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14 陌生的世界

作者:听澜本尊字数:2685更新时间:2020-12-21 20:09:43
    我们只觉得眼前一亮,接着就来到了一个陌生的世界里。

    这里冰天雪地,狂风怒号,寒冷无比。

    一眼望去,到处都是白茫茫的雪原,没有任何参照物,方向也无法辨别了。

    结界之门在我们身后迅速缩小,变成了一个耀眼的光团,悬浮在空中,不动了。

    我四下看了看,下意识的拿出了昆仑图。

    小珺赶紧凑过来。

    高宇和纯儿也凑了过来。

    我打开图一看,果然,上面的符文消失了,路线出来了。

    从这地图上看,我们应该先往东走,穿过这片雪原之后,进入雪山,昆仑神宫就在雪山之巅……

    可问题是……

    我茫然的看了看四周,周围确实没有任何参照物,到底哪里是东?小珺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

    她看了看周围,对我说,“没法定位……”

    我略一沉思,把昆仑图交给她,“你凭直觉,指一下……”

    “指?”小珺一愣。

    “哥,这是不是太儿戏了?”高宇担心,“这可不能开玩笑,一旦错了,可就真的回不来了!”

    “不会的”,我看看小珺,“这个时候,用卦都不好使了,只能拼福气了。珺,你福气大,你就拿着地图,凭感觉给我带路,咱们一定可以找到那里的!”

    小珺想了想,接过地图,“好!”

    “哥……”,高宇还想劝我。

    “你们就在这等着”,我吩咐他俩,“守着这结界之门,千万不能离开。”

    “好吧”,高宇忧心忡忡,“你们千万小心,这里有我们!”

    “可是外公不是说,让我们送哥和嫂子到昆仑神宫么?”纯儿问。

    “听哥的!”高宇说。

    纯儿点了点头,“好!”

    我淡淡一笑,拍了拍高宇的肩膀,“等我们回来!”“好!”他说。

    我看看小珺,“走!”

    “嗯”,小珺拿着图,看了看四周,选定了一个方向。

    我们朝着她选的方向,迎着寒风,向前走去。

    高宇和纯儿在身后默默的看着我们,眼神里满是担心。

    我们越走越远,走了几分钟之后,当我再回头的时候,他们已经消失不见了。

    我不由得一愣。

    这才几分钟,怎么就……

    小珺下意识的拉住了我的手,叮嘱我,“吴峥!别分心!别回头!”

    我猛地清醒了过来,再一看,高宇和纯儿还在远处,依然能看得见。

    我赶紧转过来,长长的出了口气。

    这地方没有参照物,却有幻象……

    我定了定神,看了看小珺。

    小珺没看我,她正在看路,一边看,一边领着我往前走。

    我们的神通都还在,并没有受影响。

    但眼下这种情况,我们不敢用神足通,只能一步步的往前走。

    现在我的一切都交给了小珺,交给她的福气了。

    到了这会,我终于明白了鬼使那番话的含义,在这种地方,也只能拼福气了……

    我们踏着雪,在茫茫雪原上缓慢的前进着。

    地图上的路不是一条直线,而是弯弯曲曲的,有很多弯要转。

    如果只看这雪原,这弯转的真是一点意义都没有,因为一马平川,连地上的雪都是一般厚,踩出来的脚印都没有深浅之分。可是我们不敢这么想,因为图上既然让转弯,那就一定有道理,只不过我们没有比例尺,也没有参照物,一切的一切,小珺都是凭着感觉。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

    不知不觉的,我们已经走出十几公里了。

    我没敢再回头,但我知道,高宇和纯儿,肯定是远远地看不到了。

    这时,小珺停下了。

    “怎么了?”我问她。

    她看了看地图,又看了看前面,轻轻的出了口气。

    “前面还有三个弯”,她说,“之后就是雪山了。”

    我看了看前面,依然是一马平川,哪有一点雪山的影子。

    “如果咱们走得对,这会应该能看见雪山了才对”,她看着远处,“可是你看现在……”

    “这里是陷阱……”,我突然想到,问她,“你说这图会不会是假的?”

    “不会”,她很有信心。

    “为什么不会?”我看着她,“它只需要把我们从结界之门附近引开,就足够把我们困在这里了。”

    “这里确实是陷阱,但仅靠这雪原,困不住我们”,她说,“真正的陷阱,是昆仑神宫,只有进入那里,天界才有希望把我们困在里面,所以这图,一定是真的。”

    我想了想,点了点头,“你说得对……”

    “继续往前走”,她说,“这里的一切都不对劲,跟着图走就是了。”

    “嗯!”我点头。

    她领着我,保持着刚才的速度,继续往前走。

    很快,我们拐了第一个弯。

    走了约莫半个小时,我们拐了第二个弯。

    又走了一会,前面还是一马平川,没有任何雪山的影子。

    小珺冷静的惊人,她拿着图,领着我,一言不发,气定神闲,脚下的速度依然不紧不慢。

    我忍不住问她,“珺,咱就不能快点么?”

    “不能快”,她说,“我在用脚步计数,量距离,快了的话步子的长度会有变化,容易出偏差……”

    我脸一热,哦了一声,闭嘴了。

    她的冷静给了我一种莫名的踏实,特别有安全感。

    继续向前走了约十几分钟,她再一次停下了,看着前面的路,深深的吸了口气。

    前方依然是一马平川,而我们,该拐最后一个弯了。

    她在纠结,在决断……

    我想鼓励她,张了张嘴,最终什么也没说。

    一切都该让她来决定,我干预了,就是捣乱了。

    她沉思片刻,果断的领着我,转向了左边,继续以刚才的速度,向前走去。

    我能感受得到,她的手在微微颤抖。

    但她的脚步,却坚定无比,相信自己的选择。

    命相属水之人,聪明睿智,善辨虚实,于细微处窥玄机,临大事而有决断……

    这,就是小珺。

    她相信自己的判断,我相信她。

    我们不紧不慢的往前走,走着走着,一座高耸的雪山闪耀着金边,在空中像变戏法一样,缓缓地显现了出来。

    我们停下了脚步,长长的出了口气,看着那雪山笑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