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11 纸旗袍

作者:听澜本尊字数:3033更新时间:2020-03-17 09:16:53
    顾晓彤的家在宁州市宁南区,是一个很高档的住宅区。

    我们来到这里,停好车,上楼,刚到门口,就听到里面传来一个女人死心撕裂的哭声,“成成!成成啊……”

    郭辰珺一惊,赶紧拿钥匙开门,我们快步走进房子,来到婴儿房一看,只见一个脸色苍白的年轻女人抱着一个满脸是血的婴儿,哭成了一个泪人。

    “晓彤!成成怎么了?”郭辰珺惊问。

    女人一看郭辰珺来了,像看见救星一般,赶紧拉住她的手,哭着说,“小珺!成成流血了!你快救救他!快快救救他啊!”

    “少爷,您快救救孩子!”郭辰珺焦急的看向我。

    我走过去,从女人怀里接过孩子,小心翼翼的放到婴儿床上,仔细一看,这孩子只剩了一口气了,他的眼角,鼻子,嘴巴和耳朵都有血流出。我定了定神,凝视小孩的眉心,只见他眉心暗弱的神光中,有一个女人的半张血脸,那脸上的眼睛漆黑无光,怨气极重。

    我想了想,转身吩咐女人,“先别哭了,马上挤点奶水出来,快!”

    顾晓彤一怔,茫然的看向身边的郭辰珺。

    郭辰珺急了,“你愣着干什么?快挤啊!”

    “嗯!”顾晓彤这才回过神来,哆嗦着开始解衣服。

    我回过头来,不看她了。

    郭辰珺从旁边拿来奶瓶交给顾晓彤,自己也红着脸转过身身来。她还是个姑娘,看着比我还紧张,害羞。

    顾晓彤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她挤了奶水,伸手递给了郭辰珺,“小珺!”郭辰珺接过来递给我。

    我略一凝神,观想安神符,右手食指中指在眉心一捏,弹进奶瓶中,接着咬破右手中指,滴了几滴血进去,把奶瓶递给郭辰珺,“拿着!”

    “哦,好”,郭辰珺接过去,因为紧张,她的手在微微颤抖。

    我凝视右手中指,调集内气,顿时,伤口上血流如注。我用血在小孩的胸口画了一道镇灵符,画好之后,在小孩眉心一抹,轻轻一摁。

    耳边传来一声尖锐的枭叫,一股冰冷的阴气从小孩眉心被引出来,沿着我的手指上行直到我小臂。我感觉到一阵冰冷刺骨,一咬牙,继续将那股阴气引到了右肩附近,同时使劲在小孩眉心一按。

    小孩嘴里涌出一口黑褐色的血,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喂奶,快!”我抓着右肩,快步走出婴儿房,冲进了卫生间。

    郭辰珺一愣,跟着来到卫生间,“你怎么了?”

    我没功夫说话,打开冷水,把手放到水中,运丹田气将右臂内的阴气迅速逼出体外。盆内的水很快就被血染红了,旁边的郭辰珺腿一软,差点没坐地上。

    我头上冷汗如雨,集中精神,一鼓作气,将阴气全部逼了出来。

    瞬间,一团黑气从水中涌现出来,在水面上变成了一个一尺多高的女人。她穿着一件褪色的纸旗袍,浑身是血,一双漆黑的眼睛怨毒的盯着我,冲我发出了一阵怒吼,接着变成黑气,消失了。

    郭辰珺看到了这一幕,她吓得脸都白了。

    我眼前一黑,一把扶住了墙,喘息了一会,把手从水中拿出来,转身靠在洗漱池上,随手拉过一条雪白的浴巾,裹住了手上的伤口。

    郭辰珺吃惊的看着我,泪珠在眼睛里打转,吓得说不出话来了。

    我调息了一小会,右臂这才热起来了,解开浴巾一看,伤口的血止住了。我把染了血的浴巾扔到一边,看看郭辰珺,“你没事吧?”

    她捂着嘴,喘着粗气,失神的看着我,说不出话来。

    我一愣,伸手想扶她,她身子一软,直接瘫进了我的怀里。

    我赶紧抱住她,“哎,你没事吧?”她眼泪汪汪的的看我,“我……我……”

    我想了想,一把将她抱起来,走进客厅,放到沙发上,接着略一静心,掐手诀在她眉心画了一道安神符,按了进去。

    她一声惊呼,身子猛地一颤,这口气才算倒上来,大口大口的喘息起来。

    我蹲下来,凝视着她的眼睛,“没事了吧?”

    她像个被吓坏了的孩子,眼里含着泪花,哆嗦着点了点头。

    我放心了,淡淡一笑,“没事,你早晚要看见她的,下次见到,就不会怕了。”

    “她就是纸旗袍?”

    “也是,也不是。”

    郭辰珺一愣,“也是,也不是?”

    我没解释,站起来,轻轻揉了揉她的后心,问她,“觉得好些了么?”

    她平静了一下,点了点头,“嗯。”

    “那就好”,我扶她起来,“走,去看看孩子吧。”

    “嗯”,她扶着我站了起来。

    我们再次来到婴儿房,小孩已经不哭了,正在吃奶。顾晓彤一边给孩子喂奶,一边不住地擦眼泪。

    很快,孩子睡着了。

    郭辰珺看了看孩子,松了口气,小声对我说,“睡着了。”

    顾晓彤转过身来,哭着给我跪下了。

    “别这样!”我赶紧扶住她,“顾小姐,我可受不起!”

    “谢谢吴少爷救我儿子!谢谢您!”顾晓彤哭着说。

    我安慰了她几句,让郭辰珺先扶她去休息。

    顾晓彤不去,非要守着儿子。

    没办法,我只好又给她修了一道安神符,按进了眉心。

    顾晓彤身子一软,直接倒进郭辰珺怀里,昏死过去了。

    她这是心力交瘁,体力和精神的消耗都已经到了极限了,再不休息,人就垮了。

    郭辰珺想抱她,但是她自己也是刚从惊吓中缓过来,同样手脚发软。

    没办法,我只好抱起顾晓彤,把她送回了卧室。

    计划赶不上变化,说好的这次用纸符,结果可倒好,就用了一道,还被那小孩给吃了。我来到顾晓彤的卧室,把她放到床上,郭辰珺给她盖好被子,我俩退出房间,轻轻把门带上了。

    “刚才到底怎么回事?”她小声问我。

    “事情有点麻烦”,我说,“纸旗袍和这孩子的元神,纠缠在一起了。”

    她一皱眉,“纠缠在一起了?人和鬼?”“不是人和鬼”,我纠正,“是鬼和人。”

    她不解,“有什么不一样么?”

    “当然不一样”,我说,“人缠鬼,拨乱反正;鬼缠人,抽茧剥丝。那纸旗袍的怨气缠住了小孩的元神,这会再用符镇压她,小孩也会受不了了。”

    “那怎么办?”她慌了。

    “暂时不用担心”,我说,“起码今天晚上,小孩不会有事。现在必须要搞清楚,纸旗袍为什么要缠这孩子的元神,知道她的目的,才能想解决的办法。”“那要怎么查?”她问。

    我看看顾晓彤的卧室,“等她醒了,问她。”

    “晓彤?”郭辰珺一愣,“她知道?”

    我四下看了看,问她,“晚上我住哪?”“哦,您住楼上客房”,她说,“我带您去看看。”

    “好”,我点点头。

    顾晓彤房子分上下两层,足有两百多平米,装修的非常艺术,很漂亮。郭辰珺领着我来到二楼,打开客房的门,“这个房间采光好,面积也大,您就住这间吧,我住您隔壁。”

    “嗯”,我把包放下,脱了鞋,盘坐到床上。

    郭辰珺有些纳闷,“少爷,您这是……”我闭上眼睛,“我要疗伤,你出去吧。”

    “哦,好”,她不敢打扰我,小心翼翼的退出房间,把门带上了。

    我深深地吸了口气,闭上了眼睛。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