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09 三水育龙局 感谢七七的玉佩!

作者:听澜本尊字数:2757更新时间:2020-03-16 09:22:38
    子时很快到了。

    地气中的煞气弱到了极点,但是阴气却没有相应的有所增加,相反的,它仿佛也变得似有似无了。

    这引起了我的警觉。

    我吩咐可儿,“你先回车上去。”

    可儿不放心,“那您自己在这?”

    “这地气很反常,你是女孩子,容易被煞气冲着”,我解释,“不用担心我,我不会有事的,去吧。”

    “我陪着您吧”,可儿不想走。

    “你陪着我没用,赶紧回车上去”,我用命令的口气说。

    可儿无奈,只好转身走了。

    等她走远了之后,我看看表,时间是十一点十分,刚进子时。

    看来这气场的变化才刚刚开始。

    保险起见,我让郭政也回车上去了。

    郭政没二话,喊了一声好,快步走出凉亭,回高坡上去了。

    这下,郭家祖坟附近,就我一个人了。

    我往后退了十几步,让开神道,双手掐雷诀护身,提着一口丹田气,静静的看着那片青石周围的地气,耐心的等待着那一刻的到来。

    五分钟过去了。

    十分钟过去了。

    半小时过去了。

    我松开雷诀,活动了一下身体,深吸一口气,再次掐雷诀护身。

    煞气和阴气突然消失了。

    我一皱眉,赶紧蹲下,查看地气。

    就在这刹那之间,一股强劲无比的煞气冲天而起,呼的一声迎面冲向我的面门。我只觉得脑子嗡的一声,一声闷哼,被那煞气冲的一跃而起,仰面摔倒在地上。

    巨大的煞气夹杂着水气,如万马奔腾,冲出地面,汹涌的冲向天际。我能看到那些煞气在空中凝结,形成了一条蜿蜒的巨龙,伴着一阵若隐若现的风吼之声,向北飞出几十里,落入了巨大的娘娘湖中。

    我躺在地上喘息着,怔怔的看着这奇异的景象,半天才缓过神来。

    这异象足足持续了五六分钟,这才慢慢消失了,周围的地气也随即恢复了平静。如同白天那样,煞气很重,阴气几乎感觉不到了。

    煞气冲天,其中还带着一些水气,在天上化作龙形,然后落入北方的湖中……

    我突然明白了,这不是普通的风水,这是两煞相冲,火中取栗的三水育龙局!

    三水育龙局属于风水局,极其罕见,其原理是利用地下暗河的水气来激发煞气,利用水龙反洄,形成两煞相冲时产生的余煞来催动主家运势。要形成这种格局,首先要有大江大湖,然后地下有暗河水脉,且在方圆五十里内,分布有三道暗河,三河交叉,才可以形成水龙反洄,进而形成三水育龙局。所以这样的风水根本不是人力能布置的,这是天成的风水。

    这种风水格局,以水养龙,借龙催运,煞气极重。在这样的地方葬祖先,必须避开龙头龙尾,只在龙身处寻一点余煞庇护。稍有不慎,煞气过重,主家必家破人亡。即使小心翼翼的把位置选好了,那这主家祖先的阴灵也会为煞气所冲,荡然无存,变成献给水龙的祭品。

    虽然凶险无比,但这个局威力巨大,一旦葬到合适的位置,其后代子孙必然兴旺发达,成为豪富之门。不足之处是,生男必为震木,生女必为坎水,因此葬在这里的家族,代代都出败家子,渣男,但是他们生的女儿,却聪敏能干,睿智灵秀,魅力十足。儿子败家,女儿护家,三代人一次起落,四十年一轮兴衰,这就是诡异的三水育龙局。

    所以说这个格局是火中取栗,是真正的富贵险中求。

    难怪这里的气场这么诡异,这下,我彻底明白了。

    我松了口气,站起来,看了看不远处那凉亭,不屑的一笑,转身向高坡走去。

    陈超和可儿一直没上车,都在紧张的看着我这边的情况,见我回来,可儿赶紧跑过来,“少爷!”

    陈超也赶紧去禀报郭政,“董事长,少爷回来了!”

    郭政开门下车,快步迎过来,“少爷,怎么样?”

    我让可儿给我拿了瓶水,漱了漱口,顺便洗了手,接着一指郭政的车,“咱俩上车说。”

    “好!”郭政点头。

    我俩先后上了车,陈超把门关上了。

    可儿忍不住凑过来,透过玻璃看我,生怕我有事。

    我冲她一笑,示意没事,让她先回避一下。

    可儿会意,点点头,转身回我们那辆车上去了。

    我看看郭政,问他,“郭先生,我问您三个问题,您要如实回答。”

    “好,您说”,他坐正身体。

    “郭家每代只有一个儿子,但同时也会有一个女儿,换句话说,就是你们家每一代,是不是都是儿女双全?”我问。

    “对!”他点头,“我爷爷有个姐姐,我爸爸有个妹妹,我也有个姐姐,到了小龙这辈,小珺是他妹妹。”

    “嗯”,我点点头,接着问第二个问题,“郭家的运势,是不是三代人一个起落,四十年一轮循环?”

    郭政想了想,掰着手指头算了算,“您这么一说,好像还真是……从我们家二代祖开始,郭家两次兴旺发达,后来都败了家,但是不久之后,又总能发起来,到我这里,郭家已经是第三次起来了。”

    “那败家的原因呢?”我问。

    他无奈的叹了口气,“怎么说呢?我们家的男人,能干,但也都爱玩。就比如说我爷爷吧,民国的时候,他就是大建筑商,赚了不少的钱,吃喝嫖赌抽,什么都沾。后来到了新社会,我家的产业被合作了,他没多久就死了。我爸靠吃股息,过得也算不错,后来一场那啥,就那啥了。我爸死的时候,家里没多少钱了,我就和我姐姐一起出来打工养家。也是运气好,钱挣的越来越多,后来就有了现在的这片家业。”

    我点点头,“第三个问题,修那个凉亭修好的当晚,有没有出什么事?”

    “凉亭是陈超盯着修的,我不知道啊”,他说,“要不我把他喊上来,问问他?”

    “别让他上来,您去问问,回来跟我说”,我淡淡的说。

    “好!”他开门下车,走向陈超,“陈超,你过来,我问你个事……”

    他俩聊了几句,郭政愣了一下,转身回来了。

    “少爷,陈超说,修凉亭的时候还真出事了”,他说,“完工的那天晚上,小龙和人撞车了,车被撞废了,但人没大事。当时是陈超去处理的,小龙没让他告诉我。”

    我一皱眉,“没告诉您?”

    郭政很尴尬,“呃……小龙那天带了一个女孩,撞他的人,是那个女孩的男朋友,也是个富二代。小龙没受伤,那女孩受了重伤,然后……流产了……他觉得丢人,就没让陈超告诉我们……”

    “孩子是他的?”我问。

    他低下头,“应该是吧……”

    我平静的一笑,“好,我没问题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