意识能控制的。

    起码以我现在的修为,还控制不了。

    两个女孩去洗澡了。

    我继续调丹田气,上行补气,以气化神,以此舒缓血气,减轻头部的疼痛感。

    这时,浴室里传来了郭辰珺的一声惊呼,“啊!”我的心下意识的一动,脑海里突然出现了浴室里的一幕。

    接着我脸一红,赶紧睁开眼睛,口干舌燥,心跳不已。

    我看到了郭辰珺没穿衣服的样子。

    她好美……

    我呸!我想什么呢!我赶紧拍拍自己发烫的脸,强迫自己静下心来,再次闭上眼睛。

    这次,我看不到,也听不到了。

    我终于松了口气。

    但奇怪的是,刚才那美丽的一幕却像印在了我的心里,怎么也抹不去了。

    我脸上烫的厉害,尴尬不已,心说这下麻烦了。

    长这么大,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一个女孩子的身体,更重要的是,那个身体还近乎完美……

    我不住的深呼吸,气沉丹田,足足十几次,这才静了下来。

    我可以继续疗伤了。

    两个女孩洗好了,换了身衣服,接着来到客厅。

    “少爷,我们好了”,郭辰珺轻轻的说。

    我睁开眼睛,一看到她,我瞬间想到了刚才那一幕,脸腾的一下就红了。

    郭辰珺一愣,走过来关切的看着我,“您的脸怎么这么红?是不是很难受?”

    我尴尬不已,咳了咳,“呃……没事……你们坐吧。”

    她转身对顾晓彤说,“晓彤你坐,少爷说有话问你。”

    “好的少爷”,顾晓彤在我对面坐下了。

    至于郭辰珺,她很自然的坐到了我的身边,身上一股女孩子沐浴后的清香,沁人心脾。

    我深吸一口气,定了定神,把目光投向了顾晓彤。

    顾晓彤依然有些憔悴,但看上去明显比刚见面的时候好多了。虽然小孩的事让她心力交瘁,人都熬瘦了,但她依然很美。在她身后不远处,有一张她和郭辰珺大学时代的合影,从照片能看出来,学生时代,这两个女孩的颜值都是超高的。

    我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身边的郭辰珺,她也正神情专注的看着我,等着我后面的话。

    和照片上相比,郭辰珺变得更漂亮了。尤其她认真看着你的时候,会有一种摄人心魄的美,那双美丽的眸子,仿佛能颤动你的灵魂……

    我呸!想什么呢!我暗骂了自己一句,赶紧躲开了郭辰珺的目光。

    见我一直不说话,郭辰珺有点纳闷,“少爷,您怎么了?”

    “没事”,我定了定神,接着问顾晓彤,“刚才你们在浴室里,怎么回事?”

    “刚才……”顾晓彤看向郭辰珺。

    “还是我来说吧”,郭辰珺说,“刚才我给晓彤洗澡的时候,在她肩膀上看到一个血手印,我吓了一跳。但是仔细再看的时候,那血手印又不见了,我以为是幻觉,所以出来就没跟您说。”

    “什么样的血手印?”我问。

    “是个女人的手印,像是抓上去的”,她认真的说。

    我想了想,转过来问顾晓彤,“顾小姐,那个纸旗袍,你之前见过么?”

    “见过!”顾晓彤赶紧点头,“我儿子出生的那天晚上,她就站在护士身后……”

    “我不是说那天,我说的是之前”,我看着她,“你怀孕之前。”

    “怀孕之前?”她想了想,摇头,“没有,我第一看到她就是在病房里。”

    “不可能”,我说,“如果你怀孕之前没见过她,她是不可能和你小孩的元神缠在一起的。顾小姐,你好好想想,到底有没有见过她。”

    “我真的没见过她”,顾晓彤肯定的说,“真的!”“晓彤你再好好想想”,郭辰珺也说,“这个很重要的,少爷说必须搞清楚纸旗袍为什么缠着成成,才能救孩子!你仔细想想!”

    “小珺,我的记忆力你是知道的”,顾晓彤无奈,“从小到大,见过的人,经历过的事,甚至重要的事发生的时间,我都记得很清楚。再说了,纸旗袍不是人,她……她是鬼……我如果之前见过鬼,还能不记得么?”郭辰珺看看我,“少爷,晓彤的记忆力确实非常惊人,我们上学的时候,一起看一个画家作画。她看了四个小时,看完之后,就能按照那画家的笔法将那副画完美的凭记忆临摹下来,连那画家看了都觉得不可思议。她要是见过纸旗袍,不会不记得的。”

    我略一沉思,站起来,走到顾晓彤面前,轻轻挑起她的下巴,看她的眉心。

    顾晓彤一怔,很紧张,“少爷,您……”郭辰珺下意识的站了起来,但没说话。

    我仔细看着顾晓彤眉心内的神光,那团黑影虽然被我用血加咒语封印住了,淡的变成了一个几乎看不见的影子,但它依然存在,依然在影响着顾晓彤。

    “我明白了,这是阴气结成的封印啊……”我淡淡的说。

    “封印?”俩女孩一愣。

    我没理她们,默念咒语,“五行禁制,六合为牢,天地为锁,阴阳为钥,天地阴阳,破禁开牢,敕!”

    念完,我掐指诀,按住了顾晓彤的眉心。

    顾晓彤身子微微一颤,茫然的看着我,“少爷,我……”

    我转身回到郭辰珺身边坐下,再次问顾晓彤,“顾小姐,那个纸旗袍,你之前见过么?”

    顾晓彤捂住了嘴,眼神里满是惊恐,点了点头,“见过……我见过……”

    郭辰珺愣住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