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07 娘娘湖

作者:听澜本尊字数:3060更新时间:2020-03-16 09:13:13
    回到家里,我和可儿闲聊了几句,各自回屋睡觉了。

    睡到半夜,手机响了。

    我一下子醒了,摸过来一看,是郭辰珺打来的。

    我坐起来,“喂?”

    “少爷,这么晚给打电话,真不好意思。”“没事,你说。”

    “我到宁州了,符也放到婴儿床上了,不过情况有点不对”,她紧张的说。

    “怎么个不对法?”

    “整个小区的狗和猫都叫起来了,像疯了一样”,她说着紧走了几步,“您听!”接着,手机里传来了猫狗惊叫的声音。

    整个小区的猫和狗一起狂叫,气氛是挺吓人的。

    “您听到了么?”她问。

    我略一沉思,告诉她,“无论听到什么声音,你们都别出门,如果有人敲门,千万别理会。”

    “好!”

    “那边除了你,顾晓彤和孩子,还有谁?”“没有别人了,我助手陪我来的,我让她去酒店了”,她说。

    “那就行”,我放心了,“只要没有外人就不用担心,别开门就是了。”

    郭辰珺犹豫了一下,“少爷,真的没事?”

    “真的没事”,我打了个哈欠,“就这样吧,有什么情况,随时给我打电话。”

    郭辰珺这才松了口气,“好。”

    护身符刚修好不久,正是威力最大的时候。纸旗袍不敢靠近,一怒之下就在小区内发疯,所以才有了猫狗夜惊的异象。虽然听着挺吓人的,实际却是纸旗袍无奈的表现。只要郭辰珺不开门,她们娘儿仨就不会有危险。

    我放下手机,继续睡了。

    第二天早上,郭政和陈超带着郭家的车队来了。

    我和可儿收拾好东西,下楼一看,他们一共来了五辆越野车,把楼下的通道都占满了。

    我一皱眉,问郭政,“有必要去这么多车么?”

    “多么?”郭政看看车队,“您和可儿小姐坐一辆,我坐一辆,陈超一辆,剩下的都是保镖,不多呀……”“这是去办事,不是去打架”,我淡淡的说,“没必要跟那么多保镖,去两辆车就行了。”

    “哦,行”,郭政吩咐身后的保镖,“你们几个回去,陈超和小廖跟我们去!”

    “是,董事长!”陈超等人说。

    郭政转过来,“少爷,可儿小姐,时候不早了,咱们出发吧。”

    我点点头,“好。”

    陈超快步走到一辆黑色越野车前,打开车门,恭敬的对我们说,“少爷,可儿小姐,请!”

    我们上了车,他关上车门,亲自驾驶这辆车。

    郭政等人也随即上车,车队缓缓的驶入小区主路,分作两队,从两个方向驶出了小区。

    那三辆车回去了。

    我们这两辆,沿着快速路上五环,接着转高速,直奔荣阳。

    可儿很兴奋,不住地在车上摸摸这,摸摸那,一副超喜欢的样子。

    我看她一眼,“怎么?这车很好么?”

    “大奔GLS,进口车,低配的也要一百六七呢!”她小声说,“这台,顶配的!”

    “你很喜欢车?”我问。

    “喜欢啊!”她说。

    我不知道该怎么接了。

    对于车,我是真的没概念。

    “以后我也争取买一台这样的车”,可儿兴奋的说,“到时候,我就做您的专职司机,您想去哪,我都陪着您!”

    我微微一笑,默默的点了点头。

    十几天前,我还在忍饥挨饿,穷到跟李菲借钱吃饭。短短半个月的功夫,我竟然已经坐着这样的车,带着这么一个这么漂亮的假小子去上京之外给人办事了。

    人生啊,太神奇了。

    路上无话,当天下午两点多,我们到荣阳了。

    下了高速之后,陈超接了个电话,然后问我,“少爷,郭先生问,咱们是先去酒店,还是直接去祖坟?”

    “时间紧迫,先去祖坟吧”,我说。

    “好的!”他拿起手机,告诉了郭政。

    我想了想,拿出手机给郭辰珺打了过去,“那边情况怎么样?”

    “昨晚有人敲门,是个女人,跟疯了似的”,郭辰珺心有余悸的说,“我听您的,没去开门,她闹了一阵子没动静了。天亮之后,小孩子吐了,不过没吐血,现在一切正常。”

    “今晚纸旗袍估计还会去”,我说,“天黑之后,不要开门,以防她伤人。”

    “好!”郭辰珺顿了顿,问我,“少爷,你明天能过来宁州么?”

    “我们正在去你家祖坟的路上,先去看看那边的情况”,我说,“明天日落之前,我们一定到。”

    郭辰珺松了口气,“好,辛苦少爷了,我们等着您。”

    我挂了电话,问陈超,“还有多远?”

    “董事长家的祖坟在娘娘湖南边”,陈超说,“预计再有半个小时就能到了。”

    我没说话,靠在座椅上,继续闭目养神了。

    娘娘湖很快就到了。

    陈超停下车,转头看看我,“少爷,到了。”

    我看看外面,开门下车。

    停车的地方地势很高,再往前没路了,只能步行了。站在这个位置,能清楚地看到周围的地势,郭家的祖坟,原来是葬在了一个巨大的洼地里。

    郭政走过来,一指远处的一片青石坟,“少爷您看,那就是我家的祖坟。”

    我仔细一看,只见那祖坟周围是一片开阔地,无依无靠,四周连一棵树都没有,只在祖坟东南方修了一座大红色的凉亭。祖坟正北几公里外,有一个巨大的湖泊,在下午阳光的照耀下,仿佛一面镜子,波光粼粼。

    可儿来到我身边,手搭凉棚一看,不解的问我,“少爷,怎么这祖坟周围光秃秃的,连个靠山都没有啊?”

    “可儿小姐,我家的风水可是我老祖当年花重金找人看过之后,才买下来的”,郭政说,“从大清朝到现在,为了这块地,我们可没少花心思呢。我之前找人看过,那人说这风水非常不错,你可不能乱说啊!”

    可儿一努嘴,“好不好的,我们少爷看了就知道了,我只信少爷!”

    郭政有点急,看看我,“少爷,您给说说,这里风水怎么样?”

    “那就是娘娘湖吧?”我指着远处的湖泊问。

    “对!”郭政说。

    我心里也满是疑惑,这里的风水根本不是前案后山左右扶的标准格局,相反的,这位置不但没有靠扶,前面却还迎着坡地,处处都是大凶之象。只看表面的话,这样的风水叫反杀绝地,祖坟葬在这里,郭家不但会家徒四壁,更会断子绝孙。

    但现实正好相反,郭家不但是豪门,而且还一直有儿子,传到现在,都已经七代了。

    所以这里面的事,绝对不会这么简单。

    “过去看看”,我小心翼翼的下了高坡,领着他们向郭家祖坟走去。

    看着不算远的路,足足走了十几分钟,这才来到那片青石坟前。

    我走到神路附近,蹲下来,伸手感受这里的地气。

    只觉得手心阵阵发麻,小臂发紧,传来一阵真的刺痛,但是没有刺骨的感觉。说明这地气中含有很强的煞气,阴气受煞气冲击,几乎是荡然无存了。

    我一皱眉,不由得有些不知所措了。

    “反杀绝地,煞气蒸腾……怎么会这样……”我站起来,喃喃自语。

    可儿来到我身边,“怎么了少爷?有什么不对么?”

    我看看她,转头吩咐郭政,“今天不去酒店了,我们在这里过夜!”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