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32 他们是谁?

作者:听澜本尊字数:2871更新时间:2020-11-01 19:29:49
    我们没回上京,而是来到了南粤海边的一座小城市,随便找了个路边的大排档,坐下了。

    可儿还是不太放心,“少爷,咱们不盯着,真的没事?”

    “能有什么事?”我看看她的眼睛,“你的眼睛都有血丝了,咱们出来吃点东西,补充一下体力,一会再回去。”

    她不好再说什么,只好耸耸肩,“那好吧……”

    我喊过老板,点了一锅海鲜粥,又点了一些烧烤。

    老板是南粤人,方言口音很重,跟我说了半天,我一句也没听懂。

    可儿却听懂了,她用粤语和老板交谈了几句,老板连连点头,转身走了。

    “他说的什么呀?”,我不解的问。

    “没什么”,可儿说,“您刚才不是点烧烤么?他说今天的生蚝不够靓,扇贝也不多了,给咱们推荐了一种当地的大花蛤!说是特别好吃,而且很补。我说行,那就来十个尝尝,就这些……”

    我无奈的一笑,“好吧,你还真是什么都懂……”

    她嘿嘿一笑,用热水给我烫了餐具,接着给我倒上了茶。

    这时,她突然想起了玉姑娘。

    “少爷,快把玉姑娘喊来呀”,她赶紧说,“一起吃夜宵,然后听她说说当初是怎么回事!”

    “她能吃?”我怀疑。

    “您忘啦?”可儿放下茶壶,“去年在潘家园德泰茶楼,人家都能喝茶呢!吃夜宵,肯定没问题呀!”

    我哦了一声,喝了口茶,想了想,“也是……”

    我放下茶杯,召唤玉姑娘,“玉儿……”

    白光一闪,玉姑娘随即显现了出来。

    远处的一桌客人正好回头,突然看见我们桌上出现了一个古装的白衣美女,吓得一声尖叫,从椅子上出溜到了地上。

    同桌的客人一看,赶紧起身扶他。

    那人指着我们,不住地大叫,叫什么,我听不懂。

    玉儿反应很快,身上白光一闪,瞬间换上了白T恤,牛仔裤,发型也变成了齐肩发,清纯无比,说不出的美丽动人。

    这时,那桌上的人也看到玉儿了。

    其中一个中年人很无奈,对那个人说,“你眼花啦!那是个靓女!你真是的!”

    随即,他们几个人一齐向我们道歉,“不好意思,我朋友喝多啦!朋友,你们不要介意啊!多多担待!”

    他们的普通话比较生硬,但起码,我能听懂了。

    我冲他们一笑,点了点头,“没事……”

    那个人使劲揉眼睛,看清楚玉儿之后,挠了挠后脑勺,冲我们尴尬笑了笑,说了句对不起啊,重新坐下,继续喝酒了。

    可儿忍住笑,转过来打量玉儿,“啧啧啧……这个造型不错,以后你就别穿古装了,这样多好……”

    玉儿有些不好意思,点了点头,“嗯!”

    说完,她看看我,恭敬的喊了一声,“主人……”“好了好了……”,我拦住她,“这几天,叫我主人的太多了,玉儿,你和他们不一样,别这么称呼我,叫我吴峥就行了……”

    玉儿赶紧站起来,“那怎么可以……”

    “我说可以就可以”,我一锤定音,“坐下!”

    玉儿犹豫了一下,重新坐下,看看我,小声说,“那我叫您少爷吧……”

    “也行”,我一笑,“只要不叫主人,叫什么都行。”

    玉儿轻轻一笑,“嗯。”

    可儿给她倒上茶,问她,“玉姑娘,快说说,之前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在东平那次,你明明已经……后来是怎么恢复过来的?”

    “我当时确实快散了”,玉儿看看我,“可是就在我消散之前,少爷救了我,所以我就恢复过来了。”

    “我救你了?”我一愣,“我怎么不知道?”江苏文学网

    她平静的一笑,端起茶杯,低头喝了口茶。

    可儿想了想,还是不明白。

    “少爷怎么救的你?”她问玉儿,“我怎么也没印象呢?”

    玉儿轻轻舒了口气。

    “璞质天成,如玉少年,怎不令人神往?既无缘,再无他念,你们,送我回昆仑吧……”

    她放下杯子,看看我,“魂灭一念,即是来生,我当时万念俱灰,形神俱已消散,只剩一缕残念,心向昆仑。可就在那刹那,少爷您说了句话,我本以消散的灵光莫名的又聚集了起来,然后……然后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什么都不知道了?”可儿纳闷。

    玉儿点点头,接着说,“等我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就是少爷在宁州受内伤,吐血的时候了。我当时清醒了过来,但我伤的很重,无法显出身形,所以就暗中为少爷疗伤了。”

    她看看我,“自那之后,少爷的力量越来越强,我的伤也就逐步的恢复。方才,少爷得到了最后一枚密符,我的伤也全好了。”

    “那你为什么不说话?”我问她。

    “我……”,她脸一红,“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的脸,也莫名的热了。

    “好吧,那个……”,我清清嗓子,“我当时,跟你说的什么话?你还记得么?”

    “记得”,她说。

    “是什么?”我问。

    “我们回家吧……”,她说。

    我一愣,“就这个?”

    她点了点头。

    我有点不太明白,“就这句话,救了你?”

    “嗯”,她点头。

    可儿想了想,问我,“少爷,这是什么原理?”

    我摇头,“我也不清楚……”

    玉儿看看我俩,一脸的呆萌,特别的可爱。

    她以为我会明白,结果我也不明白,她跟着也糊涂了。

    “少爷,这……”

    我想了想,问她,“玉儿,密符的事,你之前就知道么?”

    她摇头,“不知道。”

    “那你怎么知道打开它们?”我不解。

    “我之前并不知道”,她说,“只是在白山神殿见到白虎密符之后,我突然就知道了,所以我就显出身形,为少爷把它打开了……”

    “除了密符的事,你还知道什么?关于我的?”我问。

    “我知道少爷是七符之主,您受冥界和天魔保护,一旦您觉醒,您将拥有毁天灭地的地量……”她看着我,“您不是凡人,但您现在,必须做个凡人,因为您的时机还不到,他们还没准备好,您也没准备好……”

    “他们?”我心里一动,“他们是谁?”

    “他们是您的敌人”,她说,“您的敌人还没准备好,您的亲人,朋友,兄弟,也没准备好,所以您不能急,他们需要时间,您也需要时间……”

    “我的敌人是谁?”我凝视着她,“我的亲人,朋友,兄弟又是谁?他们现在在哪?”

    她沉默了一会,摇了摇头,“我不知道……”

    “是不知道,还是不能说?”我问。

    她心疼的看着我,“我可以说,但您现在,听不到……”

    我凝视她良久,轻轻出了口气,淡淡一笑,“我懂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