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05 龙女檀娇

作者:听澜本尊字数:2202更新时间:2020-11-04 19:27:30
    “发生了什么事?”我问。

    “我们先是遭遇了雪崩,但我们不怕”,他说,“我们想用神足通直接去山顶,却发现山上有一道无形的屏障,根本冲不过去。没办法,我们只能一段段的前进,结果刚到半山腰,一通天雷毫无征兆的劈了下来,直接将我们兄弟四个劈入了深谷,陷进了雪坑中,都昏死了过去。”

    “后来呢?”安雨赶紧问。

    “后来,你们三爷爷先醒过来了”,他说,“他伤的很重,但神通还在,是他强撑着,把我们三个救了出来。我们醒过来之后,互相疗伤,休息了几个小时,然后继续向山顶进发。到了半山腰,我们又遇上了天雷,这次我们有准备了,用上了避雷之术,躲过了天雷。”

    “然后你们上去了?”安雨问。

    他摇头,“没有,我们一路上遇上了十几次天雷,四个人都受了很重的伤,但最终还是挺过来了。可就在我们快要到山顶的时候,突然从山顶上飞下来一个美丽的红衣少女,她非常的厉害,几个回合就把我们四个打倒在地,然后将我们一个个扔下了山。”

    “檀娇?”我问。

    他没说话,点了点头。

    “那……后来呢?”,我问。

    他沉默了一会,深吸一口气,“后来……后来我们就回来了。打不过她,难道非要找死不成?我们四个差点摔死,一合计,好汉不吃眼前亏,先回来再说,从长计议。”

    他喝了口茶,继续说,“回来之后,我们约定,先养好伤之后,等冬天再去天怒峰。兄弟们一起住了几天,然后他们就回去了。我的伤并不重,在我女朋友的照顾下,很快就恢复过来了。可是身上的伤好了,心里的伤却没好,我们四兄弟自从出道,就没吃过这么大的亏,想想自己都觉得丢人。那些日子,我做梦都是那个红衣少女,梦里跟她交手,醒了就回忆当时交手的细节,琢磨对付她的办法。不久之后,你爷爷来找我,我们哥俩一起想到了一个办法……”

    “利用天怒峰附近的龙脉之气,布置南极朱雀大阵”,我看着他,“用阵法对付她?”

    老头摇头,“不,你爷爷说的是,用玄武阵,烈火阵加七星阵,将她引进来,制服她。”

    我一愣,“为什么不用玄武大阵?那不是更方便?”

    老头玩味的一笑,“四极阵,不是你爷爷能用的……”

    我顿时明白了些什么。

    不是我爷爷能用的?

    那这阵法,是我们吴家的么?

    我深吸一口气,“懂了……”

    安雨也懂了,“吴峥哥哥,四极大阵,只有你才能用……”

    我看她一眼,清清嗓子,对老头说,“爷爷,您继续……”

    老头点点头,继续说道,“我们当天晚上就第二次去了天怒峰,到了那才发现,老二老三已经在那了。他俩也想到了类似的方法,准备用九星大阵和天火祭,对付那龙女。兄弟四个聚齐之后,我们在山下商量了很久,最后决定,两个方法一起用。他们三个负责布阵,我上山,去把那红衣龙女引下来,等制服了她之后,我们再去顶峰,打开宿命水晶。”

    “嗯”,我俩点点头。

    “阵法布置好之后,我就上山了”,叶家爷爷回忆道,“前面是一样的,一路天雷,我都躲过去了。快到山顶的时候,那红衣少女又来了。她愤怒的看着我,质问我为什么非要来闯禁地?为什么非要找死?我为了把她引下去,二话不说,就开打了。结果,几个回合下来,我就被打的起不来了。”

    “那您怎么引她下山?”我问。

    老头苦笑,“我当时也是这么想,可是我已经没办法。她把我的右腿打断了,我受了很重的内伤,动都动不了了,只能等死了。我当时躺在地上,咬牙切齿的看着她,她冷笑着走过来,蹲下来,仔细打量我。我当时心一横,心说死就死吧,老子临死也得找回这个面子。我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一把将她推倒在雪地上,压到了她的身上……”

    说到这,老头叹了口气,仿佛很后悔似的。

    “大爷爷……”,我看着他,“您没事吧……”

    “没事……”,老头长出一口气,继续说道,“我以为,我肯定死了,她肯定得打死我。可是她却没有,她把我掀翻在地,愤怒的把我的左腿和双臂都打断了,然后还不解气,把我的腰也给打断了。我骨头也硬,随便她疯狂的打我,我从头到尾,一直对着她冷笑,坑都没吭一声。”

    我点点头,“然后,她爱上您了?”

    “也许是吧”,老头说,“不过她的说法是,龙族好淫,但龙族的女孩子都比较忠贞。她说我碰了她的身子,她没别的选择,要么杀了我,要么就只能嫁给我了……那时候,我长得还可以,我想,可能跟这个也有关系吧……”

    “您现在也很帅”,我说,“她爱上您,不是偶然。”

    他惨淡的一笑,“或许吧……”

    “她没杀您,那您就得娶她……”,安雨看着他,“那后来,您娶她了么?”

    老头沉默了。

    他闭上眼睛,眼角闪出了泪花。

    “大爷爷……”,安雨小声问,“您怎么了?”

    老头深深地吸了口气,抹抹眼角的泪水,“没……没什么……哎,人老了,眼就浅,让你们笑话了……”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我心疼的看着他,“爷爷,您不用说了,后面的事,我知道了……”

    ◤夢島小説,無彈窓小説閲讀網MベΔ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