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04 私密之事

作者:听澜本尊字数:3194更新时间:2020-03-15 09:15:32
    好!”郭政点点头,“事情是这样的,顾晓彤是小珺的大学同学,也是我儿子郭辰龙的前女友。当初他俩在一起的时候,我们觉得这个女孩家世不好,不同意他们的婚事,所以就……”

    他很尴尬。

    郭辰珺接过来,“爸爸,我来说吧。”

    郭政松了口气,“好吧,你跟少爷说说这个事。”

    张俊站起来,“郭先生,这是您家里的私密事,我不方便听,您容我回避一下吧。”

    “好吧”,郭政看看陈超,“你也去吧。”

    “好的董事长”,陈超说。

    张俊冲我一抱拳,和陈超一起出去了。

    我重新坐下,看看郭辰珺,“说吧。”

    “嗯”,郭辰珺点点头,“顾晓彤是我大学同宿舍的闺蜜,那时候我俩是特别好的朋友。我哥那个人吧……哎,怎么说呢?他就是风流成性!那时候他已经和我现在的嫂子订了婚了,可是他见到晓彤之后,就动了心,拼命地追求她。我劝过晓彤,说我哥他有未婚妻,让她别上当。晓彤知道之后,就拒绝了我哥。没想到我哥脑子一热,回来就跟我嫂子分手了,为了这个,我爸妈跟我哥差点断绝关系,我和晓彤也闹僵了。”

    “后来呢?”我问。

    “他们在一起同居了大概半年吧,我哥就把晓彤给甩了,重新又回来追我嫂子”,郭辰珺无奈,“我嫂子本来死活不答应,但我哥一哭二闹三上吊,弄得我嫂子也心软了。他俩是初恋,感情毕竟是有的,再者我们和我嫂子娘家有生意上的合作。有感情基础,再加上家族商业上的利益,我嫂子最终还是又跟他复合了。他们不久前刚结婚,现在正在国外度蜜月。”

    “哦……”我心说真他妈渣!“我们都以为,我哥哥婚也结了,应该不会再有什么事了”,郭辰珺苦笑,“可就在几天前的一个晚上,我突然接到了晓彤的电话。她哭着跟我说,她给我哥生了个儿子,刚两个月。她说孩子被鬼给缠住了,哭着求我,求郭家,求我们一定救救孩子。”

    “被鬼缠住了?”我一皱眉,“什么样的鬼?”

    “她说是一个穿着纸旗袍的女人”,郭辰珺说,“她说孩子出生那天晚上,她刚回到病房,护士把儿子给她抱来的时候,她就看到这个女人站护士身后,浑身血淋淋的,死死的盯着她怀里的孩子。晓彤吓坏了,拼命的喊,说有鬼,但是没人看的见,也没人信她,都以为她是受了刺激。”

    “后来呢?”我一皱眉。

    “后来那女人就消失了,直到孩子满月,都没再出现过”,郭辰珺说,“再后来是上个月五号,恰好就是我哥结婚的前一天,那个纸旗袍又出现了,这次,晓彤说半夜听到孩子哭,起来喂奶,却看到她守在婴儿床前,盯着孩子笑。晓彤吓坏了,扑到婴儿床前保护孩子。纸旗袍看了她一眼,就不见了。”

    “纸旗袍……”我想了想,“这女人,死的挺惨的呀……”

    “少爷,您知道那女鬼是怎么回事?”郭政赶紧问。

    我看他一眼,示意郭辰珺继续。

    “自从纸旗袍又出现开始,晓彤的朋友找了很多人来驱邪,可是一点用都没有”,郭辰珺说,“几天前,她给我打电话的那个晚上,她一个好朋友给请来了一个高人,花了不少钱。结果那个高人一作法,纸旗袍倒是没出现,孩子直接吐血了。高人一看吓坏了,收拾了东西就跑了。晓彤陷入了绝望,这才给我打的电话。”

    她叹了口气,“晓彤性格硬气,如果不是逼得没办法了,她是不会把孩子的事告诉我们的。我哥和她分手的时候,她已经怀孕了,我哥也知道。可是他没跟我们任何人说,所以直到接到晓彤的电话,我才知道我原来有个侄子。”我问郭政,“那你们知道后,做了什么没有?”“有,我在上京请了一个大师,让陈超陪他去了晓彤家”,郭政说,“可那个大师到那看了看孩子,摇头说自己办不了,当天就飞回来了。晓彤快急疯了,天天给小珺打电话,说孩子每到晚上就口鼻流血,再这样下去,孩子的命就保不住了。我也很着急,今天早上就把张老先生请来了,他一听,说这事他也办不了,给我推荐了您,我就让陈超去接您了。”

    “哦……”我点了点头。

    郭政一脸的惭愧,“其实您来之前,张老就跟我说了,说吴家少爷比较年轻,让我心里有个准备。但我没想到,您竟然这么年轻,看上去才十六七岁的样子。少爷,我郭某是个俗人,我承认,我看你们这样的人,都是看外表。总觉得年纪越大,越有本事。看您这么年轻,我心里没底,加上又因为孩子的事着急,所以说话就不好听了。您走了之后,小珺回来跟我说,您是杜小姐朋友,她说杜小姐说您是很厉害的风水大师!我一听就傻了,杜小姐那是什么人?她说您是大师,那您肯定是有真本事啊!所以我就请杜小姐帮我求求情,请您务必回来救救孩子……”

    “上午的事已经过去了,不用提了”,我说,“先救人要紧。”

    “谢谢少爷!”郭政感激的看着我,“我不在乎钱,只要能救孩子,花多少钱都行!”

    我端起茶,喝了几口,略一沉思,问郭辰珺,“你哥哥知道么?”

    “别提他了”,郭辰珺不屑,“我打电话告诉他了,他说让我想办法,他没空。再打电话就不接了!就好像那孩子是我生的,跟他没关系似的!”“小珺,你哥哥也是不得已”,郭政不爱听了,“让你嫂子知道了怎么办?咱们得理解他!”“理解理解!您和妈妈总是理解他,他就是捅破了天,你们也理解他!”郭辰珺愤怒的说,“要我说,就是你们宠他,惯他,才把他惯得这么不负责任!您自己算算,这些年,他祸害了多少女孩子了?晓彤那么好的姑娘,现在也被他毁了,你们还护着他?”

    “你说什么呢?那是你哥哥!”郭政也急了。

    “是啊,他是我哥哥!不然的话,我才不为他的破事操这个心!”郭辰珺激动的说。

    “你……你……”郭政气的直哆嗦。

    我放下茶碗,看看这父女俩,“郭先生,郭小姐,别激动,听我说一句好么?”

    父女俩这才平静了一些,一齐看向我,“您说。”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从您家祖上算起,是不是一直都是人丁单薄?”我问郭政。

    郭政叹了口气,“是啊,从我太爷爷的爷爷到小龙,七代人,每一代都是只有一个男丁,要不然的话,我怎么会这么宠着小龙?对了,少爷,您刚才说我家风水有问题,这人丁不旺,是不是也是这个造成的?”

    “人丁不旺,确实是风水造成的”,我说。

    “可是张老看过我家的风水,他说从小龙开始,我家就要子孙昌盛了呀”,他一皱眉,“难道他说的不对?”

    我平静的一笑,心说这位郭先生太喜欢跑题,我还是跟郭辰珺说吧。

    我转头看看郭辰珺,“你哥哥这辈子,只有一个儿子。”

    郭辰珺一愣,“那就是说,如果晓彤的孩子……那我们郭家就……断子绝孙了?”

    我放下茶碗,点点头,“对。”

    “少爷,您可得救我孙子呀!”郭政激动不已。

    郭辰珺比较冷静,她略一沉思,问我,“少爷,您说怎么办,我们听您的!”

    我想了想,站起来,“我去外面打个电话。”

    郭氏父女跟着站了起来,“少爷,您……”

    我看看他俩,淡淡一笑,“我只是打个电话而已,不会走的。”

    俩人这才松了口气,“好。”

    我走出郭家别墅,来到路边,拿出手机,拨通了可儿的电话。

    “喂,少爷,想我啦?”可儿笑着说。

    我也笑了,“你在干嘛?”“我带我妈看车呢”,她说,“这不是刚托您的福,赚了二十万么?我想孝敬我妈一辆车,正在4S店选着,还没决定买哪个好。怎么啦少爷?没事,有事您就说!”

    我犹豫了一下,说,“我需要你。”

    可儿沉默了几秒,说,“好,我去找你!”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