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10 怪事

作者:听澜本尊字数:2521更新时间:2020-03-17 09:10:50
    郭家祖坟的问题,基本清楚了。

    三水育龙局气场很复杂,在这样的地方下葬,周围不能有任何多余的东西,以防止扰乱气场,改变煞气的走向。所以郭家祖坟四周空荡荡的,连棵树都没种,想来是祖上有话留下的。

    但是到了郭政这,他宠儿子宠的无法无天,连风水都让他随便折腾。这个凉亭修起来之后,破坏了煞气的走向,因而给郭家造成了巨大的风水隐患,产生了断子绝孙的危险。

    凉亭完工当晚,郭辰龙就失去了一个孩子。

    现在,轮到顾晓彤的孩子了。

    捋清楚这些,事情也就好办了。

    其实话说到这份上,郭政再糊涂,也意识到问题肯能出在哪了。

    “少爷,是不是这凉亭……”他试探着问。

    “您家祖上难道没留下话,这片地上除了葬坟之外,不能修任何多余的东西?”我问他。

    “这……”他咳了咳,“我爸死的早,关于祖坟,他也没留下什么话……”

    “好吧,不重要了”,我摆摆手手,接着吩咐他,“您记住了,您家的风水确实好,但是这个风水很特殊,祖坟周围,绝不能乱修东西。现在的问题就出在那凉亭上,明天中午,您亲自带人把它拆了,然后往东百里之外取土,将地基重新平整好。这些,必须在天黑之前完成,您记住了么?”

    “哦,好,我记住了!”他点头。

    “这事您抓紧办,另外让陈超订机票,明天上午,可儿回上京,我去宁州。”

    郭政一愣,“那我呢?”

    “您不用去,人多了帮不上忙,反而会添乱”,我开门下车,“回酒店吧!”

    办完事了,就没必要在这受罪了。

    回到酒店,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

    我好好的泡了个澡,洗掉了身上沾惹的煞气和阴气,和可儿道了晚安,回到卧室躺到床上。睡觉之前,我得给郭辰珺打了个电话,问问孩子的情况,同时也把这边的情况也说一下。

    郭辰珺是郭家唯一能担大事的人,三水育龙局的事必须让她知道,不然只靠郭政,早晚还得出事。对于这位郭小姐,我没有任何隐瞒,将那个风水局的实际情况,一五一十的全说了,包括她祖先魂飞魄散的事。

    听完之后,郭辰珺沉默了。

    我等了一会,问她,“如果你听明白了,那我就睡了。”

    “您等等……”她犹豫了一下,问,“那我爸爸妈妈百年之后,会不会也……”

    “会”,我平静的说。

    “能避免么?”

    “不能。”

    “我们换个地方也不行么?”

    “换是可以,但是风险更大”,我说,“三水育龙局煞气太重,进去难,出来更难。如果迁坟,那郭家极易招来灭门之祸。”

    她无奈的一笑,“我明白了,谢谢少爷。”

    “其实你也不用想那么多,这个风水是郭家先祖的选择”,我说,“虽然凶险无比,但却能火中取栗,保证郭家后人兴旺发达。而且那个地方是反杀绝地,但凡懂点风水的人,都知道那是大凶之地,所以郭家在那葬了五代先祖,也没有达官贵人去打那里的主意。只要郭家自己不乱来,有这三水育龙局在,郭家还是可以反反复复的,不断兴盛下去的。”

    “我家的祖坟,我爸找很多人看过,那些人都说好,现在看来,都是些顺情说好话的江湖术士而已”,她深深地吸了口气,“谢谢少爷给我家看明白了这里面的玄机,您放心,我会记住这个事情,不会让我爸爸和我哥哥胡来的。”

    “那就好”,我看看表,“快两点了,我睡了。”

    “明天我去机场接您,晚安!”,她说。

    “晚安!”

    我挂了电话,关了阅读灯,长长的舒了口气。

    风水上的隐患解除了,现在可以腾出手来,去会会那个纸旗袍了。

    我很快睡着了。

    第二天上午,郭政亲自把我和可儿送到了荣阳机场。我没坐过飞机,可儿带着我领了登机牌,一起过了安检,然后把我领到了候机区,陪我等了一会,直到开始登机。

    我背好包,问她,“你自己能行吧?”

    “您就甭担心我了,我每年都得飞个几十次的”,她一笑,“倒是您,第一次坐飞机别太紧张。记住我跟您说的,飞机起落的时候,一定要深呼吸,诗朗诵,这样不会太难受。”

    “我记住了”,我看看排队的人群,“那我过去了,你到了发个短信。”

    “嗯,您也是!”我俩拥抱了一下,她目送我经过登机口,冲我使劲挥了挥手,喊了一句,“少爷,平安!”

    我笑了,点了点头,跟着人群登上了飞机。

    上了飞机之后,我找到自己的座位,放好包,坐下,系上了安全带。长这么大,这是我第一次独自远行,想到刚才那一幕,突然觉得有些孤独。

    我平静了一下心情,拿出手机给郭辰珺发了条短信,“我上飞机了。”

    她很快回复过来,“好,我一会去机场,一路平安!”

    我深深地吸了口气,心说凡事总有第一次,好好体会体会吧。

    半个小时候,飞机顺利起飞,离开了荣阳。

    我按可儿教的,一直默念李白的《将进酒》,果然,没觉得太难受。

    这下,我放心了。

    飞机飞了六个小时,下午四点左右,在宁州机场平安落地了。

    我跟着人群走出机场,远远看见身材高挑的郭辰珺冲我挥手。

    我冲她挥了挥手,绕过通道,走到她面前。

    “路上怎么样?没遇上气流吧?”她迎过来。

    “还好”,我说,“顾晓彤怎么样?”

    “她精神很差”,郭辰珺说,“昨晚一夜没合眼,她说一闭上眼睛,就看见纸旗袍冲她冷笑。”

    “孩子呢?”我又问。

    “孩子还好,不过今天中午发生了一件怪事”,她说,“您给孩子画的那道符,被孩子吃了……”我停下脚步,“吃了?”

    “嗯,不知道他怎么拿到的,我们发现的时候,符已经被吃了一半了”,她担心的看着我,“少爷,这事太邪性了……”

    我略一沉思,转身快步向外走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