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12 见右为左

作者:听澜本尊字数:2769更新时间:2020-12-30 20:06:10
    “谢殿下!”林左激动不已。

    “谢殿下!”林夏也噙着眼泪说。

    “夏儿”,我扶起她,“这用兵之事,我不懂,林右是你哥哥,该怎么做,你来决定。”

    “是!”她一抱拳,看了看远处的烤羊,吩咐林左,“你带他来中军大帐,与我和太子殿下共进早膳。”

    林左赶紧站起来,一抱拳,“是!”

    “去吧”,林夏说。

    “是!末将告退!”林左小心翼翼的后退了几步,转身走了。

    林夏转过来看着我,“林右勇猛无敌,我会在中军大帐周围安排伏兵,确保太子殿下的安全。”

    “你确定了?”我问,“真的是林右?”

    她摇了摇头。

    我一愣,“既然不确定,那为何……”

    “我更相信大哥”,她说,“但此事非同小可,夏儿不得不慎重。”

    我明白了。

    “你把他们请过来,和我们一起用早膳”,我看着她,“然后察言观色,以判断虚实真伪,确定之后,一声令下,伏兵齐出,将其一举成擒……”

    “伏兵只是防备万一”,她说,“此事若泄露出去,不管是大哥还是二哥,都难逃一死,我林氏全族也会被株连,就连我,也会被牵连与内。”

    她轻轻出了口气,接着说道,“既然太子开恩,肯给他们一个机会,那此事就必须秘密进行。”

    我一皱眉,“你是说……”

    “我请他们前来赴宴,席间自会判断,到底是谁谋反”,她说,“一旦确定,我会亲自动手,将其诛杀于宴席之上,以绝后患!”

    “诛杀?”我不解,“可是我刚才已经……”

    “太子的恩典,是给林氏的”,她看着我,“不管是林左还是林右,敢于谋反,就不再是我林氏的子孙。我身为林氏之女,太子的正妃,必为太子,为林氏,亲手除去这个悖逆之人!”

    我很感动,拉住她的手,“夏儿……”

    “殿下请放心”,她认真的说,“这天下是我大周的,夏儿决不允许屑小之辈染指乾坤,撼我山河。”

    我点点头,“好!”她看了看远处,中军大帐已经搭建好了。

    “我们回去吧”,她对我说。

    我冲她一笑,拉住她的手,向中军大帐走去。

    ……

    烤羊很快准备好了。

    林左林右兄弟也来了。

    因为没有外人,我们就按家礼,分成四桌,一齐坐下了。

    我和林夏坐上面,林左和林右坐下面。

    内侍将烤好的羊肉分成了四大盘,配以杂馔,端上来放到了我们面前。

    接着,又上了酒。

    林左明显有些紧张,林右则很坦然。

    我们一边吃肉,一边喝酒,时不时的聊几句,气氛很是轻松。

    吃了一会之后,林夏端着酒站起来,走到林左面前。

    林左赶紧端着酒站起来,“殿下!”林右也赶紧站了起来。

    “大哥,这杯酒,我敬你”,林夏说。

    “谢殿下!”

    林左诚惶诚恐,小心翼翼的喝了。

    林夏也喝了。

    接着,内侍走过来,恭恭敬敬的给林夏满上了酒。

    林夏转过来,看了看林右。

    林右赶紧拿起杯子,“殿下……”

    “二哥,这杯酒,我敬你”,林夏说。

    “多谢殿下!”

    林右把酒喝了。

    林夏也喝了。

    喝完之后,她转身回到我身边坐下,将杯子放到了案上。

    内侍赶紧把酒满上了。

    林夏轻轻出了口气,缓缓说道,“如今匈奴犯境,蹂躏北疆,我奉父皇之命,率大军出征。大军刚刚开拔,按说,我们是不能饮酒的……”

    林氏兄弟互相看了看,齐声说道,“是……”

    “是不能饮酒”,林夏看看他俩,“可今日若不饮这酒,以后恐怕我们兄妹三个,就再没机会一起饮酒了……”

    林右一愣,“殿下……”

    林左叹了口气。

    “野狼谷之战,到底是谁所为?”林夏眼神一冷,看向林右,“你?”

    林右一激灵。

    她接着又看向林左,“还是你?”

    林左懵了,“这……殿下,末将……”

    “到底是谁?”林夏问,“自己站起来,免得我动手。”

    林左看向了林右。

    林右也看向了林左。

    俩人谁也不肯站起来。

    林夏端起酒,不慌不忙的喝了一小口,放下杯子,看看他俩,“怎么?都不承认?”

    “殿下,野狼谷之战的情况,末将已经禀明了呀”,林右激动的说,“殿下为什么反到怀疑末将?”

    “殿下!”林左不甘示弱,“末将已将野狼谷之战的内情禀告过了,请殿下明察!”

    “大哥!”林右一皱眉,“你诬告我?!”

    “林右!”林左厉声道,“趁你尚未铸成大错!快向殿下认罪!太子殿下已经答应,可以给你个机会!”

    林右大怒,拍案而起,“大哥!你好卑鄙!”

    林左也怒而立起,“林右!你不要执迷不悟!”

    两人互不相让,转过来一起跪下,向我申辩,“太子殿下,末将冤枉!”

    我看看他俩,又看了看林夏。

    反正我是看不出到底谁是反贼,就看她怎么做了。

    林夏看了看地上的林氏兄弟,起身绕过桌子,走到他俩面前,轻轻的叹了口气。

    “大哥,你慌什么?”她问林左。

    林左一惊,“殿下,我……我冤枉啊……”“小妹!我才冤枉!”林右激动的一指林左,“是他勾结楚王!是他!”“你血口喷人!”

    “你才血口喷人!是你!就是你!”

    林左气的直哆嗦,“你……你……”

    “你们不用急着自辨”,林夏说,“到底是谁谋反,我心里清楚……”

    “殿下,我冤枉!”林左激动地说。

    “殿下明鉴!”林右大声说。

    林夏叹了口气,“说来说去,都是为了父王的王位……”

    她看看林右,“二哥,你这又何必呢?”

    林右如同被雷电击中了一般,瞬间愣住了,“小……小妹……我……”

    林夏看着他,苦涩的一笑,“不要怪我……”

    就在这时,我耳边突然传来了玉儿的声音,“少爷!见右为左……”

    我猛地清醒了过来,赶紧提醒林夏,“林夏!是林左!”

    几乎同时,林夏一挥手,一道金光闪过,林右人头落地,尸体噗通一声倒在地上,喷出了一腔热血。

    我一下子傻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